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B新劇《踩過界》(盲俠大律師)劇情介紹(1﹣28集大結局)

第十五集 (08/12)
申俠因父親的出現,憶及童年被鷹遺棄及初戀情人戴天恩當年不辭而別的往事。勵凡安慰申俠時,重燃申俠戀愛的感覺,此幕被師爺正妹撞見,勵凡道破正妹暗戀申俠,正妹反鼓勵勵凡去解開申俠心結。一夏領金毛尋回犬回家陪申俠,申俠在一夏使計下無奈與狗共處。天恩回港休假,其父德仁強勢要她留港,天恩反感於父親的控制欲,但臨離港前卻發現父親遇上車禍,更驗出患上腦瘤,天恩大受打擊,男友程立橋願與她共渡難關,天恩感動下答應立橋的求婚。申俠重遇天恩,激動緊抱天恩要她留下,令天恩不知如何抉擇。

第十六集 (08/13)
天恩告知申俠她要結婚了,申俠大受打擊。一夏查出橋母注資德仁公司,懷疑德仁用天恩的婚姻交換利益,一夏叫申俠問天恩是否知道此事,卻發現申俠失踪了。天恩知悉此場婚姻竟是利益交易,正想拒婚,德仁卻以申俠的安危來威脅天恩完成婚禮。一夏與正妹救回申俠,趕至婚宴現場,天恩揭破當年德仁以申俠的前途來逼她離開申俠,申俠決定為天恩提出民事訴訟「申請婚姻無效」,德仁請名狀國涵打對台。申俠以德仁脅逼天恩作為婚姻無效的理據,國涵卻暗示天恩的指證有可能令德仁坐牢,天恩顧念父女情不願作供離去,令申俠有可能敗訴。

第十七集(08/19)
德仁為使天恩與立橋成為真夫妻,竟迷暈天恩,並勸誘橋與她發生關係,申俠等俠趕至,發現橋正人君子並無動手。天恩發現德仁買通醫生造假病歷,憤然決定指證德仁,可惜缺乏實證。勵凡被國涵推薦申請任常任法官,並接受涵追求後不再泡酒吧,收心養性。申俠敏銳聽到婚禮攝錄片中收錄了德仁脅逼天恩的對話,並以此證指控仁,國涵反誣衊天恩與申俠舊情复熾,其指控德仁逼婚全是天恩為悔婚而編造的謊言。正妹動用江湖人脈找到當日抓走申俠的蠱惑仔窩釘做證人,德仁知悉後派黑社會欲殺證人滅口,正妹為保護證人而受創,生死未卜。

第十八集(08/20)
天恩心軟想放棄官司,但立橋愛天恩,不想天恩陷於痛苦矛盾,終肯同意婚姻無效。勵凡因無法認同國涵只求贏官司的價值觀,與國涵分道揚鑣。天恩回复單身,不知她會情歸申俠或是立橋;天恩與申俠回大學,重溫美好時光,雙方對彼此仍有感覺,但申俠選擇放手,讓天恩去追求當奧比斯眼科醫生的夢想。申俠關心死裡逃生的正妹,申俠重遇天恩後,終願意表達對人的關懷;申俠生病狗兒給予申俠溫暖,人狗漸生感情。勵凡收到恐嚇信,一夏教勵凡防狼招式,彼此增進了感情;而寄恐嚇信的狂徒帶電油潛入勵凡家,欲縱火燒死她!

第十九集(08/26)
一夏及時救了勵凡,女狂徒因曾經被審案的勵凡重判而報復,勵凡不向暴力低頭,卻介懷大腿燒傷留疤,一夏豁出去展示自己的義肢,並表示即使勵凡有疤仍喜歡她,勵凡感動,終接受一夏追求。申俠漸對一夏及狗兒Golden打開心扉,卻發現狗兒原是父親暗中託一夏帶來的,申俠氣極罵走一夏。申俠欲狠心遺棄Golden,Golden卻忠心地一直守在原地,盲俠終不忍心而領回Golden。根鷹將申俠給的150萬歸還,並要求用這筆錢聘請申俠幫他申請安樂死。同時,德仁因兒子天祐在獄中被打而對申俠懷恨在心,遂派殺手暗殺申俠,申俠陷於險境。

第二十集(08/27)
申俠剛為狗兒Golden植入芯片,接納牠為家人,不料殺手襲擊申俠時,Golden為救申俠而犧牲,申俠極度傷心。殺手雖落網,但無法指證幕後黑手德仁。正妹另設局羞辱德仁及拍下他與男助手的「床照」,警告德仁勿再傷害申俠。申俠因Golden之死,明白要珍惜感情,決定接父親回家照顧。根鷹因漸凍人症而飽受痛苦,更因不願成為負累而想自殺,申俠制止,並指出安樂死在香港不合法,表示會着手幫他向瑞士申請安樂死。申俠欲帶根鷹赴瑞士前被捕,原來華檢控告發了他。申俠選擇自辯,在篩選陪審團時專挑似會反對安樂死的人士,令正妹、一夏感擔憂。

第二十一集(09/02)
申俠被控「協助及教唆他人自殺」,因其不擅於表達內心感情,無法感動陪審團處於劣勢。直至申俠得悉根鷹因「漸凍人症」發作入院,緊張要離開法庭趕去探望父親,才道出原委終獲判無罪。申俠與鷹重修父子情,但鷹病情每況愈下,申俠照顧根鷹無微不至,與根鷹到瑞士共渡生命最後的日子。另一方面,德仁不甘被正妹拍下了「床照」,找黑人物廖鼎對付正妹,正妹出於自衛反擊。及後德仁的「床照」被上傳網絡,正妹成了疑犯被捕,被控「涉嫌恐嚇及不誠實使用電腦」。正妹想找好友勵凡分憂,卻得悉勵凡成為此案主審法官。

