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届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典礼》得奖名单完整版 郭富城春夏首夺影帝影后

《第三十五届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典礼》今晚圆满举行,今届颁奖礼由刘青云主持。五度提名的郭富城首次夺得金像奖影帝,内地新演员春夏首次提名即夺得影后。电影《踏血寻梅》夺得七奖成最大赢家。

另外,郭富城在台上没多谢女友方媛,但女友在微博上兴奋祝贺男友,写道:“好紧张,好紧张的心跳到现在,Yes!太开心啦,恭喜!!!”并附上多个胜利手势及心心表情。

《第三十五届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典礼》文咏珊

凭《赤道》入围最佳女配角的文咏珊(JM)一出场即令全场哗然,后侧近乎全裸,她透露战衣灵感来自《赤道》:“今次史无前例性感,我在《赤道》中饰演冷漠杀手,所以战衣都要连戏,既硬朗又性感,左眼眼角亦点上假墨,配合戏中角色。”JM战衣极尽性感,每走一步都怕走光,问到可有做足安全措施?她指:“全身贴满胶纸,足足准备了三小时,但因为战衣cutting及设计都要凸显线条,我连内裤都不能穿。”

《第三十五届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典礼》文咏珊

《第三十五届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典礼》文咏珊

张学友、林嘉欣夺“最佳衣着奖”
张学友、林嘉欣夺“最佳衣着奖”,真空上阵的文咏珊则大热倒灶。

白只凭《踏血寻梅》连夺“最佳新演员”及“最佳男配角”
白只凭《踏血寻梅》连夺“最佳新演员”及“最佳男配角”

得奖名单

最佳电影:十年
最佳男主角:郭富城(踏血寻梅)
最佳女主角:春夏(踏血寻梅)
最佳导演:徐克(智取威虎山)
最佳编剧:翁子光(踏血寻梅)
最佳男配角:白只(踏血寻梅)
最佳女配角:金燕玲(踏血寻梅)
最佳新演员:白只(踏血寻梅)
新晋导演:许诚毅(捉妖记)
最佳摄影:杜可风(踏血寻梅)
最佳剪接:张嘉辉(叶问3)
最佳美术指导:张叔平、邱伟明(华丽上班族)
最佳服装造型设计:奚仲文(捉妖记)
最佳视觉效果:Jason Snell、潘国瑜、汤冰冰(捉妖记)
最佳音响效果:曾景祥、李耀强、姚俊轩(智取威虎山)
最佳动作设计:李忠志(杀破狼II)
最佳原创电影音乐:罗大佑、陈辉阳(华丽上班族)
最佳原创电影歌曲:
差一点我们会飞(哪一天我们会飞)
作曲:戴伟
填词:陈心遥
主唱:黄淑蔓
最佳两岸华语电影:剌客聂隐娘
专业精神奖:周永光
终身成就奖:李丽华

今届金像奖“最佳电影”殊荣由《十年》夺得,电影投资人林建岳直言,虽然尊重评审的选择,但不认同这个结果,正如《十年》的监制蔡廉明亦承认制作上好多不足,林建岳认为,《十年》获奖是香港电影界的不幸,因为《十年》今次没有得到其他奖项提名,亦非最卖座,证明不具备最佳电影的质素,《十年》成为“最佳电影”,对电影人来说不公平,是政治绑架了专业,将电影评奖活动政治化了。

尔冬升:若太政治化会辞职

香港电影金像奖主席尔冬升对于在台上曾说找不到颁奖嘉宾的问题,尔冬升表示那只是讲笑。电影《十年》继之前因入围后选最佳电影后,导致不能转播到内地后,刚刚又夺得“最佳电影奖”是否会引起争议?尔冬升坦言: “金像奖内部没有争议问题,但整个节目是有点刻意,因为很多年青观众不知金像奖机制,趁35周年让大家知道我们的机制,在经过两轮轮候是没法改,有争议也由得它。为何这节目不可以在内地转播,我们一直强调一国两制,不适合便不转播,以前也没有转播。(台上宣布奖项时你像有点脾气?)不是,我只是想拍戏,如果要我搞政治我没时间去玩,若然太政治化我会辞职,我个人非常反对宗教、政治介入电影,因为这样会令电影艺术不单纯。我比较担心,以我所知,接下来会有好多这类戏会拍。”

尔冬升又感到这次赛果是情绪主导专业,他说: “你看到电影(《十年》)得奖人在台上也说,可能在技术上未达标,可能大家是欣赏它的大胆、 创意等等而给予鼓励,投票的人是比较感性,好易受到影响。(很多人看过此片也感到质素不是最佳电影,给予奖项是否会被人感到是因斗气?)没错,这不是第一次,以前也有。”

身为资深电影人,他表示自己多年来目睹电影界内存在不同的政治取态,但一直相安无事,惟近年才变得政治化,他担心金像奖会变质。“呢𠮶唔系单纯香港电影嘅事,入面好多政治诉求,但我自己希望大家睇𠮶部戏嘅时候,系以电影嘅专业去睇。”

身为金像奖协会主席,他认为金像奖是对同业的肯定,反对政治和宗教介入电影作宣传,大家都应深思昨晚的现象。他说,“如果明年再系咁情绪化,或再有咁多呢类嘅戏,又令到佢入到围,又令到金像奖喺(内地)转播上出咗问题,我觉得喺呢个工业入面,可能就唔系几好囉,觉得系呢类嘅电影绑架咗金像奖。”

他强调这是他的看法,大家可以不同意,没问题,可以提出意见。站在业界立场,是不断推广金像奖,让全球华人都看到,而据粗略统计,去年和前年有了大陆转播后,点击率达到2亿,站在电影工业立场,当然希望转播是愈多人看到愈好。目前是一国两制,内地当局并未禁止颁奖或播放,而他认为,若在回归以前,英国政府、港英政府不会准许《十年》上映,但今时今日,相信“香港冇人敢BAN(禁)呢部戏”,所以要客观理解事情。

原先打算先让外界消化舆论的尔冬升,今午向记者进一步解释内心想法,被问及会否担心因颁奖言论而被秋后算帐,尔冬升觉得“成件事讲大咗”,强调“唔怕亦唔会”,“我谂呢个就系好多人会有嘅恐惧,我冇囉。我唔觉得会(发生)。我感觉到好多人有过度嘅忧虑,过度去谂白色恐怖,所以我先有感而发去讲(昨晚“恐惧论”感言)。”

他又不相信电影界内会出现白色恐怖。“我哋一国两制,要理解佢(中国)嘅国情、佢嘅决定,以前(金像奖)都冇转播啦。而家只系有一班年青人拍咗一部戏,内地唔转播而已。”他又再次引用昨天的言论,“唔洗放大、唔洗咁惊,‘我们最应恐惧系恐惧嘅本身’。”近年续执导演筒的尔冬升,将于本年暑假在香港、内地上映新戏《三少爷的剑》。对于言论会否影响票房、甚至个人未来在内地的发展,尔则轻松笑说,“呢啲咪就系去揣测,如果你觉得有呢个可能,咪放长双眼睇。”

尔冬升昨晚出席庆功宴时,曾表示若金像奖变得太政治化,便会辞任协会主席一职。对此,他有点无奈地说,“其实我觉得(政治化)好烦,唔好烦我啦。如果你令到我厌恶,我就唔做啦。我只是一个拍电影的人,又一把年纪。”不过他也称,“其实又烦唔过拍一部电影嘅,只系如果我唔享受就唔做啦,做人都系咁,系咪?但仲有两年任期都会做埋嘅。”但他仍然希望,外界不要过份解读他的说话,应该集中注意力于金像奖本身。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