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夢……了無痕 劉松仁

忽然1周 第902期

每個人對劉松仁的印象總不一樣,視乎你生於哪個年代。

年長一點,他是風流倜儻的陸小鳳;年輕一點,他是被丁蟹打完又再打的方展博老竇;再年輕一點,你或許已不再看電視,但會聽到母親跟阿姨們讚嘆為何這個年過六十的叔叔還如此有型。

我屬七十後,劉松仁在我腦中只有四個字:《京華春夢》。

劉松仁

我記得他如何用鉸剪刺死韓馬利;也記得他最後如何倒斃在汪明荃懷裏。
三十多年後,韓馬利由當年的小三終於「榮升」大太太;劉松仁卻情聖上身,越拍越後生。
「戲,都係咁拍。我從來唔留戀成功,亦唔介意形象。做人同做戲一樣,最後一定要捨棄讓你成功嘅元素,先可更進一步。」
留戀過去的一直只是觀眾;劉松仁自己呢?老早走過了。

圍讀

劉松仁

無可否認,《名媛望族》裏最搶鏡的,一定是穿黑色褻衣的三太太江美儀。但劉松仁能夠周旋於幾位太太之中,也不是省油的燈。
據知(其實已獲劉松仁親口證實),「鍾氏一家」在拍完戲之後至今在 whatsapp裏仍保留 group chat,每天緊密聯絡,互通行情。
既能擔大旗,也能成為精神領袖,也只有這位老爺做得到。
觀眾都說《名媛望族》好看,但大家知不知我們背後做了幾多工夫?由收到劇本那天開始,我便跟幾位「太太」傾,我們幾個之間的感情應該怎樣處理?這個劇沒有死人冧樓,又沒有甚麼爭產,講的是細膩人情,很靠我們演技。
我們部署了好久,每次入廠前會盡量圍讀。是的,我堅持圍讀。這是前輩教落的,失傳好久了。現今一代演員連瞓都無得瞓,入廠時記得對白已偷笑了,你還旨意人家圍讀?所以不會怪他們。但當他們試過了,就知道過癮。
觀眾覺得我們很像一家人,因為我們真的很熟。我在無綫三十幾年,未遇過好像近年這樣惡劣的創作環境。大氣候差,更加要同心合力。
精神領袖?都可以這樣說吧。我一來資歷深,二來大家對我信任,知我不是為自己。現階段對拍戲的追求,只是教後生仔,近年在 TVB都是在做這件事。你敢問,我肯教;你不問,我不會主動教。有人追求紅之嘛,使乜問咁多?我對後生仔通常比較包容,因為新,所以真,所以肯用心。最出事是那班做了幾年,自以為有些演技,可以用演技去呃人,演戲便不用心了。所以有些人你越看越覺得不好看。
做人和做戲一樣,最難的是返璞歸真。讓你成功的,最後一定要捨棄,才可以更進一步。

劉松仁80年的《京華春夢》原定為二十集
80年的《京華春夢》原定為二十集,後因反應熱烈增加至廿五集,電視史上少有。

劉松仁是陸小鳳,韓馬利是上官飛燕,這便是 76年當時得令的男女主角。
劉松仁是陸小鳳,韓馬利是上官飛燕,這便是 76年當時得令的男女主角。

做戲很簡單

劉松仁 71年加入麗的, 76年轉投無綫,拍了《北斗星》、《陸小鳳》、《京華春夢》等膾炙人口劇集, 80年重返麗的。再在無綫出現時,已是 92年的《大時代》。
最近這十多年他來來回回踏遍中港台,進亦可,退亦可,沒有哪一處真正留得住他。因為,他根本不志在。
我從來不戀棧成功,也不會計較形象。一個人應該對自己做的事有信心,好與不好自己心裏有數,而不是受觀眾的判斷影響。
我是在麗的出道的,當年除了演之外還跟李兆熊學編劇和導演。那個年代的風氣就是這樣,甚麼都做。過無綫,是因為在麗的已混得太熟了,想挑戰自己,在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下,到底得唔得?去到無綫,個個覺得我的走位好準,其實以我那時功力,已經可以做導演。
《陸小鳳》成功,之後的《京華春夢》更甚,但當時李兆熊希望我回麗的幫手,他是我恩師,當然要回去。無綫開了很好的條件留我,我說絕對不是錢的問題,回去是因為一份恩情。杜琪峯後來跟我講過:「你當年唔離開無綫,樓都有幾層啦!」可能係,但人情世故不是幾層樓能夠相提並論的,總之從來都無後悔就是了。
好多人以為我最喜歡的角色一定是《陸小鳳》,其實不是。角色幾成功都好,做完就忘記。唯一有突破而令我留戀的,是《無業樓民》裏的小男人,他令我轉型。《男人之苦》也十分喜愛,那是等了足足三十年的機會,終於可以告訴觀眾劉松仁是可以這樣卡通的!其實最初找我的時候不是這樣卡通的,我越加越多,他們控制不了我。
我的起點很低,沒有甚麼身段放不下。做戲就是如此簡單,不用想太多。

