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得獎名單完整版 郭富城春夏首奪影帝影后

《第三十五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今晚圓滿舉行,今屆頒獎禮由劉青雲主持。五度提名的郭富城首次奪得金像獎影帝,內地新演員春夏首次提名即奪得影后。電影《踏血尋梅》奪得七獎成最大贏家。

另外,郭富城在台上沒多謝女友方媛,但女友在微博上興奮祝賀男友,寫道:「好緊張,好緊張的心跳到現在,Yes!太開心啦,恭喜!!!」並附上多個勝利手勢及心心表情。

《第三十五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文詠珊

憑《赤道》入圍最佳女配角的文詠珊(JM)一出場即令全場嘩然,後側近乎全裸,她透露戰衣靈感來自《赤道》:「今次史無前例性感,我在《赤道》中飾演冷漠殺手,所以戰衣都要連戲,既硬朗又性感,左眼眼角亦點上假墨,配合戲中角色。」JM戰衣極盡性感,每走一步都怕走光,問到可有做足安全措施?她指:「全身貼滿膠紙,足足準備了三小時,但因為戰衣cutting及設計都要凸顯線條,我連內褲都不能穿。」

《第三十五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文詠珊

《第三十五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文詠珊

張學友、林嘉欣奪「最佳衣著獎」
張學友、林嘉欣奪「最佳衣著獎」,真空上陣的文詠珊則大熱倒灶。

白只憑《踏血尋梅》連奪「最佳新演員」及「最佳男配角」
白只憑《踏血尋梅》連奪「最佳新演員」及「最佳男配角」

得獎名單

最佳電影:十年
最佳男主角:郭富城(踏血尋梅)
最佳女主角:春夏(踏血尋梅)
最佳導演:徐克(智取威虎山)
最佳編劇:翁子光(踏血尋梅)
最佳男配角:白只(踏血尋梅)
最佳女配角:金燕玲(踏血尋梅)
最佳新演員:白只(踏血尋梅)
新晉導演:許誠毅(捉妖記)
最佳攝影:杜可風(踏血尋梅)
最佳剪接:張嘉輝(葉問3)
最佳美術指導:張叔平、邱偉明(華麗上班族)
最佳服裝造型設計:奚仲文(捉妖記)
最佳視覺效果:Jason Snell、潘國瑜、湯冰冰(捉妖記)
最佳音響效果:曾景祥、李耀強、姚俊軒(智取威虎山)
最佳動作設計:李忠志(殺破狼II)
最佳原創電影音樂:羅大佑、陳輝陽(華麗上班族)
最佳原創電影歌曲:
差一點我們會飛(哪一天我們會飛)
作曲:戴偉
填詞:陳心遙
主唱:黃淑蔓
最佳兩岸華語電影:剌客聶隱娘
專業精神獎:周永光
終身成就獎:李麗華

今屆金像獎「最佳電影」殊榮由《十年》奪得,電影投資人林建岳直言,雖然尊重評審的選擇,但不認同這個結果,正如《十年》的監製蔡廉明亦承認製作上好多不足,林建岳認為,《十年》獲獎是香港電影界的不幸,因為《十年》今次沒有得到其他獎項提名,亦非最賣座,證明不具備最佳電影的質素,《十年》成為「最佳電影」,對電影人來說不公平,是政治綁架了專業,將電影評獎活動政治化了。

爾冬陞:若太政治化會辭職

香港電影金像獎主席爾冬陞對於在台上曾說找不到頒獎嘉賓的問題,爾冬陞表示那只是講笑。電影《十年》繼之前因入圍後選最佳電影後,導致不能轉播到內地後,剛剛又奪得「最佳電影獎」是否會引起爭議?爾冬陞坦言: 「金像獎內部沒有爭議問題,但整個節目是有點刻意,因為很多年青觀眾不知金像獎機制,趁35周年讓大家知道我們的機制,在經過兩輪輪候是沒法改,有爭議也由得它。為何這節目不可以在內地轉播,我們一直強調一國兩制,不適合便不轉播,以前也沒有轉播。(台上宣布獎項時你像有點脾氣?)不是,我只是想拍戲,如果要我搞政治我沒時間去玩,若然太政治化我會辭職,我個人非常反對宗教、政治介入電影,因為這樣會令電影藝術不單純。我比較擔心,以我所知,接下來會有好多這類戲會拍。」