第二十二集(09/03)(晚上十時三十分播映)
正妹因個性率直,敢做敢認,打算上庭承認「涉嫌恐嚇及不誠實使用電腦」控罪。正妹父親翔鳳不想女兒入獄,聯同手下把正妹綁走。正妹因缺席上庭幾乎被通緝,幸及時逃脫去上庭,卻因顧念鳳及申俠,選擇保持緘默,勵凡覺得正妹心虛而質疑她。正妹向一夏坦白有拍下戴德仁的「床照」,但沒有把照片上傳網絡,一夏欲說服勵凡幫正妹,但勵凡堅持保持中立,怒責一夏的做法妨礙司法公正,更與一夏分手。一夏終查出廖鼎仇恨戴德仁所以偷取了正妹的手機把「床照」上傳,以為可還正妹清白,戴德仁卻使計煽動傳媒與群眾,向法官勵凡施壓。

第二十三集 (09/09)
根鷹離世後,申俠及時回港為正妹出庭辯護,扳回劣勢。申俠為揭出德仁曾買兇找廖鼎殺自己,更提交廖鼎為辯方證人,以此誤導德仁,令德仁動用人力財力找出廖鼎下落,欲殺人滅口,但一夏透過跟踪德仁手下而搶先救走廖鼎。廖鼎怕被控做幫兇殺人,不肯出庭做證。國涵怒責勵凡暗中配合申俠,是有違法官中立,勵凡反思過後,決定辭任法官,轉回做大律師。一夏亦重新追求勵凡,勵凡對此保持開放態度。申俠的情人天恩來電,希望幫申俠做復明手術,申俠猶豫未決。申俠與正妹同行街上,申俠憑四感得知有人想非禮正妹,成功阻止並捉住非禮者;申俠氣憤自己因盲沒法指證非禮者,終下定決心接受做復明手術。

第二十四集 (09/10)
一夏繼續追求勵凡,終成功打動勵凡。申俠接受手術後要等眼睛傷口癒合才能復明,他期待復明後第一眼見到的人是天恩。立橋向德仁公司注資後,懷疑德仁商業詐騙,找一夏查探,一夏潛入德仁公司找到了罪證。德仁使計誘一夏去貨倉欲殺之滅口,二人生死搏鬥間,天恩突然闖入貨倉。申俠剛復視後趕至現場,突然聽到一下槍聲,之後發現中槍倒在地上的,竟就是他最想最見到的天恩。

第二十五集(09/14)
申俠趕至驚見天恩已被槍殺,一夏與德仁則暈倒現場。倒敘兩天前,一夏得悉好友陸探員到戴德仁公司搜證不果,一夏想把偷得戴德仁的罪證交給陸立功,但一夏的電單車發生爆炸,證物付諸一炬。一夏受打擊醉宿街頭,被戴德仁誘至案發現場貨倉。現時空,一夏及戴德仁一同被捕控以謀殺/誤殺罪。德仁作供指證是一夏槍殺了天恩;申俠聽出戴德仁沒說謊,而一夏因醉酒記憶缺失。申俠痛失愛人,更悲憤於槍殺天恩的竟是自己的好兄弟。正妹想求申俠當一夏的辯護律師,申俠反而擔任此案的外聘檢控,似誓要令一夏入罪!

第二十六集(09/15)
勵凡決定以大律師身分為一夏辯護,與申俠打對台。案件開審,勵凡代表一夏、韋國涵代表戴德仁,分別申請保釋;申俠以檢控身份反對;結果戴德仁獲保釋,一夏要還押。正妹覺申俠針對一夏,又覺申俠復視後不再需要她而感失落。申俠發現天恩遺物裡的MD錄了案發時一夏開槍過程,一夏在申俠逼問下幾乎認罪。申俠因被偽證騙到而受打擊,勵凡斥他被悲憤蒙蔽了雙眼。一夏乘囚車遇交通意外時越押,重返案發現場,記起自己開的那槍並未射中天恩,申俠追尋而至,要抓一夏回獄中,勵凡趕至將申俠擊暈。

第二十七集(09/16)
勵凡作為一夏的辯護律師,竟將一夏找到的有利證據交給申俠,勵凡認為證據落在身為檢控的申俠手上,才更有說服力。申俠、正妹以一夏找到的兇案現場環境聲錄音,申請返回現場重組案情,德仁見狀情況突然變得激動。警方無法找到第二顆彈頭,但在申俠不捨不棄地努力下被他找到。替德仁辯護的名狀國涵卻堅持不問真相,只求贏官司,在庭上攻擊申俠找來的新證人橋,指申俠推斷另有殺人凶器,卻找不到兇槍證明與戴德仁才是真兇。

第二十八集(大結局)(09/17)
正妹受傷,勵凡失蹤;最終官司因始終沒有找回重要證物而令仁脫罪,反而一夏被判終身監禁。申俠事後雖憑藉對勵凡留下的線索,找到重要證物,但基於香港的法律是「同一罪名不能被控告兩次」,申俠知道沒法再起訴德仁,悲憤得幾乎想殺死德仁,幸最後關頭被正妹阻止。正妹痛心申俠似乎不再相信法律,而申俠竟綁架了德仁兒子天佑,要脅德仁現身;結果德仁脅持了正妹出現。當德仁了解申俠沒法殺自己,便開始反撃追殺申俠與正妹;兩人拼命逃走之際,申俠竟戴上天恩昔日送給自己的眼鏡……

第一頁
第二頁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