胞弟張衞彝血淚控訴張衛健 趁病謀財 軟禁7年

壹週刊 第1205期

曾經憑《西遊記》、《少年英雄方世玉》大紅大紫的張衞健,入行二十九年,收入以億計,現時 Dicky手上便持有北京三個物業、香港更有六層樓揸手,生活無憂。不過,近日曾擔任 Dicky經理人 13年的胞弟張衞彝(音兒) Henry,主動聯絡本刊,聲稱胞兄拖欠他二千萬經理人佣金,自六年前患上抑鬱症, Dicky便強行轉移細佬所有資產,甚至將他放逐邊疆、到上水獨居,大約在十五個月前,更將行動升級,阻止細佬與母親聯絡。

Henry現居的歐意花園獨立屋,是張衞健名下物業,除地點隔涉,屋內更殘破凌亂,天花剝落漏水,地氈發霉,遭 Dicky軟禁的 Henry哭訴:「我只係想攞番我應得嘅 20%佣金,張衞健,你有十億人錫,點解連一個阿媽你都唔俾我見!佢真係好恐怖!」記者在浙江找着正在拍劇的 Dicky,對胞弟的指控,他面色一沉說:「我對得住天地良心!」

胞弟張衞彝血淚控訴張衞健
Henry控訴被阿哥逼害, Dicky卻說對得住天地良心,兩兄弟各執一詞,一切由錢而起。

牙痛無錢醫

張衞健與胞弟張衞彝 Henry,多年來拍住上搵食, Henry在九三至○六年期間,一直擔任 Dicky經理人長達十三年之久,二人共同成立 In Vogue經理人公司,各持一半股權,當時所有收入,全數存入公司銀行戶口。「我哋一齊打江山,經理人公司寫明五十五十分賬,但我哋有口頭協議,心裡有數,我二佢八咁分!」 Henry解釋說。
○六年, Henry證實患上抑鬱症,曾入住大埔醫院十天,出院後未有再做 Dicky經理人,兩兄弟亦感情不再。
「我入醫院第二日,佢(指張衞健)喺我食咗藥迷迷糊糊下,俾咗大批文件我簽,仲親筆寫咗一張命令式規條俾我,之後佢將公司四千萬現金轉去做個人定期,再買入爾登豪庭,每月只係俾番三萬蚊我做生活費,仲要扣走埋三千元保險費,抑鬱症睇醫生每星期要四千幾,間屋嘅水電煤開支都要幾千,舊年天花冧咗落嚟,成個地下浸晒,我都無錢整,呢啲係乜嘢生活。」 Henry更指自己甩了三隻牙,一直無錢整,導致經常牙痛發燒,十分痛苦。

胞弟張衞彝血淚控訴張衞健
大量合約儲存在屋內,放在幾個紅白藍袋內。
胞弟張衞彝血淚控訴張衞健
為拿回經理人佣金,日前 Henry向法援署求助。
胞弟張衞彝血淚控訴張衞健
○六年,張衞健親筆寫給 Henry命令式字條,內有七大規條。
胞弟張衞彝血淚控訴張衞健
Henry現居張衞健名下的歐意花園,外觀華麗。
胞弟張衞彝血淚控訴張衞健
大部分電燈都壞了,入夜後,屋內環境非常陰暗。
胞弟張衞彝血淚控訴張衞健
昔日開心的全家幅, Henry(左一)、 Dicky母親(左二)。
胞弟張衞彝血淚控訴張衞健
九五年二人以 BVI形式成立 In Vogue經理人公司,合約清楚寫明張衞彝佔 50%股權。

半億物業

二十年前已經走紅中港台的張衞健,多年來收入有增無減,更愛用錢換磚頭保值,除了香港手持六層樓,據知他在北京擁有三個物業,其中一個與張茜的北京愛巢,面積更高達 5,000呎。


