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B新剧《踩过界》(盲侠大律师)剧情介绍(1﹣28集大结局)

(翡翠台六月二十四日起逢星期六、日晚上九时三十分播映)

监制:林志华
编审:刘彩云、陈琪、李绮华
演员:王浩信、蔡思贝、李佳芯、张振朗、单立文、朱千雪、林韦辰、陈庭欣

故事大纲

文申侠(王浩信饰)因意外失明,成长期饱受歧视与欺凌,激发他超强意志和毅力取得大律师资格,同时锻炼他异于常人的灵敏感观触觉,成为司法界无人不晓的盲侠大律师,但其内心的黑暗世界始终无法让人洞悉,幸好两位知己拍挡对他不离不弃,一是同居好友私家侦探谷一夏(张振朗饰)、另一位是拥有江湖背景的女师爷赵正妹(蔡思贝饰),三人号称“三剑侠”不畏强权,经常为社会弱势小众争取公义,申侠的踩界手法不单吸引女法官王励凡(李佳芯饰)的注目,更有意进一步与他发展超友谊关系;四人命运随着多宗棘手案件发生强烈转化,加上父亲和学妹戴天恩(朱千雪饰)再度现身,令申侠陷入法律亦未能解决的难题……

《踩过界》(盲侠大律师)第一季、第二季全集剧透

分集剧情

第一集(06/24)
文申侠(王浩信饰)因不依交通指示横过马路,遭警察发出告票,他在法庭上力陈盲人过马路遇到的困难,成功为自己及另失明人士争取豁免罚款,带出申侠原来是大律师的身分。申侠作为辩护律师接下两宗涉及偏见歧视的案件“藏有攻击性武器”及“弱智青年毒狗案”,带出申侠与其师爷赵正妹(蔡思贝饰)紧密合作关系,申侠运用他的四感调查毒狗案时,与私家侦探谷一夏(张振朗饰)不打不相识,申侠借助GoGo私家侦探的技能,引出毒狗案的真凶可能是GoGo正在查探的重案通缉犯,两人施计吓唬通缉犯吃了自己用来毒狗的饭盒,令通缉犯在惊恐下承认了是他毒狗并嫁祸给无辜的弱智被告,而在过程中,三个主角面对持枪的真凶,险象横生。

第二集(06/25)
申侠举报了毒狗案的真凶,胜了官司,为无辜者洗脱了罪名,但申侠对正妹的热情祝贺却保持距离。而申侠本来清静的独居生活,却因侦探一夏强势的入侵而被打破,申侠被逼与一夏同居一室。申侠接伤人辩护案,他和正妹都相信女被告是遭非礼才作出自卫性攻击;另一方面,一夏接下一宗寻人案,男客户想寻回当年读中学时的清纯女神,一夏却发现此女是出没酒吧跳舞派对的性感女郎,更令人惊讶的是,她竟是主审申侠官司的女法官王励凡。

第三集 (07/01)
文申侠在法庭上以“自卫”作为女被告伤人抗辩理由,但主审法官励凡要申侠拿出实质理据。休庭时,励凡目睹男受害人周耀泰竟对时装店模特儿公仔作出不雅举动,间接引证了申侠的论点。正妹及谷一夏施计令耀泰露出色狼真面目,并拍下证据,雨珍最后被判无罪。而申侠、正妹、一夏在此案的合作,奠定了三剑侠的合作关系。一夏受一老妇委托找寻失踪了一个月的少女何淑淇,一夏找到淑淇时,她却被警方控告“入屋伤人罪”。申侠作为少女的辩护律师,觉得事件另有内情。一夏发现此事与社会名流戴德仁有莫大关连……

第四集 (07/02)
一夏五年前作为警员时调查过德仁,却被他逃过法网。五年后的今天,一夏坚持要找到德仁犯罪证据。一夏凭当晚有证人看到淑淇失踪当日上了德仁的车,认定淑淇之前失踪一个月是遭德仁禁锢。然而淑淇却一直三缄其口。一夏为找证据,不惜潜入戴德仁的豪宅,发现屋内一间所谓“游戏室”竟满布可怕刑具,更在房内找到淑淇遗下的血衣,引证曾遭“非法禁锢”。一夏不惜背上“非法入屋”罪名,也要将拍得的证据交由申侠申请作呈堂证供,但主审法官励凡以“证物来源不当”拒绝接纳证据,申侠与一夏愤而辱骂励凡,励凡把两人关进羁留室。

第五集(07/08)
励凡对申侠、一夏的出言不逊不作追究。德仁试图以金钱收买申侠,要申侠不再追查淑淇失踪的真相,申侠坚拒。仁出动以廖鼎为首的江湖人物捉走淑淇外婆,要胁淑淇认罪,正妹凭著父亲昔日江湖地位,成功击退廖鼎,救出淑淇外婆。申侠引证到加害者并非德仁,而是他的儿子天祐。祐因受到父亲极端的教导手法,以致心理扭曲。一夏之前拍下的刑室证据虽无法呈堂,但检控官Walter在与励凡商讨案情时意外看过此片段,因而同情淇,影响了他作为检控官的表现,受到师父韦国涵厉责,Walter终撤销自己作为该案的检控资格。

