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鋼線的人韋家雄 承認戀上人妻陳嘉嘉

等到頸都長,《金枝慾孽貳》終於大結局!坦白講,除了開始的一個多星期,之後已經沒有追看下去的興趣,苟芸慧唔知佢噏乜、陳豪比太監還要太監、葉翠翠說對白太快……也許名氣不夠大,但網民、我印象最深刻,反而是「馬新滿」這個乞人憎到爆的小太監。

拍劇,韋家雄永遠飾演戇直、敦厚的角色,《真情》中的大力是代表作,主角冇佢份;「被離開無綫」,走去做生意,被好友騙財;再做LED燈生意,賺過錢,一一年日本大地震,設在福岡的廠房全軍覆沒,孭了一身債,但數年間又還清債項;最失意時、完全冇嘢撈時,幸好戚其義又執他返去無綫拍《金枝慾孽貳》;講關係,他是名監製韋家輝的弟弟,但從來沒有拍過哥哥任何一部戲;他永遠靠邊站。

再難聽點說,他就是那種就嚟死就嚟死,但是又永遠死唔去的人。走鋼索,是需要長年累月練習。

東方新地 第808期:行鋼線的人韋家雄 承認戀上人妻陳嘉嘉

懵男戇男

叫韋家雄擺一個行鋼線的甫士拍照,他會認認真真、然後真的給你認認真真的走起上來。大概他那一代的藝人都是這樣……說得白點,大概他這個級數的藝人都是這樣,女的不介意賣性感,男的不介意講拍拖、談緋聞,拍照時總會盡量配合,做到最好。

入行廿四年,韋家雄說無綫多年來安排他演戇直、敦厚的角色,像這次《金枝慾孽貳》的小器、蝦蝦霸霸的小太監,甚少有他的份兒,難得唔使再做癡漢、戇男,韋家雄做足功課,「今次這個角色是難處理,角色並不是大奸大惡,只是小器、狐假虎威,我憑空幻想角色的背景:我在北京城打滾,單獨成長,並不是從小便惡,一定是受到很多的欺凌,然後向上爬,做到最惡那個,但之後得罪了一個更加惡的惡霸,然後被閹,最後把心一橫入宮做太監,我幻想了這個背景,然後入戲,我出場時就已經是這個心態、情緒……(下刪數百字)」

角色有發揮,緊張自己表現是正常,他經常上討論區,看觀眾網民意見,「都有人鬧爆我呀,『哪有人會像你那麼衰!』、『看到你我就嬲啦!』一有人鬧我,我會開心,即係證明呢個人衰先至會鬧,我覺得OK呀,觀眾相信我是馬新滿嘛,我做得不好,他們不會有這個衝動。」

被動型

韋家雄是劇中少數被讚的演員,同劇組的藝人同事個個被插,韋家雄立即解圍,「苟姑娘,我見她落了很多苦功在中文發音上,她很努力背對白,又會問人:『我這個音是應該這樣發嗎?』由開拍、未roll機之前,到拍,她的廣東話進步了很多;阿Mo是飾演一個娘娘腔的伶人,其實戲行中真的有一些伶人是這樣的,他們為了養聲,所以說話會很柔弱,加上劇中他是一名癮君子,成日隊嘢,所以出來的效果就是這樣;伍姑娘的角色比較單向,她做天真的一part,完全沒有處理失當。」說完。

但不好意思,我的問題還有曾傳他在微博傳情的葉翠翠啊,忍不住開口問,「那麼葉翠翠呢?」

嗒人妻

「唔……比較新吧,雖然入行日子耐,但演出機會真的新,她拍過《4 in love》、拍過《初五啓示錄》,之前不知道她拍過甚麼,她的產量不高,還可以當是一個新人,有進步空間。」

講做戲、談演技,他可以滔滔不絕,但他說自己其實是被動型,無論工作,或者追女仔,「我都被動呀,不是傳聞之中這樣去……」我也來個詐傻扮懵問傳聞的女主角是誰?他繼續說:「我甚少有緋聞,哈哈,我寥寥可數。」死都不肯講名,最後我說:「葉翠翠嘛?」他頓時面紅兼耳熱起來,然後開始語無倫次,「不關事呀,我看不到自己,我看不到自己有甚麼紅……」

他解釋與葉翠翠的一段「情」是一個誤會,去年二人拍電視劇《4 in love》,葉翠翠問韋家雄如何入戲,於是韋家雄便在微博上post了老土歌詞作入戲之用。沒有動過心嗎?他腼覥地笑着說葉翠翠這一類型不適合他,「好講feel,她這類型不適合我啦,唔啱自己心水啦,哈哈,她不是我杯茶。」

我只好自行對號入座,根據葉翠翠的戰績,與她「有過一手」的不是靚仔港男、便是水頭充足,殘酷點說,實情是五呎五吋的韋家雄不是葉翠翠杯茶。

韋家雄解讀緋聞是誤會,皆因他早已有茶飲,她便是同為無綫藝員的陳嘉嘉。

二人拍攝《金枝慾孽貳》認識,拍拖只是數個月的事,早前二人被拍得拍拖,更爆出陳嘉嘉已是人妻,韋家雄說:「開始的時候不知道,鍾意了就知,是她自己說的。我聽她說他們已經分居了,現在我不清楚他們是否真的正式離婚,我沒有問呀,現在還是很初步階段,由認識到現在還未夠一年,正式拍拖只得幾個月,未去到咁咩……」

