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聲幫」辦異類教育 搞真人實景game

壹週刊 第1226期

「為咗夢想,你可以去到幾盡?」
「巨聲幫」劉威煌、周志文(大孖)及周志康(細孖),於○九年參加 TVB舉辦的歌唱比賽《超級巨聲》,希望憑歌聲變巨星,最後雖落敗,但都叫薄有名氣。
上月他們再下一城,與 TVB音樂監製葉肇中(阿中)
及填詞人宋沛言(阿言)共十一位拍檔,在油塘一座工廈內開設「異類教育」,客人要玩迷宮、密室逃脫等真人實景 game,過五關、斬六將,猶如 TVB的遊戲節目。
不過「夢想」歸「夢想」,現實問題不少。
本刊找來海洋公園董事局主席盛智文
及真人 game行家等,組成
「星級裁判團」,替「異類教育」評分;會唔會 out,一睇就知!

「巨聲幫」撈過界 搞真人實景game
「異類教育」所有遊戲室均以校園為主題,第一關,眾玩家就要排排座在禮堂當中,由神秘人監視,並在詭異的氣氛下,解開小女生的死亡之謎。

「有個女生被殺了,嗚、嗚、嗚……」喇叭傳來女孩的哭聲。在「暗黑與想像」遊戲室內,八個玩家緊張地聽着聲音提示,在限時二十分鐘內,重組桌子上的積木,再從積木上的文字,鬥快搵出女生死亡真相。第二個遊戲,是「暴民之反擊」,玩法似 Killer,玩家輪流分飾軍人及暴民,軍人通過手上的平板電腦殺人,暴民則透過閉路電視畫面觀察其他人的動靜,查出軍人是誰。
「異類教育」共有八個遊戲室,都以校園為布置主題,其他遊戲還包括密室逃脫、迷宮以及「多數決」等,當主持問到:「你是否喜歡唱歌?」假如你的答案跟其他大多數玩家不一樣,那就輸,就如電視節目《超級無敵獎門人》的遊戲。全部遊戲玩完需兩小時。「巨聲幫」老細劉威煌自信地說:「我哋花咗半年時間籌備,與同期興起嘅『密室逃脫』唔同。我哋係闖關遊戲,八位玩家要合作、亦要鬥拎高分。」另一老闆阿中滿腹大計說:「我哋遲啲會推出相關主題嘅小說,同搞虛擬樂隊。」投資額近一百四十萬,眾人雄心壯志可於半年至一年內回本。橋是過癮,但作為一盤生意,記者發現有後天不足之處。

劉威煌(右三)及細孖周志康(右四),與其他共十一個拍檔,一同開設「異類教育」
劉威煌(右三)及細孖周志康(右四),與其他共十一個拍檔,一同開設「異類教育」。玩家讚好玩,只是實際營運上問題不少。

這遊戲叫「暴民之反擊」,玩法似 Killer,要以枱面上放有的平板電腦輔助。

位置:太偏僻

這類實體遊戲室,多設於旺角、尖沙咀等旺區商廈,方便客人即興組隊「挑機」。但「異類教育」位於油塘四山街工廠區,從港鐵站穿過房委會新開的商場「大本型」,再途經汽車維修場、貨倉,步行要十分鐘。記者第一次到遊戲室時,和另一群玩家同告迷路,須邊查 Google Map邊致電職員求助。
在工廠開工時間,「異類教育」樓下的貨車車水馬龍,沙塵滾滾,唯一的客用升降機十分繁忙,玩家來到都無「玩」的心情;晚間卻又渺無人煙,只有剛收工剝了上衣的工人行過,玩家又唔敢來「玩」。
負責「異類教育」電腦工程的李錦輝(阿輝)解說:「遊戲室需要大地方,好難搵,我哋一直主力搵工廈,咁啱識呢度業主,肯俾個好價。」「異類教育」佔地近三千五百呎,月租三萬,呎租八元多。事實上,觀塘、牛頭角一帶工廈,平均呎租較貴,約十三元,即同面積的地方,月租要四萬五千多元。一分錢一分貨,但阿輝堅持地點無錯:「如果真係一隊八位玩家都係女性,夜晚都會安排員工陪同來往港鐵站!」


