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文豪現真身鬧爆TVB 再寸陳鍵鋒方中信

無綫前助導(PA)偽文豪收起「必要的沉默」,出書大爆無綫黑幕,書本未見街,爭議已四起,先有王晶在微博狠批他「唔捱得」,繼有無綫自製「教育電視式節目」講解做PA的苦與樂。偽文豪一直隱姓埋名,朋友稱他文豪或豪仔,昨日他接受本報專訪時終現真身,三十歲的他一臉自信,不怕得罪人及被起底,亦不擔心前途受阻:「我靠才華㗎嘛!」

記者:記 偽文豪:偽

記:點解要隱姓埋名唔用真名?facebook都只見到你半邊面?
偽:文人嚟㗎嘛,梗係用筆名啦,唔係都唔會叫自己做偽文豪咁搞笑。你話用真名唔係唔得,遲早有一日會有人知道我真名,但你叫我講我又唔鍾意呀。哈哈哈!我幅相都畀你哋翻loop咗好多次,嗰個都係我。
記:07-08年,做無綫助導係你第一份工作,係咪太辛苦好多嘢想要發洩?
偽:係我客觀觀察到嘅嘢,只係想分享經歷,本書好壞都有,但正面就少啲(偷笑)。大家可以當小說咁睇。裏面由我入去開始寫到點解要走,有晒起承轉合,唔係話第一篇嗰個人對我唔好,第二篇嗰個人對我差,咁冇意思,亦唔會睇得開心,大家當頑童歷險記去睇會開心啲。我講嘅嘢係其實發生過嘅嘢嘛。

三日冇返屋企瞓

記:你驚唔驚你書入面影射嗰兩個藝人(即吳卓羲和林峯),見到面會尷尬?
偽:唔係驚,但實尷尬。其實我對佢哋冇乜嘢,當然佢哋o依家會憎我。其實我喺本書度有讚林峯㗎!當然,吳卓羲我真係唔鍾意佢,但呢個世界上,你總有啲人係你唔鍾意啦!佢都唔需要鍾意我㗎。
記:當初點解又要入行?
偽:一直好想做創作,我都有好多仰慕嘅導演,好似杜琪峯、韋家輝咁。其實做PA(助導)之前都知辛苦,但冇諗過環境真係咁惡劣,我試過三日冇返屋企瞓,TVB有休息室畀你瞓,裏面有床鋪,但唔知幾耐冇洗。我又唔慣有人喺你隔籬扯鼻鼾,寧願自己帶睡袋匿喺辦公室瞓,但其實唔得㗎。
記:有乜促使你離開?
偽:有啲人話捱多一個月先啦、捱多一年先啦,咁冇意思,做到你唔想做咪唔做,我冇傷害任何人,我自己決定。嗰刻覺得份工冇前途,聽講以前啲叻人三年可以升做導演,o依家可能要八至十年都未得。我聽朋友講,之前港視挖角,TVB寧願搵番好耐冇做、轉揸的士嘅前導演回歸,但都唔肯升個做咗十年八載嘅PA,真係好奇怪。加上現今娛圈太狹窄,做電視嘅導演出唔到去電影圈搵食,電視業又寡頭壟斷,唉,老生常談,都唔使睇我講。
記:咁大膽出書爆無綫黑幕,驚唔驚得罪人?
偽:都得罪咗啦,但我諗唔使驚嘅,香港係法治社會嚟㗎嘛。我靠才華,人生係冇乜嘢需要驚!
記:家人擔唔擔心?
偽:少少啦,最好唔好提佢哋,o依家騎虎難下。
記:怕唔怕將來好難係呢行立足?
偽:我做緊《100毛》編輯,o依家只係普通寫嘢仔箒。唔諗咁遠,有乜做住先,過埋今日先講,哈哈,最可貴係活在當下,你成日諗過去、未來,你做唔番你自己,你要focus呢一刻。如果真係要講將來,我想做一個偉大作家,唔偉大都唔做,希望做得出色嘅時候就好似陶傑咁拍齣戲。
記:有冇考慮將來返無綫工作?
偽:去到呢個地步冇乜可能,除非有日TVB改邪歸正,但呢日好似狂派永遠係狂派,博派永遠係博派,我係對事唔對人,TVB Buddy應該明白。其實我最希望TVB改善對員工福利,對觀眾好啲,為觀眾着想,做啲觀眾想睇同高質素嘅嘢,照計有能力咁做。