工作上,陳嘉嘉影響他甚多,鼓勵他多見報、做訪問,「我以前不喜歡做訪問、會避,一來又要揀衫、二來又怕講錯說話,三來我很怕拍硬照擺甫士,哈哈。今日這兩套衫都是她幫我襯,我以前的想法是,做演員,你喜歡看我便看,不喜歡就罷,但她跟我說做這行,是要做多點訪問。她帶了很多正面訊息給我。」他坦言希望與陳嘉嘉有好的發展,再婚?「我不想再有分開的事出現,當然希望一齊落去,結婚是一起的承諾,但現在還是開始的階段。」

行鋼線的人韋家雄 承認戀上人妻陳嘉嘉

陳嘉嘉在《金枝慾孽貳》飾演「春琳嬤嬤」
陳嘉嘉在《金枝慾孽貳》飾演「春琳嬤嬤」

非法童工

四十八歲的韋家雄,結過一次婚,與前妻育有一個十九歲的兒子韋庭鋒,兒子名字解作「家庭的先鋒」。韋家雄說當初結婚,因為受到童年家庭環境影響,「小時候沒有一個完整的家庭,長大後,很衝動走去組織家庭,那時沒有想清楚大家性格到底合不合得來。加上以前年青,比較自私,想玩便玩,沒有顧慮過對方感受,又或者我工作時間長,大家就會變得疏離、淡了。」

童年時,韋家雄父親開設塑膠廠,生意愈做愈大,發達後便拋妻棄子,跟另一女人一起,「我是非常之憎他!不過現在冇得憎,因為他死了十多年。我記得小時候,屋企真係好唔掂,我由土瓜灣舅父家跑到爸爸太古城的家問他拿一、二百元,他不願意!求了很多次,我記得他給了我支票!」

十二、三歲的他已經要當非法童工,在酒樓賣點心幫補家計,倒垃圾都試過,「我經常落樓下士多賒罐頭,以前沒有大財團壟斷,士多很有人情味,大家講個『信』字,他們會用拍子簿記低:『韋太,兩罐豆豉鯪魚。』月尾才去找數。」母親會幫人車衣服,哥哥韋家輝則去停車場賣票。

韋家雄先後讀過孔仲歧紀念中學、尖沙咀威靈頓中學,未讀完中六便出來工作,「那時候做廣告的幕後,那個年代日薪都幾水,幾好搵㗎。搵到食,就不讀書了。之後做電影的幕後,燈光、機器,又四、五百元一日。」後來轉到幕前,除了因為幕後搬運辛苦,另一個原因是他自小已經有表演慾,「小時候有一次媽咪帶哥哥去考童星,我記得石修及周吉做評判,我當時五、六歲,未夠年齡,哥哥去考,我在旁邊整古做怪,石修同周吉都有讚過我,『幾得意呀呢個仔,大啲啦,大啲嚟考。』他們這次讚過我後,我一直耿耿於懷,很開心,心中記住了。長大後看到幕前演員這麼歎,我心想,我都可以啦。」後來看到亞洲電視藝員訓練班招生,便膽粗粗報名。

死唔去

哥哥韋家輝是多部經典電視劇如《新紮師兄》、《大時代》等的編劇,比他早入行,八九年韋家雄於亞洲電視的藝員訓練班畢業,但他絕少向人提及這個哥哥,「我覺得其實韋家輝都沒有甚麼特別吧,我們有各自的工作崗位,沒有甚麼必要叨光。」九六年,韋家輝找韋家雄在他的電影《一個字頭的誕生》擔任一角,韋家雄拒絕,「沒有必要啦,我推不是因為他是我哥哥,而是我覺得這個角色可有可無,簡單來說,興趣不大,哈哈哈。之後他都沒有找我拍戲了,可能他覺得:『你推我?以後都不找你!』哈哈。」

之後韋家雄一直在無綫拍劇,零三年離開一段短時間又回去,零八年離開後便做生意,頭一次與朋友合作搞display monitor生意便敗陣而回,「俾好朋友呃,因為我對那門生意不熟悉,好多錢在不知道甚麼情況下便蝕了。」後來做Led燈生意,投資了四、五十萬,接過幾單大project,零八至零九年的《幻彩詠香江》都是他投得的項目。一一年日本福岡大地震,他設於福崗的廠房全軍覆沒,日籍拍檔全家死晒,韋家雄孭了一身債,「說起都流眼淚,總之是一筆大錢,銀行完全沒有錢,是零呀!於是甚麼工作都做,搬運我都做過,現在已經清還了。剛好那時阿戚(戚其義)找我回無綫拍劇,叫做救番一命。」

做生意碰過不少釘,但韋家雄依然跌不死,「我覺得將來電視的模式會轉變,我可能會發展一些網絡平台,已經進行中。」問他:「你很喜歡做生意?」他說:「表面看藝人好像很風光,但有一日真的可以零工作的啊!哈哈。」

行鋼線的人韋家雄 承認戀上人妻陳嘉嘉

雄人

經常見到這麼的一個怪情況,在街上見到一對情侶,如果女朋友是靚女,她身邊的男朋友通常樣衰;反之亦然。

韋家雄很像一隻熊人,外貌傻呼呼的,很是可愛;身形有點肉地,攬着應該很舒服;上天很公平,你長得漂亮,可能你身材差;你擁有一副好身材,可能你是冇腦;你長得其貌不揚,但可能你某處特強。

(東方新地 第808期)

评论列表(1)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