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鏡 麥長青

入行以來,最愛就是跟有年資、有經歷的人做訪問,就像麥長青。

訪問相約下午三時正,2點45分我已到達又一城,正前往餐廳之際,手機傳來了麥包(麥長青暱稱)的短訊:「我到了,笑。」

他竟然打破了我總是比藝人早到的紀錄,感覺不太爽。跟他回訊息即將到達,他再傳來了:「唔急,慢慢(笑)」。麥包就是這樣的外剛內柔。

對朋友的,他可以千依百順,一個電話就將多年愛車借給兒時好友,變成遊走中港兩地的中港車;對不是朋友的,他可以默不作聲不合則去,只要不要挑戰他的底線。

訪問過後,傳出了他與馬浚偉不和。這已是舊聞一則,不值得我事後再補追他的回應,況且在訪問中他已經說得很白了。

「對專業嘅對手,我就算唔比佢更加專業,都至少一樣咁專業,但對住唔專業嘅,我咪行開囉,總之我一定做好我本份。我成日都話,我嚟電視城係打份工嘅啫,總之你唔好挑戰我底線就ok。」

麥包說他算是世界朋友,仇家不多,十隻手指應該數得晒。

「拍劇已經好辛苦,所以對唔啱傾嘅人,我會選擇以後唔再合作,就算推劇都冇所謂。」

麥包就是這樣的人,他就像一塊鏡,你如何對他,他就會如何「回應」你,不過他是一塊哈哈鏡,是好與不好,他都會誇張數倍奉還。

3週刊 第753期:哈哈鏡 麥長青

認識麥包多年,一直十分欣賞他的生意頭腦,還有他的幽默。他談生意時可以很認真,但他同樣可以狂講冷笑話,就像拍照期間不時與攝影師狂講爛gag就幾乎笑到我「甩轆」,其實麥包也有搞笑的一面。

參考發哥

電視劇的吸引力,除了有叫觀眾追劇的熱誠外,還有叫人「一地眼鏡碎」的魔力。就像麥包最近一連播出兩套劇,先有賀歲檔的《新抱喜雙逢》及緊接的《守業者》,播出前兩套劇均被視為炮灰之作,卻想不到兩套劇的收視比預期好得多,尤其是《新》就更加叫不少對「cam cam哋」的麥包另眼相看。

「其實我入行一直都希望自己可以做諧星,我唔望自己可以做到周潤發、做到劉德華,我只係想做盧海鵬,總之個個見到我就會笑。呢個真係兒時回憶,細個屋企環境唔好,媽咪由朝做到晚冇時停,最開心就係夜晚睇《歡樂今宵》,唔使錢又有得笑,所以我入行之後,最想就係入《EYT》,我想帶到歡樂俾觀眾。

拍《新》都幾辛苦,因為時間唔係好夠,拍得幾密吓,不過就開心嘅。兩個女主角阿滕(滕麗名)同盈盈(湯盈盈)真係冇得頂,每次都一定俾家燕姐(薛家燕)拍先,拍晒家燕姐戲份可以俾佢走先,之後先到我哋班後生慢慢拍,呢份敬老心真係要讚。其次就係可以拍呢類喜劇係好開心,但壓力原來都唔細,因為戲入面我係cam cam哋但又唔係基,我好怕會俾人將我同蘇基(古明華)比較,咁我可以點呢?最後我融入發哥好多年前一套賀歲片《八星報喜》嘅角色,將個角色變得立體化,好彩觀眾都好接受。」

最愛角色

近日熱播的《守業者》收視不俗,加上再次傳出麥包與男主角馬浚偉鬧不和,令劇集再次升溫。先說《守》入面的「大少」,麥包說這個角色可以說是近二十年來電視史上最悲慘的角色,如果變成現實中的人物,就算不自殺也要入精神病院。

「潘家顯呢個大少,可以話係呢廿年來電視史上最悲慘嘅角色,可惜今次條主線唔係放喺佢身上,如果唔係一定有更大發揮。

成套劇32集分兩部分。第一部分就係講馬仔查到殺死康華嘅真兇,之後就到我呢個大少,詳情唔講咁多,總之下半部我呢個大少接二連三咁受到重大打擊,例如大少一直都為咗頭家出心出力,但最後發現自己原來喺老豆心目中完全冇地位,之後又有同老婆葉翠翠嘅婚姻問題,連串打擊簡直就係要將呢個人嘅人生價值全面扭曲……殘忍啲講,真係唔死都冇用,所以呢個角色真係好好玩,係我最愛嘅三大角色之一,另外兩個就係《茶是故鄉濃》嘅「大水牛」同《紫禁驚雷》嘅卓總管。」