在遊戲「多數決」中,玩家要在獨立的空間解答電腦上的問題,同時也要「出口術」,以揮低別人確保自己屬於多數。

一行人未能玩到最後一關挑戰 Prof. Trickster,唯有和紙板公仔拍照留念。眾人指遊戲中用到的電子儀器吸引,但遊戲室的隔音欠佳。

遊戲玩法:多限制


在「暗黑與想像」中,玩家須重組面前的短文,找出女生死亡之謎。

「異類教育」遊戲設定需八位玩家同玩,股東之一,填詞人宋沛言(阿言)說:「一開始已經係諗八個,咁踢波都要十一個啦!」但問題是,七個不成,九個亦不行,人數限制「無得傾」!開業後,他們發現客人往往湊不夠八個,負責日常營運的郭富榮(阿榮)說:「唔夠人數,會詢問訂咗差不多時段嘅玩家頂上。如搵唔到人,客人又唔介意,唯有搵員工頂上。」記者認為上述方法未能彈性處理問題,負責市場策劃的張宏熙(阿熙)再補充:「我哋嚟緊會喺網上設立『約戰區』,等啲人自己湊夠人數,希望解決到問題。」
另外,記者在遊戲室拍照期間,清楚聽到隔籬房另一批玩家的尖叫、玩樂聲,明顯牆壁未有加裝隔音設備。「喺裝修過程中,我哋已加厚咗啲牆同選用實心門。當初無預咁多隊人一齊玩,估唔到隔音咁重要,去到中段已好難修正。」負責舞台設計的李正綱(阿呆)說。「其實最傳聲係冷氣機槽,我哋已鋪咗隔音物料。有時玩家太興奮大叫,隔籬聽到咪當俾人感受吓氣氛囉!」記者後來隨另一隊玩家入遊戲室拍攝,一行人士氣高漲,但玩到「多數決」時,用作投票的平板電腦居然 hang機,系統須重新啟動,令人相當無癮。開業一個月,平板電腦原來已「督」壞了三部,「可能玩家太投入。雖然唔係貴嘢,但都係成本。」阿輝呻道。

星級裁判團

「迷之密失」老闆 吳子匡( Eugene)
呢幾日好多客同我講玩過異類教育,佢哋都話好玩。其實概念都係抄《賭博默示錄》。我之前諗過做,但 turnover rate(翻枱率)太低,玩晒要兩小時,我哋搞『迷之密失』,玩完只需四十五分鐘。而且佢哋位置喺咁遠,啲客都話難搵,對我哋未係威脅。
成功指數: 50/100

香港海洋公園董事局主席 盛智文
二百六十八蚊(正價)嘅價錢,喺香港標準嚟講,唔係平。尤其佢哋針對嘅係消費力唔高嘅年輕人。如果要俾呢個價錢去玩,一定要好玩到令人難以置信!
成功指數: 50/100

玩家 陳小姐
呢度比逃出密室有多啲唔同嘅遊戲玩,而且唔似密室咁困住咗,解唔到謎就無得郁。遊戲中用到平板電腦幾新鮮,不過如果中間有機會拎一次貼士、易啲過關會更好!
成功指數: 80/100

香港城市大學商學院市場營銷學系副教授 梁偉強
呢類遊戲係俾機會玩家去歷險,學習點去同一批同時係隊友、又係對手嘅人相處。好多公司願意俾呢啲錢讓員工參與,如 team building,一定有市場。但個市場競爭咁激烈,如果只係俾到人一剎那刺激而無咩得着,就好快會被淘汰。
成功指數: 50/100