捱得唔同唔想捱

記:網民對你評論有正面、有負面,仲有人話你係儍仔,介唔介意?
偽:我至今未做過呢樣嘢(儍仔),我諗冇人話鍾意聽,你可以話孫中山都係儍仔,林肯都係儍仔啦咁樣,蘇格拉底都可能有人話佢儍仔,因為佢哋都會做一啲人哋覺得好儍嘅事。
記:王晶都批評你唔捱得。
偽:係,唔緊要。俾人話梗係會唔開心,我哋呢啲80後全部飲晶哥奶水長大,我又唔好意思狠狠咁批評佢,但我又想回應呢件事。其實佢哋要分清楚,捱得同想唔想捱係兩樣嘢,我捱得都可以唔捱㗎,我點解一定要捱先?一代比一代係冇意思,因為上一代一定辛苦過呢一代,唔通王晶老竇同王晶講:「嘩,搞錯呀,你咁舒服,我嗰時唔係咁。」世界唔係以前咁樣,唔通我哋又講番秦朝,嗰時邊有車搭,要行一公里路,咁比咪冇意思囉。
記:點解搵陳志雲寫序?
偽:我淨係電視見過佢,做《100毛》時亦電話訪問過,佢好nice,佢連我乜樣都唔知,唔知我咁靚仔,哈哈哈!我亦有搵過王維基先生寫序,但可能佢係大忙人,冇留意我小小留言訊息,但我真係好支持佢,好有熱誠搞好電視。
記:覺得本書賣唔賣得?
偽:賣得嘅……應該,點會唔賣得吖。我比較擔心之後寫啲乜箒。本書聽日(今日)港島區可能有得賣,正式發售就下星期一。雖然部份係以前facebook寫,但作為有誠意作者,我都花咗幾個月時間重新雕啄過,其實我比較尊重啲讀者,我將佢哋放第一位,唔係將藝人幾差幾差放第一位,我想讀者睇得開心,本書好好笑,有笑點夾雜辛酸史。

「論點無懈可擊」

記:你係咪自信心爆棚?
偽:有朋友咁講,都冇所謂,當你批評一個人自大,你要知道嗰個人有幾多實力。所以我會叫嗰啲話我自大嘅人,去諗吓究竟佢知唔知我有幾多實力先啦!過份自信唔代表唔聽人意見,如王晶先生講意見我會聽,但有時啲意見,唔係好work。有用嘅意見要聽,但我o依家係作家,好猶疑就冇說服力。我決心做一個作家,就要有自己睇法,其實我平時待人接物好謙厚嘅,通常人哋叫我做乜我就做乜,好似狗仔咁好聽話嘅。不過你問我對呢件事有乜睇法,我覺得我嘅論點係無懈可擊。佢哋道理上係唔可以完全擊倒我,而我係完全擊倒佢哋。
記:係咪好受女仔歡迎?
偽:(昂頭自信)如果話我有好多女,啲女就唔鍾意我,但我會話我鍾意啲女都會鍾意我,過份自信一定有啦!都試過有男仔約我去街。但其實我讀書麻麻,唔係嗰啲傳統意義上面嘅叻人,我一向係革命份子,思想反叛,唔鍾意聽人哋講,我都有自己嘅諗法。一睇我就知唔係啲乜優異嘅人啦,亦都唔需要得到佢哋嘅認同。

偽文豪又有料爆

八婆蜂屈人(暗示陳鍵鋒)

「人哋話佢唔鍾意女人……有次畀通告八婆蜂時,我見到嗰個女PA嗰組都有通告,咁橫掂都係電話留言,我咪講埋畀佢聽仲有另一組通告囉。原來八婆蜂條友扮冇收到女PA嘅通告,跟住拍嘅時候冇到,監製當然大興問罪之師,八婆蜂就屈女PA話佢畀漏通告,最後要女PA同八婆蜂道歉先完結呢件事。」

李察豬耳追打PA(暗示方中信)

坐公司車回程時,聽到導演老屎忽講:「嗰陣仲喺清水灣電視城,未輪到李察豬耳拍,條友飲咗啲酒再喺自己車度瞓覺。到差唔多要埋位,套劇嘅PA走埋去,諗住叫醒佢,唔知個PA寸七七,定係豬耳真係醉咗,總之佢突然間發狂,仲從佢架車衝出嚟,一拳打埋PA度!」

無晉升機會

「前嗰排去保羅老師婚宴,先收到風,當年同我一齊入行嘅PA(做咗7-8年),今日都仲係PA,點解?唔係好多導演去咗HKTV咩?冇理由冇空位剩㗎喎!原來貴司喺出面請人!據講請嗰啲,仲係啲已經冇拍嘢好耐兼且轉咗行嘅人,譬如係的士司機……」

梁乃鵬責志雲寫序

TVB行政主席梁乃鵬前晚活動上的回應,他將矛頭直指陳志雲。梁乃鵬說:「我唔知點解陳志雲先生會替一個佢完全唔熟悉嘅人作序,你知作序一定要對作者有認識,亦要對作品有認同,如果根據報紙報道,只係朋友託佢,而佢未睇過本書,我覺得做法有啲商榷。」他又說:「呢位PA同事根據報道工作咗7個月,一定唔可以代表TVB所有PA嘅工作生涯,否則唔會咁多人到今日喺TVB工作幾十年,有啲仲變咗知名導演,你睇杜琪峯、王家衛,你睇吓幾多人尊重佢?」

