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度開腔談小龍女 成龍順其自然認女

成龍最近推出自傳《成龍:還沒長大就老了》,當中細說年少輕狂歲月,卻沒有提及多年「禁忌」—小龍女。早前吳綺莉涉嫌虐打「小龍女」吳卓林事件震驚娛樂圈,成龍近日接受報紙專訪時,終開腔談相認,直言多年來對小龍女有所傷害,惟他亦身不由己,「兩面不是人」,故相認與否有待上天安排,他說:「順其自然啦!」其實隨着年紀已登「六」,兒子房祖名因容留他人吸毒罪成,成龍心境上也有所轉變,慢慢學會了把執着放下。

首度開腔談小龍女 成龍順其自然認女

虐打事件後首開腔

早前吳綺莉涉嫌虐打小龍女事件震驚娛樂圈,令外界對成龍的反應尤為關注,不少輿論抨擊他為何至今還不認女,以及接濟女兒等,負面聲音此起彼落,直指他鐵石心腸,加上近日成龍推出自傳,除了大談家庭、工作,還重提年輕歲月,令其私生活再度成為討論話題。成龍近日接受專訪,是自吳綺莉涉嫌虐打事件後首度開腔談小龍女,明顯沒有從前般抗拒。

1999年成龍一句「犯了全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間接承認與吳綺莉的婚外情兼是小龍女(吳卓林)親生父親,此後成龍被冠上壞男人形象,一方面愧對正印林鳳嬌,另一方面亦不懂如何處理吳綺莉母女,當時成龍苦無辦法下曾想離婚,幸阿嬌開綠燈着他先處理與吳綺莉的事,故成龍一下子醒覺,改遺囑之餘並把所有財產交阿嬌管理,卓林卻未分得一分一毫。

祖名一役改變心態

多年來成龍對吳綺莉母女不聽不聞,亦曾於訪問中表示無意認回卓林,不過事實歸事實,不經不覺卓林已15歲,樣子跟成龍如餅印,早前因聲稱被母親虐打報警,再度成為傳媒焦點,及後被揭發原來生活得不快樂,朋友不多的她經常獨自在家與貓為伴,並以畫畫抒發情緒,惟心理學家指其畫功雖有天分,但內容黑暗,顯示她極為孤獨,卓林還得到成龍遺傳,身手了得兼有演戲細胞,去年與友人拍攝一段懸疑短片,片中卓林扮演殺手,拿着刀追殺一名少女,期間二人拳來拳往,卓林更倒掛鋼架,甚有台型!

今年61歲的成龍,認為很多事既然不能控制,亦預計不到下一秒會怎樣,就如一直給人乖乖仔印象的兒子祖名,去年卻於北京因容留他人吸毒罪被判監六個月,故成龍已逐漸看透,學會慢慢放下從前的執着。他指登「六」後一切看得淡然,問到是否對卓林依然分毫不分?他笑說:「相信佢都唔需要我啲身家啦!(覺唔覺咁多年拖累咗佢?)係啱,對佢係一個傷害。(冇爸爸呵護下成長。)你覺得我又慘唔慘?呢邊又對唔住,嗰邊又對唔住。」

順其自然認女

問到是否堅持不認卓林為親生女?成龍有感而發:「有時啲嘢不如唔好講,順其自然啦!雖然我係知名人士,但大家唔使太關注!(咁係咪唔抗拒?)見到就見到,我好隨便嘅啫!」

對於已重新出發的祖名,成龍嘴角不禁翹起微笑,露出一副慈父樣,笑指要讓他闖天下,雖然曾遇挫折,但相信已康復過來,整裝待發接受挑戰,由於祖名對鏡頭依然抗拒,故暫時以幕後工作為主,成龍說:「佢好怪㗎,藝術家性格,有時啲工作一萬蚊都冇,佢都肯接!所以等佢自己搞,作為老竇喺背後Support得喇!」

其實,成龍在2012年接受專訪時,被問到會否跟小龍女相認,當時他一臉無奈地說:「認都冇用啦!(你真係佢爸爸,將來百年歸老,訃聞都要寫?)呢啲唔知,太長遠喇!(冇過問?)冇。(唔關心?)點關心吖?」