爾冬陞又感到這次賽果是情緒主導專業,他說: 「你看到電影(《十年》)得獎人在台上也說,可能在技術上未達標,可能大家是欣賞它的大膽、 創意等等而給予鼓勵,投票的人是比較感性,好易受到影響。(很多人看過此片也感到質素不是最佳電影,給予獎項是否會被人感到是因鬥氣?)沒錯,這不是第一次,以前也有。」

身為資深電影人,他表示自己多年來目睹電影界內存在不同的政治取態,但一直相安無事,惟近年才變得政治化,他擔心金像獎會變質。「呢嗰唔係單純香港電影嘅事,入面好多政治訴求,但我自己希望大家睇嗰部戲嘅時候,係以電影嘅專業去睇。」

身為金像獎協會主席,他認為金像獎是對同業的肯定,反對政治和宗教介入電影作宣傳,大家都應深思昨晚的現象。他說,「如果明年再係咁情緒化,或再有咁多呢類嘅戲,又令到佢入到圍,又令到金像獎喺(內地)轉播上出咗問題,我覺得喺呢個工業入面,可能就唔係幾好囉,覺得係呢類嘅電影綁架咗金像獎。」

他強調這是他的看法,大家可以不同意,沒問題,可以提出意見。站在業界立場,是不斷推廣金像獎,讓全球華人都看到,而據粗略統計,去年和前年有了大陸轉播後,點擊率達到2億,站在電影工業立場,當然希望轉播是愈多人看到愈好。目前是一國兩制,內地當局並未禁止頒獎或播放,而他認為,若在回歸以前,英國政府、港英政府不會准許《十年》上映,但今時今日,相信「香港冇人敢BAN(禁)呢部戲」,所以要客觀理解事情。

原先打算先讓外界消化輿論的爾冬陞,今午向記者進一步解釋內心想法,被問及會否擔心因頒獎言論而被秋後算帳,爾冬陞覺得「成件事講大咗」,強調「唔怕亦唔會」,「我諗呢個就係好多人會有嘅恐懼,我冇囉。我唔覺得會(發生)。我感覺到好多人有過度嘅憂慮,過度去諗白色恐怖,所以我先有感而發去講(昨晚「恐懼論」感言)。」

他又不相信電影界內會出現白色恐怖。「我哋一國兩制,要理解佢(中國)嘅國情、佢嘅決定,以前(金像獎)都冇轉播啦。而家只係有一班年青人拍咗一部戲,內地唔轉播而已。」他又再次引用昨天的言論,「唔洗放大、唔洗咁驚,『我們最應恐懼係恐懼嘅本身』。」近年續執導演筒的爾冬陞,將於本年暑假在香港、內地上映新戲《三少爺的劍》。對於言論會否影響票房、甚至個人未來在內地的發展,爾則輕鬆笑說,「呢啲咪就係去揣測,如果你覺得有呢個可能,咪放長雙眼睇。」

爾冬陞昨晚出席慶功宴時,曾表示若金像獎變得太政治化,便會辭任協會主席一職。對此,他有點無奈地說,「其實我覺得(政治化)好煩,唔好煩我啦。如果你令到我厭惡,我就唔做啦。我只是一個拍電影的人,又一把年紀。」不過他也稱,「其實又煩唔過拍一部電影嘅,只係如果我唔享受就唔做啦,做人都係咁,係咪?但仲有兩年任期都會做埋嘅。」但他仍然希望,外界不要過份解讀他的說話,應該集中注意力於金像獎本身。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