無綫昨晚在《東張西望》特別訪問高層區偉林、李添勝、監製陳耀全及工作4年的PA林肯,談到做PA的工作情况及前途作反駁。無綫去年11月開始封殺壹傳媒,近日鑑於壹傳媒接連在雜誌及報章報道有關無綫的負面新聞,昨日向藝員發出內部通知短訊,提醒如收到壹傳媒記者電話要加倍小心。

短訊內容主要指:「大家都可能留意到壹傳媒屬下雜誌及報章近期一連串對TVB的失實報道,把不相干的事情硬扯在一起,毫無根據地編造故事。 其中包括報道指江美儀拍劇踩足三日,爆肺入院,在休息期間被『劇組逼復工』。事實是有雜誌記者致電美儀假裝問候, 其後出來的報道和講的完全不同, 意圖抹黑公司和同事。自去年11月將壹傳媒列為不受歡迎媒體,本公司及藝員活動不接受其採訪,希望大家留意,如收到壹傳媒記者電話,要加倍小心。」

陳志雲有份幫該位前無綫PA出書寫序,似有暗撐之嫌?陳志雲解釋:「前商台DJ話有朋友出書,叫我幫手寫序,年輕人創作要支持。其實他已送了電子版給我看,不知幾多是真,幾多是假,總之內容方面創作和事實都有。」對於王晶於網上炮轟該前PA無聊加無恥,陳志雲叫大家當作為一個創作,或一個年輕人的體驗分享,不要計較資歷。

吳卓羲昨日接受電話訪問時,對於有指他趕滿身汗味的替身落車,他坦言:「絕對冇咁嘅事,如果臭,最臭就係我同林峯,係都我哋落車先,我哋同啲武指、替身都好熟,大家由細識到大,替身衫我自己都會着,點會嫌人臭?至於話啲服裝同事拮親我,人哋咁專業,點會拮到我,佢哋亦係我前輩,錫佢哋都嚟唔切啦!」吳卓羲指與很多PA都是好朋友,不過對於出書的前PA卻毫無印象。

另一位當事人林峯昨日於電視廣播城接受訪問,對於被指滿口粗言,他謂:「自己只想講一句說話,我做咗十幾年,唔好問我,可以問其他工作人員我有冇咁樣,我唔想幫人哋做宣傳,但啲同事戥我唔抵,仲話識咗我十幾年,唔好話講粗口,都未見過我鬧人,呢啲係惡意抹黑。」與吳卓羲一樣,林峯並不認識該PA。

對於公司叮囑藝人對個別傳媒的採訪加倍留神,江美儀非常贊成,她謂:「依家我都唔敢接電話,啲報道話我冇化妝冇所謂,但如果利用我攻擊其他人就萬萬不能,之前我唔舒服,公司好好,仲畀時間我休息,復工後,劇組亦盡量遷就我,本來好好一件事,寫到完全本末倒置,咁好唔應該。」

無綫製作資源部總監樂易玲昨午透過短訊形式發出內部通告,提醒藝員部各同事要小心壹傳媒旗下所有刊物,她說:「今次唔單止係藝員,連工作人員同經理人同事都要提醒,因為好似江美儀事件咁,連一個問候電話寫出嚟都變成咁,而林峯同吳卓羲就更加無辜,無啦啦畀人抹黑。」製作部總監曾勵珍昨日則指寫書的前PA僅得半年資歷,根本沒資格批判任何事:「我都唔明對方咩用心,用冇常識嘅內容去誣衊人,無中生有唔係事實,又何必呢!」

偽文豪昨晚知《東張西望》反擊,他即在fb留言:「我聽人講,今日《東張西望》幫我本書做勢喎,係唔係有啲咁嘅事呀?所以話世上只有TVB好。」

王晶寸未夠資格鬧人

在無綫做了7個月的前助導偽文豪,在網上和出書罵前公司的演員和上司,王晶日前在微博批評偽文豪的行為是無聊加無恥的「X樣」。昨日記者再致電給王晶,他說:「我覺得一個只做咗7個幾月嘅員工去批評呢個嗰個,真係未夠資格,呢種行為唔值得鼓勵,所以陳志雲作為某大傳媒機構高層竟然幫呢個人寫序,更加離譜。」
王晶認為這個無綫前助導的說話對某些人已構成誹謗,隨時要面對法律責任,他說:「如果講我,我一定告佢誹謗,佢只做咗幾個月助導,對機械操作可能未了解,對成個圈係點都未搞清就爆人料,會唔會太片面,要鬧要爆料真係未輪到佢。」

此外,李力持昨在微博留言指自己當年在無綫打工搵命博,不為錢,只為一張導演卡片。對於爆料的偽文豪,李力持留言說:「非常讚賞作者不用真名,假名不用上身又可以加些戲劇誇張,反正市場要八卦不要事實!最後祝前程錦繡!條條大路通羅馬!我期待在成功的山頂上遇到你!」

评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