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夜》陳法拉贏晒!

短篇的鬼故事拍成電影最好,不必拖長浪費時間,到如今仍然忘不了經典中的經典陳可辛的《回家》。李碧華的鬼故事上集《迷離夜》,三個故事都有料到,既拍得不俗,又有些笑料和新意。可惜不同導演有非常大的水準差距,這部《奇幻夜》便給人狗尾續貂之感。

回魂枕頭

完全是陳法拉的個人表演,當然林家棟也演得不差,故事本來可以更有深度一點,結局簡直是令人失望透頂,而那些事後字幕更比上集膚淺好笑,為甚麼不刪掉它?鬼故事第一當然要恐怖,其實人物和驚嚇情節的安排更重要。一個令鬼回魂的枕頭,令本來失去了男友而晚晚失眠的陳法拉掉進了夢幻之境,不只以為錯了可以重新來過,還掉入了慾望的深淵。陳法拉完全瞓身演出。但影片的細節實在連拍一個短篇都不足夠,而那個枕頭更加跟故事無關。既然人喜歡夢幻,為甚麼不把那個枕頭描寫成夢幻的化身?給予它更多的背景?而陳法拉和成了鬼的林家棟掉進無盡的慾望深淵,幾場做愛場面都拍得不夠層次。彷彿男性觀點女性永遠喜歡被強姦,而不是掉轉頭第一次有個溫柔美麗的回憶,而逐漸才變得粗暴?當人的慾望不能遏止時,越粗暴便顯得越墮落。林家棟的死因其實可以更遲揭開,令影片加上更深一層的心理層面。

更重要的是影片的主題如果是人自己的墮落,那麼最後的完結便變成是妖的法力,這不很矛盾嗎?看着看着,我忽然之間想,如果最後的一個鏡頭是二人在床上做愛不斷,鏡頭從床退開來搖到廳間的地板,然後再移到被壓成真空包裝的林家棟屍體藏屍之櫃,櫃慢慢打開,發現他完好無缺地在袋中,像個嬰兒般躺着。不是更好嗎?當然我沒資格教導演怎麼拍攝,只是覺得這個故事有點浪費。

第一個故事完全是陳法拉的個人表演,當然林家棟也演得不差。
■第一個故事完全是陳法拉的個人表演,當然林家棟也演得不差。

《奇幻夜》陳法拉贏晒!
■一個令鬼回魂的枕頭,令本來失去了男友而晚晚失眠的陳法拉掉進了夢幻之境。

猛鬼學校

不知是巧合還是個人喜好,劉國昌十分喜歡以一群未成年的少年作電影的主角,而他們的無知和原始盲動的天性引出人間的惡事。第二個故事基本上是沒有劇情,那幾個男女之間完全無人物關係,就等於是一群人闖進鬼屋內遇到鬼怪這類簡單到離譜的爛故事。由於沒有劇情沒有人物關係,故事只能夠在原地打轉,幾乎電影手冊上嚇人的伎倆都搬出來,而且大概因為時間不夠長,一個回合不足夠,還要搞兩個回合,而兩個回合的分別,我實在看不出有啥不同。最劉國昌的是他鏡頭下的未成年男女似乎都沒有同情心,回到沙士時死了很多同學的地方慶祝生日,這是個甚麼腦袋?難怪他們每一個都抵死有餘。硬要比較這個是連上集計起來六個鬼古最差的一個,只見一群年輕人在一間鬼學校內走來走去,不斷尖叫,其他的都十分無聊。

邪惡黑傘

第三個故事太深奧,我看不明白。李碧華創作的意識受中國古典小說影響太深,有時只有其形沒有其實。泰迪羅賓的角色很神怪,有些場面實在令人不明白,既然拉住一個路人,以免她被車撞死已經算是善事,那麼他修行了幾百年,應該早就夠數成為神仙了,何必弄得這麼複雜?好彩那個人是夏蕙姨,還有點看頭。最後電影發展為食人的場面,弄得血流成河,腸臟滿地,已經是恐怖電影中最低手的手法了。因為恐怖已收不到成效,要以核突來吸引觀眾了。

最後是我個人的感覺令我有點不喜歡。做雞箒,又怎會受到如此悲慘下場?黑雨傘的中國傳說變成九唔搭八諷刺現世人鬼不分,充滿邪惡。那麼最後的一場又代表甚麼?是做雞抵死呢?還是男性最後仍然衰在色慾之上?實在令我想來想去都想不通。太深奧了!

撰文:仰止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