阿媽代求情

Henry向記者出示 Dicky○六年親筆所寫的「命令式」紙條,以證自己無講大話。紙條上面以紅色筆清楚寫明,「錢歸家人管」、「轉 800萬定期入 Dicky」、「 Don’t make any decision, just giving ideas」等字句。
現時獨居的 Henry,與家人失去聯絡多時。 Henry聲稱,一一年六月至十二月,母親一度瞞住 Dicky秘密見他,每日與 Henry食飯,陪見抑鬱症醫生 Stephen Ng,再帶他到惠州睇牙醫。「直至一一年十二月,媽咪同阿 Dick講咗見過我,阿 Dick即刻發晒癲,媽咪幫我氹佢,叫阿 Dick俾番啲錢我,後來媽咪打嚟,話叫我收順啲 17%(佣金),我話無所謂, 17%就 17%啦!「見番媽咪嗰段時間,有一次佢嚟屋企,睇見間屋咁,佢話呢間屋點住得人,入到嚟透唔到氣,佢問我搬去嘉亨灣好唔好,仲約我去睇屋,但第一日,我因為唔舒服,出唔到去,第二日都仲係唔舒服,直到第三日,我打俾媽咪,佢嗰刻講嘢o依o依哦哦,我問佢做乜嘢,佢就大嗌出嚟,話阿 Dick返咗嚟,唔俾媽咪見我,你叫我點……我見媽咪咁激動,收咗線大喊一場,再打番電話俾媽咪,已經打唔到,十五個月嚟從此再搵唔到佢,見唔到媽咪。」


爛屋漏水去年屋內冧天花,浸水後地氈開始發霉,環境惡劣。


失去親情,現時獨居的 Henry只能與貓為伴。

Henry向記者展示 Dicky當年的拍攝合約,由他擔任代表人簽署。

屋內雜物凌亂,更有死曱甴。

多處牆角天花剝落,開始滲水。

門頂有消除白蟻的藥物。

張衞健與胞弟張衞彝,當年的沙煲兄弟,今日為錢反目。

地庫的會議室一地舊衫,梳化亦發霉。

鄭秀文同情


○九年底,鄭秀文在紅館開騷, Henry看了兩場,還入後台探 Sammi。

提起阿媽, Henry多次忍唔住眼濕濕:「媽咪呢兩年農曆年,都搵司機攞利是嚟屋企俾我!我覺得媽咪好掛住我!但我每日都係一個人,真係好難過,張衞健,你有十億人錫,點解你連一個阿媽都唔俾我見!佢真係好恐怖!」

Henry哽咽說:「阿 Dick對我不聞不問,反而 Sammi(鄭秀文)喺澳洲做《信者得愛》個騷,喺電話同我講,佢會同我祈禱,趙小姐(張衞健前經理人趙雪英)亦喺三年前,借過六萬元俾我去澳洲讀書!但依家佢兩個都無再聽我電話,我唔知阿 Dick同佢哋講咗啲乜!」

Henry直言想搬番出市區,重新生活,卻一直聯絡不上張衞健:「我打俾佢,佢完全唔聽電話,喺搵唔到媽咪之後嘅一個禮拜,阿 Dick搵咗個律師聯絡我,話佢 client唔想再受我騷擾,我有乜事可以聯絡律師,仲講到基於人道立場,如果有關間屋啲嘢,佢哋會代轉告,但其他嘢佢哋唔會負責!做兄弟可以做到咁!」

逼住爛屋

由九三年開始擔任 Dicky經理人, Henry指十三年來一直仆心仆命,奔波中港台為他傾合約,卻從無分過經理人佣金。「全部合約都係我去傾,佢又唔鍾意應酬,拍劇我幫佢由五百蚊一集傾到廿萬。」

靠孫悟空起家

現年 48歲的 Dicky張衞健, 84年參加「第三屆新秀歌唱大賽」,演繹張國榮的《戀愛交叉》奪得「最突出台風獎」和金獎而晉身娛樂圈。多年來除了《足球小將》唱到街知巷聞外,事業一直無起色。直到 91年遇上事業首個高峰,憑擔正演出的電視劇《老友鬼鬼》一炮而紅,順勢一圓推出個人大碟的夢想。直到 96年扮孫悟空主演電視劇《西遊記》事業大突破,張衞健趁機轉戰台灣及大陸拍劇搲真銀。 99年憑住《少年英雄方世玉》成功開拓國內市場,一年內接拍三套電視劇,在拍攝《陳夢吉傳奇》更邂逅現任妻子張茜。