處理身「前」事

成龍指阿嬌由始至終最關心依然是心肝椗祖名:「個仔一開始講要做藝人,阿嬌喊到飛起,因為老公成日去咗拍戲,等同冇咗個老公,依家連個仔都咁,佢又唔鍾意出街,唔用名牌,有次我去英國拍戲留日半,叫佢去行吓都話唔去。」早已視錢財為身外物的他,認為有朝可能「呯」一聲死去,故他要死而無憾,事前為此準備一切,如把物件捐到博物館無後顧之憂,財產方面亦已分配好,基金會及學校方面需再Upgrade,更說:「如果唔可以Handle到幾百間,咪Handle幾十間囉!」

電影心血流傳後世

繼成龍上海電影藝術館去年開幕,佔地兩平方公里的北京成龍世界亦正在動工,不過香港方面卻未有任何動靜,他說:「我覺得自己好可憐,喺香港成名,依家咩都未有,其實仲有好多地方都有傾,好似深圳想做成龍Studio拍電影,仲會有酒店、度假中心,成事之後會方便好多香港藝人嚟拍戲,香港未有咁大規模,就算我清水灣嗰度,一、兩堂景都拍到嘅,希望可以透過咁嘅形式,令到香港電影繼續蓬勃落去。

而最近成龍出版個人自傳《成龍:還沒長大就老了》,原來他還滿腦子計劃,稍後再推出一本談家族的書,預計未來三年會推出共4、5本書,他更說:「我會將所有電影寫成劇本,送畀全世界嘅電影博物館,好似《警察故事》系列咁,會將分鏡頭同對白全部做晒成Set,預計印幾萬本。」

廿歲出頭千萬富翁 自傳乜都爆

身為億萬富豪的成龍近日於內地推出自傳《成龍:還沒長大就老了》,揭露愛情、工作及家庭的秘聞趣事,還自爆20多歲時,片酬已有480萬元,未幾已成為千萬富翁!以當時物價計算,成龍的第一個1,000萬,已可買入50個、當時只售約20萬的德福花園單位!因愛熱鬧愛請客,成龍計過每年單是請客就花至少1,600萬!更爆笑的是因一個Say Hi手勢被誤會舉手競投名畫,怎料以50萬烏龍投得的名畫至今估值竟逾億!兒子房祖名更要求只要這幅畫,不要成龍一分一毫!

日頭撞Benz夜晚炒波子

提到初做男主角時,成龍的片酬只有3,000元,但20多歲時片酬已是480萬,隨即成為千萬富翁,更指有天帶了50萬現金到表舖買十大名錶,一口氣買了七枚,每天戴一款。年少輕狂程度以「日頭撞Benz、夜晚撞波子」來形容何等荒唐。後來到美國拍戲,以為自己的片酬是一級,去到才知大明星的片酬是500萬美元。「後來別說500萬,我甚至拿到了2,000萬美金的片酬,加上分紅大概2,600萬!」

請食飯每年使千六萬

成龍說愛熱鬧,吃飯都是一班人,十多年前,每年請吃飯就花掉1,600萬,包括飯後唱K飲酒等,每天至少花5、6萬。有年成龍為慳錢,把心一橫每天都不跟朋友吃飯,自己冇事做就返公司剪片,未夠一年已覺得很辛苦,加上計過請客錢只節省了800多萬,後來就「不想委屈自己」而繼續請客!就連林鳳嬌也笑說想成龍天天拍戲,因為可以慳番請客錢,而且還有錢賺。

SayHi當舉手 50萬投咗幅畫

話說仍未有手提電話的年代,成龍有次去無綫慈善活動只一心找杜琪峯,怎料被台上司儀發現並說:「不如你捧捧場!」當時成龍只是禮貌地揮揮手Say Hi,結果司儀即說:「好!成龍大哥出50萬!一次、兩次,多謝成龍大哥!」此時成龍才發現是拍賣環節,但因已「舉手」不能縮沙。「我愣了!怎麼回事50萬?那個年代50萬是蠻多錢的!我還跟杜琪峯抱怨,因為來見你就不見了50萬。後來我才知道我買下的是一幅徐悲鴻的畫,一個大幅的馬,這就是緣分吧!」這幅畫,成龍說很多人指值幾千萬甚至幾億,兒子房祖名也曾禁止他用作慈善拍賣,還要求說:「我不要你的錢,以後留這幅畫給我就行了!」