宣傳:錯估形勢

「異類教育」與近期流行的「逃出密室」系列,都屬於室內實境遊戲。雖然玩法上有出入,但都是針對同一群玩家,而後者早已開到成行成市。加上,「異類教育」現時收費每位二百二十八元,較「逃出密室」貴約一百元,價錢競爭相當輸蝕。而玩家亦偏向玩過就算,玩家黎先生說:「好玩啊,但除非有 second attempt discount,否則唔會再玩。」「巨聲幫」原來未詳細計劃「轉遊戲吸客」的安排,只粗略預算平均三個月轉一次,但熟客容易玩厭。為搶客,「巨聲幫」碌盡友情卡,製造「明星效應」。阿中說:「咁多 partner,個個有自己 network。」他們於上月開幕禮,請來張敬軒免費擔任嘉賓,又有其他「巨聲幫」成員,如林欣彤等試玩。同期又舉辦「 222宣傳」,「就係俾二百二十二人試玩。一來當宣傳,二來當壓力測試同收集玩家數據。」
不過,劉威煌承認,宣傳上錯估了形勢,「原計劃於七月開張,食盡暑假檔期,但因為太多設備未準備好,最後延至八月中先開幕。」他們希望保持神秘感,故只靠網頁及 facebook宣傳,而網站上亦完全沒有透露遊戲內容。採訪初期,更禁止攝影師以近鏡拍攝遊戲房的情況,希望吸引客人揭開「神秘面紗」:「點知咩都唔講,反而吸引唔到客,係要講啲唔講啲先最好。所以我哋製作緊廣告,遲啲會出。我哋仲會喺 facebook同網站透露更多遊戲細節,等玩家有多啲了解。」他說。

「異類教育」十一位股東和主要工作人員
「異類教育」十一位股東和主要工作人員,每逢週一晚開例會,但眾人坦言很難約齊人開會,唯有把會議記錄寄給各人,好讓缺席者緊貼進度。
「異類教育」設有《異類精英榜》
「異類教育」設有《異類精英榜》,以記錄開業以來最高分和最低分的玩家,其中歌手狄易達亦有來試玩。

延續夢想

劉威煌、大孖及細孖○九年參加《超級巨聲》,劉威煌更是當屆隊長,但未能勝出,現在只間中在 TVB大型節目中過鏡演唱一、兩首歌。而孖仔更少唱歌機會,主要在 TVB拍劇。不過由於樣貌太相似,即使記者和同事每晚追看《衝上雲霄 2》,至今仍未能分辨到飾演飛機維修員的是周志文還是周志康。
劉威煌坦言巨聲夢碎,要「搵定後路」,故近年積極創業,除了開辦「異類教育」,亦有和朋友開音樂中心,「比起頭兩年,近年的確少咗演出機會。但我唔會放棄演藝事業,亦唔會淨係坐喺屋企等機會,我寧願試多啲唔同嘢。」先有《超級巨聲》,後有《星夢傳奇》,演藝界長江後浪推前浪;食住名氣搵真銀,才是現實中的上策。

開業成本( 07/13)

租金* $90,000
器材 $300,000
軟件開發 $200,000
宣傳 $100,000
裝修 $500,000
雜費# $180,000
總投資 $1,370,000
*兩個月按金一個月上期
#連儲備資金

營業資料( 08/13)

營業額 $180,000
租金 $30,000
人工# $65,000
入貨 $2,000
雜費 $7,000
賺 $76,000
#四位長工,四位兼職,未包老闆人工。

同場加映 生意跟進《逃出香港》股東內訌

記者今年五月訪問「逃出香港」時,尹思騰( Instant,右)和施煒恒( Raymond,左)互送高帽
記者今年五月訪問「逃出香港」時,尹思騰( Instant,右)和施煒恒( Raymond,左)互送高帽,指對方是最佳拍檔,但六月這對朋友已分道揚鑣。

本欄於今年五月,曾訪問成功掀起全港逃脫熱的《逃出香港》。當時他們氣勢如虹,不斷開分店,甚至發律師信予後來者告人抄襲。但原來該生意的多個股東已內訌,六月該公司發出聲明,指其中一位老闆尹思騰( Instant)已離職。當日自稱是 Mensa天才會成員的 Instant,一直負責公司發展策略等事宜。據悉, Instant是因為和《逃出香港》其餘拍檔有款項達三百萬元的金錢糾紛,而被其他股東逼走。據知《逃出香港》亦已報警,警方正進行調查中。本刊向《逃出香港》查詢,但他們未有就傳聞作出回應。
《逃出香港》的擴展步伐因而放慢,現時分店有三間;行家「迷之密失」老闆說:「佢哋原本個勢好勁,幾怕追唔到佢哋!佢哋元朗同觀塘兩間分店,都遲咗開。原本仲話四、五年內上市添!」未知內裡誰是誰非,然而股東多,紛爭自然多,從來是生意人最頭痛的事。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