01年張衞健已站穩國內電視劇一哥之位,每集酬勞高達十萬人仔,其中憑《小寶與康熙》的韋小寶一角,入圍第三十六屆電視金鐘獎「連續劇類男主角獎」。 02年被劉德華羅致旗下,以二千多萬包薪兩年, encore再做馬騮精,接拍《齊天大聖孫悟空》一樣大收旺場。

花了十多年時間開拓國內市場, Dicky叫價更加有增無減,現時拍劇叫價高達 60萬人仔一集。


記者直擊 Henry位於上水的歐意花園寓所,外觀華麗的獨立屋,內裡卻殘破凌亂,天花剝落,地氈發霉,連電燈膽都唔着。「燈膽我無錢換,佢成日話有間大屋俾我住,仲想點,但佢知唔知,我負擔呢間屋幾咁辛苦! Stephen(抑鬱症醫生)講過我一定要請番個工人,佢話出面幫我同阿 Dick傾,我即時打俾阿 Dick,但佢完全唔聽電話,我仲可以點!」


張茜悠閒張衞健忙於內地拍劇,連日來,張茜都是一個人外出睇傢俬,司機則在旁幫手攞嘢。

為新屋添傢俬,張茜揀中一部六十五吋 3D電視,售價五萬多元。

今年農曆年的 Big 4演唱會, Henry無份獲邀出席。(《蘋果日報》圖片)

去年張衞健拍攝《隋唐英雄》,張茜專誠到北京探班。

Dicky在浙江拍攝新劇,每次停機休息,便會食煙提神。

與阿嫂不和

採訪當日, Henry在寓所內向記者展示大量昔日與 Dicky工作上的合約文件,當中不少是幾百萬交易的合約,全由 Henry以代表人身份簽署,而當年工作時的相片及剪報,亦儲存了一大堆。
至於 Dicky老婆張茜,到底與 Henry關係如何, Henry對此猶疑了一會:「阿茜係有啲嬲我,點解我做經理人時,幫咁多人,好似安仔、 Edmond,但我無乜點幫佢(張茜)。我根本唔講得,係阿 Dick一早落咗 order,要我一定唔可以幫佢,佢一定唔可以紅!咁我可以點,呢啲佢唔會知!」

雖然張衞健向外公開,○七年於北京正式與張茜結婚,但據 Henry透露, Dicky其實早於○二年,已經與張茜成為夫妻。「當時 Dicky同媽咪講話結婚,媽咪即刻叫我攞番(公司)啲錢,我當時仲話媽咪,你千祈唔好講呢啲嘢!人哋嫁入嚟,我哋就要分錢,俾阿茜聽到,人哋會點諗,阿哥會有 hard feeling。以前我一路維護佢,點解佢要逼到我無路可走!」


張衞健購入郝德傑山新居,老婆張茜在新單位打點裝修。

○二年已經與張衞健秘婚做 Dicky嫂的張茜,○九年才獲張衞健首肯,在菲律賓補行婚禮。

一一年十月, Henry得母親安排睇 Stephen治療抑鬱,每星期藥費要四千元。

Henry自言得 Wyman好友 Stephen仗義相助,現時睇症,未有收他任何醫藥費。(《蘋果日報》圖片)

昔日經常陪媽咪的情景, Henry感嘆好懷念。

擔任張衞健經理人, Henry與大班圈中人稔熟,當年便與撈家羅嘉良及其前妻合照。

對得住良心

昔日兄弟班拍住上打江山,今日卻各行各路,而正在內地拍攝電視劇《隋唐英雄Ⅲ》的張衞健,見到本刊記者,原本掛住笑容的他,聽到細佬名字,即時面色一沉。

壹:你細佬同我哋透露,你唔肯分番屬於佢啲經理人佣金?
Dicky:我諗……我唔需要再為佢嘅嘢作出任何回應!
壹:但佢做咗你經理人好耐?
Dicky:唔需要啦!當一個人變咗,就唔係嗰件事!我對佢無任何 comment。
壹:但你係同佢二、八分賬,點解唔俾番錢,又唔俾佢見媽咪?
Dicky:我真係對佢無 comment。
壹:你唔怕佢抑鬱症更嚴重?
Dicky:唔緊要,佢點講係佢嘅事,總之我就有一句,對得住天地良心!講完!
壹:咁點解唔俾媽咪佢見?又要搵律師做傳話?
Dicky:我好錫我媽咪!你諗吓有冇可能係咁!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