十萬現金塞爆銀包

曾經窮過的成龍坦言不太愛用信用卡,有個大量現金傍身的習慣,曾經每天拿着150萬現金在身上:「好彩有成家班人跟尾,佢哋咪攞住啲袋,幫我裝錢囉!」就算時至今日,習慣依然!「在香港時,錢包裏面永遠保持10萬港元,在美國就是3、4萬美金,在北京就是保持一萬人民幣,主要是我的錢包一萬人民幣就塞滿了,如果塞得下,我也會放10萬人民幣。」、「我不會在卡片(信用卡)背面簽字,都是空的,我錢包有張黑色的信用卡是無限額的,誰檢到都可以拿它去買飛機!」

空少酒店摸大髀

雄赳赳的成龍,年少時曾受同性歡迎!20歲時飛澳洲,成龍說當時英語不太好,但遇上一位熱心的空少幫忙,期間因轉機在印尼停留一晚,該空少找上成龍的酒店房,雞同鴨講,當時空少講乜,成龍都答OK,後來該空少進一步讚他有一身肌肉,並伸手摸其大髀時,成龍即大叫:「GO!」並推對方出門口,但對方卻要求:「Just one kiss!」嚇得成龍大叫:「No!No!No!」

願望存款得個零

自傳中雖未有着墨「小龍女」卓林,但有提及當年得知小龍女的出現時,令他有感真的徹底做錯,以為踏上離婚路,怎料太太林鳳嬌說不需要解釋,只要成龍需要她和祖名,就會隨時站出來支持,令成龍感動落淚,並修改遺囑把所有遺產給太太。成龍坦言因林鳳嬌懷孕才結婚,臨盆前還在美國一間咖啡室舉行簡單的婚禮,更曾以為對方只是為錢才跟他一起。他續指現在林鳳嬌很有錢,和祖名都不需要他的錢,現在夠給公司及家庭的開支及讓妻兒無後顧之憂外,剩下的就是捐。「我看過太多有錢人死後爭家產的事情,媽媽告兒子,兒子告女兒,我們家一定不要這樣,我的願望就是我死後銀行存款是零。」

學識不如小鄧鬧脾氣

成龍指和鄧麗君常一起遊山玩水,學英文、拍照、去海邊散步等。「那段日子,我也不知道算不算談戀愛。」更讚對方溫柔斯文有學識,自己則是老粗一名,指小鄧曾主動約吃法國菜,因自己當時不諳英語,見女方以英法雙語點菜有板有眼,自己即鬧脾氣,成龍指因性格不合而分手。「從一開始兩人性格很不同,又無法為了對方妥協,換句話說:她太好了!」分手時鄧麗君留給成龍一盒卡式錄音帶,當中有一曲《把我的愛情還給我》。

永懷毀容舞女的美

成龍說在七十年代時邂逅一位舞小姐,曾兩年未有聯絡,後來女方主動來電,之後每次都是女方打來,從不肯留下聯絡電話或出來見面。直至有次成龍央求下,等到凌晨女方才到他家,並架黑超及戴手套,又要求校暗燈光,後來女方脫下眼鏡,透露因引火自焚自殺不遂而毀容。翌日女方又再來訪,期間情不禁擁抱親吻。「把她抱在床上,她身上的皮膚已經毀了大半,當時我腦子有個念頭,不能拒絕她,不能讓她覺得我像別人看不起她。」這晚後兩人並無再見,但成龍說永遠都記得她的美。

一句說話成家班人人送錶

成龍不但請得豪爽,更送得豪。有次拍《一個好人》在澳洲取景時,他和三名成家班成員在一間錶店打個轉,因店員殷勤款待,不想齋睇唔買,故成龍即場送錶給三名成員,但因其中一位說:「其他人呢?」結果成龍一口氣買了一批共58萬的錶,一人一隻!

卓林得成龍真傳

卓林不但遺傳母親吳綺莉的藝術細胞,同時深得父親成龍的敏捷身手。去年九月,卓林與同學合拍一條長約五分鐘、名為《Suspended Animation:Eerie Short-Film》的詭異短片,內容講述由卓林同學飾演的女孩遇車禍昏迷,期間與死神搏鬥時出現幻覺。演死神的卓林身穿黑袍及戴上如電影《奪命狂呼》的死神面具,除追逐昏迷的女孩外,其中一幕更恍如蝙蝠般雙腿倒掛在攀架上,再向後翻身落地,來一個滾地後旋即Chok爆單膝跪地,身手了得!卓林又分飾該女孩的朋友,並擔任短片的導演、編劇及攝影,更自我冠名Stunts Choreography(動作指導),與父親成龍一樣在電影中身兼多個崗位。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