2007″5″19

現在很多認識我的朋友,在街上看到我走過會驚訝會唸得出我的名字的人,對我的理解,大多是從C1頭條或者娛樂雜誌報導而來的。沒錯那是我的臉,但文字不是我的文字。有時讀著那些報導所描述的自己,連自己都會驚訝疑惑:這裡所形容的我,真的是跟我相處了四十多年無比熟悉的那個我嗎?

有人告訴我其實幹這一行跟人生一樣,不過是遊戲一場,不必認真。太清醒有時候並不是好事,尤其當世人都習慣麻醉的時候。決定了不隱藏自己但又不想讓REAL ME輕易因坦露而受到傷害,其實是非常困難的事,但一想起我的堅持其實不止是我一個人的事,還有很多人在我身上尋找鼓勵和勇氣,我就更不能輕易氣餒了。我記得之前在藝術中心看少爺占的野仔樂隊演出,臨近尾聲,他說有時候追求夢想會發覺原地踏步進展緩慢,但當你一下子突然跨了一大步,驚覺自己原來離終點很近,但那半吋卻怎樣也到達不了,當中有透明的牆讓你無法前進半分。這時候你應該放鬆下來,好好享受一下目前的狀態,即使再難過的時刻,都有值得享受回味的時刻,尤其當他日成功了回望的時候。

support you . still i am the first
Posted 6/9/2007 9:04 AM by golden_faith – reply

No, you not the first virst my xanga.

Posted 6/9/2007 1:18 PM by vinginia_lok – reply

暂无相关文章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