劉松仁
男人三妻四妾,松哥說,其實好煩。

劉松仁《大時代》只佔六集戲,深入民心得叫人難過。
《大時代》只佔六集戲,深入民心得叫人難過。

劉松仁最難忘,原來是《無業樓民》。
劉松仁最難忘,原來是《無業樓民》。

劉松仁《男人之苦》飾中年麻甩,好大突破。
《男人之苦》飾中年麻甩,好大突破。

愛得太遲

劉松仁

演戲向來是劉松仁的首位,至於家庭,他甚少提及。歷年來他的花邊新聞無數,他的態度向來是你有你寫,我有我笑罵由人。都六十三歲了,難道還在意記者枝筆點寫?
結婚二十周年,在我這個年紀沒有甚麼出奇,很多朋友結婚三、四十年都有。我不是特別浪漫的人,一開始投入角色的時候更是幾乞人憎,誰都不可以騷擾,碰一碰我也會爆炸。太太很清楚我脾性,她很懂得處理我的情緒,給我適當的空間。夫妻相處之道,就是互相給大家空間吧。可能最近劇集紅吧,那些花邊新聞,當是宣傳。
我是很需要自己空間的。我是在一個大家庭長大,爸爸有幾位太太,我媽媽是大太太。我在家中排第五,爸爸最錫我,有次遲了給家用,全家人便推我出去問爸爸要。我驚到騰騰震的,爸爸喝了一句:「欠咗你哋㗎!」但最後也是給了。我跟媽媽的感情好好,以前她給爸爸欺侮,都是我替她出頭。是有點像《名媛望族》吧!
那個年代入娛樂圈,家人當然反對,仍覺得拍戲的是戲子。媽媽只說了一句:「一定唔可以學壞。」
壞人其實一早見過好多,中學讀聖若瑟書院,不時在聖堂做義工,又跟神父上木屋區。見的都是有問題的家庭,吸毒的、暴力的,一早知道這個社會是怎樣,因此會好潔身自愛。
可能小時候看得太多問題家庭,一直很抗拒生小孩。現在年紀大了,反而開始越來越喜歡小孩。怎辦?都無辦法,我都鍾意錢,唔通去搶?

開始喜歡小孩,因為從媽媽身上看到生命的意義。一直以來我是講孝順多過真孝順,到真正懂得孝順的時候,已經好遲好遲。有次跟朋友到茶餐廳吃飯,身後有個女人突然起身離開,一望之下原來是媽媽。朋友追出去把她拉回來坐下,我替她叫東西吃,她一臉尷尬,原來她不知我和誰在傾談,怕失禮我!我當下難過到呢……阿媽怕失禮個仔,有無搞錯?之後立刻反省,阿劉松仁,你到底做了甚麼令阿媽覺得失禮你?
我錯在甚麼都無做。第一次擁抱媽媽時,已四十多五十歲,那次只是一時貪玩,想不到媽媽整個人打震!我反應比她更強烈,為甚麼會如此?爸爸死了很多年,我做仔的原來一直忽略了她,她一直沒有再被擁抱。我想拖她,她最初甩開我手,要慢慢拖多幾次才習慣。幸好媽媽還健在,現在拖着她的手上街,真的不想放。
近年她身體不太舒服,我陪她做運動,體驗到生命原來每天都在變化。這時便想,如果自己二、三十歲時有個孩子,也能體驗到這種變化呀,只可惜現在已太遲了。
十多年前拍中央台電視劇時認識了一位小女孩,她一直叫我「爸爸」。她現在嫁了人在澳洲,還準備生小孩。她叫我去探她,我說:「好呀,我幫你湊 BB。」講完之後自己也忍不住笑,劉松仁居然會講「湊 BB」這句話?原來我真的開始享受天倫之樂了。
生命好簡單,越平淡越美麗。四十歲時練氣功,是為了在六十歲時告訴人:「我已有廿年功力喇!」好似好勁。現在練氣功,是為了經營健康,也是為了人生最後那兩年。我不怕死,但點都希望到時舒服一點。

劉松仁四十三歲結婚,剛慶祝了結婚廿周年紀念。松哥與太太,各自有空間。
四十三歲結婚,剛慶祝了結婚廿周年紀念。松哥與太太,各自有空間。

劉松仁媽媽行年 91,每次出街,劉松仁一定拖得實一實。
劉媽媽行年 91,每次出街,劉松仁一定拖得實一實。

收費對答

劉松仁

江湖傳聞,問劉松仁問題,他要收費。
「無收好耐喇,都無人理我,局住放棄啦!」他大笑。
無收好耐,即係曾經收過啦!
「係,一來係代表我認真,你唔好隨隨便便問下就算。二來想話俾你知我嘅經驗值錢,問完之後你要珍惜。再講,你若然唔滿意可以唔俾錢㗎!」
試過有國內演員請教他演技,他最後只象徵式收了一分錢。我在盤算,今天問了這麼多問題,應該付幾多?最後我從銀包裏掏出廿元紙幣,他一聲「多謝」,笑笑口收下,放進口袋前還飛快地在紙幣上親了一下。
或許有人覺得不值,但我可是親眼看着劉松仁說到母親時雙眼通紅,還要用紙巾擦擦眼淚。
太多藝人跟你吹足老半天也不過是水過鴨背;廿蚊換來一刻的真情流露,我覺得很值。

撰文:林蕾
攝影:袁家樂
協力:李梓軒、周芝瑩、林碧洋
錄像:湯文峯
髮型: Bryan@the Flaming

友荐云推荐

歡迎關注微信

微信
官方微信號:hkchannel

微博評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