對於曾經為他帶來了事業另一個巔峰的「非凡哥」,卻從來不是麥包的至愛。

「梁非凡呢個角色都幾平面,因為佢只係得一個方向,就係搞風搞雨,佢唔算係大奸大惡,但就好小人,係要搞到其他人好麻煩先安樂。呢個角色咁受歡迎,唔係因為我演得特別好,而係因為『梁非凡』根本就係一個社會共鳴,每個出社會工作嘅人,身邊好難會有一個拉登或者候賽因,但就一定有一個甚至兩個、三個『梁非凡』呢種真小人,咁大家有共鳴咪覺得呢個角色受歡迎囉。」

哈哈鏡 麥長青

百忍成金

不熟悉麥包的人,總覺得他是一個「醒目仔」,在娛圈打滾多年,又曾經為不少大商家賣「腦力」,但其實他仍然非常有火。面對客氣的人,他會更加客氣,但面對住不可一世的人,他可以更加不可一世,因為他是一塊「哈哈鏡」。

「好多人都以為我好滑頭,一定係見人講人話,見鬼講鬼話,但其實我唔係,我有我自己態度。先講工作,我可以同好多人都好夾,但亦可以同唔啱傾嘅人視而不見,我成日都話我返電視城係為咗開工,總之大家做好本份演好一套劇就ok,我最怕就係啲人唔認真,因為你一個人唔認真,而搞到套劇鬼五馬六,咁我捱咁多晚通宵為咩呢?我個人好簡單,你有禮貌我一定俾你更加有禮貌,對住唔啱玩嘅,咪大家盡力做好啲,快快手拍完咪唔使再見面囉。遇到咁嘅人,我會有訊號話俾佢聽我唔滿意佢,但我唔會當眾鬧嘅,拍完咪自己行埋一邊囉,合作就冇下次喇。拍劇已經辛苦,仲要日日夜夜對住自己唔鍾意嘅人,唔好玩啦……咁唔合作咪乜事都冇囉!

至於對住班大商家,我都一樣係咁態度,好似之前同一個商家食飯傾合作,態度非常不可一世,我就一定唔會附和佢,佢寸我更加寸,佢問我點解俾錢你賺都咁寸?我反問佢點解一見面就要擦佢鞋,佢都未有過一分一毫俾我賺過,佢覺得我要擦佢鞋咩?唔好意思囉,我出面都有好多人擦緊我鞋。對住呢種人就算合作,我都一定會賺佢多啲,因為我知道我一定會好辛苦。錢係要賺要搵,但有時都要自己去格一格!」

緊記於心

麥包是「最佳男配角」,但人工卻不是「最佳」,因此他很多年前已經出賣自己的「腦力」為不少富商出謀獻策,他曾經有過為客戶大賺十多億的驕人紀錄。只是「商場如戰場」,面對小市民心目中的商場大鱷,麥包有自己的心得,亦從中學到了不少。

「我曾經有一個從商朋友,成日叫我上去深圳打高爾夫,或者出海嘆紅酒,我邊有時間同錢去享受呢種生活呢?所以最後都係做唔成好朋友。但另外一個就唔同,佢同我講好想同我做好朋友,但大家一定要做咗拍檔先,因為佢知道我冇可能同佢過日日打golf飲紅酒嘅日子,所以佢要同我做拍檔齊齊搵錢,到我有一日儲夠彈藥,咪可以同佢一齊打波上船出海飲紅酒囉。

又試過有一個國內大老闆,搵我合作為咗減我三千蚊,佢專登叫我出去食飯,餐飯最後食咗二萬八,就係為咗要減我三千蚊,我發晒脾氣咁鬧佢,佢就平心靜氣同我講,呢兩條數唔可以拉埋一齊講。佢話呢餐飯佢點都會食,佢一個月淨係食飯都預咗八十萬,呢餐飯唔同我食咩?佢都會同其他人食,條數就已經預咗,冇得計。但佢減我三千蚊呢,就係佢公司慳咗三千蚊,所以唔可以同餐飯拉埋一齊講,我諗諗吓又覺得好有道理,又上多一堂,所以我好珍惜同呢班商家飯局,真係學到好多嘢。」

哈哈鏡 麥長青

眼火爆

麥包可以很開心很愉快地與你談天說地,只要話題沒有接觸到他的神經點。就像說到現今的年青新一代,麥包就自言眼火爆。

「依家啲後生,唔肯捱唔肯學,淨係識得take唔識得give。就好似我好多年前已經話歐洲一定有危機,事緣好多年前去歐洲拍外景,成條街好多外表斯文嘅後生仔,等埋位有個幕後企埋一邊食煙,有個後生仔問佢可唔可以請佢食一枝煙,幕後一話ok,四方八面即時湧班後生仔過嚟問要煙;又試過一次去酒吧飲酒,情況一模一樣,咁我就其中一個後生仔吹水,佢話我知大學最後一課,係教佢哋如何不用工作去享受國家福利,我問你死未?依家香港咪好似當年歐洲咁囉!個個淨係識得問政府拎,大家有冇諗過政府幾千億儲備,係以往好多代香港人努力工作去儲返嚟,你班人唔願做只想拎,幾多千億都冇用啦!」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