第六集(07/09)
励凡借美国大学旧生聚会的机会,令天祐反思要活出自我,就要摆脱父亲的操控。天祐想自首却遭父亲阻截。Walter检控退出案件后,律政司外聘名大状国涵作为检控官。申侠在庭上以淑淇才是受害者作为论据,却被国涵以“错误记忆理论”来引证淑淇的记忆并不可靠,击倒申侠的立论。申侠等人设法令淇走出被虐的阴霾,成功令淇勇敢面对恐惧,终在庭上讲出被天祐禁锢的经过,然而天祐始终不肯出庭作证,申侠与一夏从淑淇怕水的阴影推测天祐亦曾遭用溺水方法施虐,于是用同样方法令天祐克服对水的恐惧,令他明白只有他才能拯救自己……

第七集 (07/15)
申侠在案件中处于劣势,却突然在法庭上提出申请戴天祐为证人,并唤起祐的良心说出真相,最终为淑淇洗脱伤人罪。申侠在巴士上遇到一名小孩星仔,申侠把晕倒的星仔送入医院,验出星仔因中耳炎发烧,揭发了星仔的聋哑父母涉嫌“疏忽照顾儿童”而被控告,星仔面临与父母分离变成孤儿的命运,这令申侠想起当年因父亲驾车出了意外,令申侠失明、痛失父亲、变成孤儿的往事。申侠几经挣扎,才接下案件为星仔的聋哑父母辩护,却面对重重迷团,最后揭出星仔父母竟然曾想过生育聋哑的小孩而不果,那么他们是否蓄意想整聋正常的儿子?

第八集 (07/16)
申侠以模拟法庭的方式,自己扮演检控官向委托人星仔父母提出一连申质疑,星仔父母都能一一给予合理解释,但申侠察觉到星仔父母对他仍有所隐瞒,于是委派侦探一夏去美国查探星仔父母的底细,一夏却对申侠隐瞒了查得的重要证据。申侠搞模拟法庭时,找了不涉案的女法官励凡来帮忙,两人惺惺相惜,励凡更对申侠主动调情,引起了正妹隐藏着的酸意,还有一夏明摆着的醋意,但申侠却刻意对励凡保持着适当距离。“疏忽儿童”一案正式开审,申侠作为辩护律师以为封死了所有漏洞,不料最后被检控揭出星仔与其父母亲的重要秘密。

第九集(07/22)
申侠因一夏隐瞒了重要证据、愤然辞退了他。励凡陪申侠散心并主动追求他,不料申侠装作一副难侍侯模样欲令她知难而退,励凡却大方不计较。“疏忽照顾儿童案”因星仔失踪时摔伤脚而出现转折,申侠推测背后有人教唆星仔,一夏、正妹及励凡分别查出星仔的邻居蔚诗姨姨亦有此嫌疑,最后更揭出蔚诗就是星仔的亲母!如果美玲疏忽罪成,蔚诗就可以夺回星仔的抚养权。为了测试玲和蔚诗究竟谁才是恶毒自私的母亲,申侠讹称星仔下半身瘫痪,并草拟了一份协议书,询问美玲如果她入罪是否会放弃星仔抚养权,问蔚诗到时是否愿意抚养星仔。

第十集(07/23)(晚上十时三十分播映)
申侠故意在庭上强调蔚诗的供词将会决定星仔的抚养权谁属,蔚诗说出一个出人意表的真相……励凡锲而不舍追求申侠,两人在星空下的浪漫合照,令暗单恋两人的正妹和一夏感到泄气。一夏另觅心仪对象,不料就在一夏约会清纯女子潘安时,赫然目睹女士秀指控潘安非礼,并揭出潘安的真正身分是变性人。申侠与正妹接手辩护此案,因相信潘安已通过手术评估、应无非礼女士的意图。但最后发现潘安手机内收藏了大量女性性感照,令申侠和正妹对于潘安是否色狼感到迷惑。

第十一集 (07/29)
申侠、正妹以为励凡开明,由她审理“变性人非礼案”会对潘安有利,未料励凡竟在庭上与申侠站在对立面;申侠以为励凡刚晋升为暂委法官审案比前更严谨,后来才发现她根本对潘安存有偏见。一夏仍为曾追求变性人的事感到尴尬,不愿助查此案,但他口硬心软,查找到潘安以前结交过的女朋友Hilary,希望她能出庭证明潘安对女性根本没兴趣,不会非礼女人。但Hilary憎恨潘安并将下嫁富二代,不想令夫家蒙羞,故坚拒为潘安出庭做证。潘安自觉感情上有负于莉,不欲勉强Hilary出庭作证。一夏在开快车追截Hilary时遇上交通意外……

第十二集 (07/30)
申侠、正妹从一夏的阿姨处得知,一夏在五年前曾遇上汽车爆炸受伤。励凡对潘安的偏见源自潘安多年前被判藏毒,励凡认定潘安利用自己的同情心判她不用坐牢。正妹游说咏秀相信潘安没有非礼她的意图,却发现原来咏秀之所以主观认定潘安非礼,是源自她的丈夫阿山有外遇,但咏秀拒绝与丈夫沟通、逃避面对婚姻问题。申侠成功说服阿山上庭,然而潘安不想令咏秀难堪拒绝证人出庭。申侠为助潘安而遭到投诉,面临被吊销大律师执照的危机。

第十三集(08/05)
庭上,咏秀坦言不觉得申侠滋扰到她,倒是申侠令她反省到对潘安的指控,潘安因此被判无罪。潘安一案亦令一夏明白到要面对真正的自己,包括接受自己的过去。一夏终于趟开心屝。正妹、一夏接到警员朋友通知保释一老人文根鹰,根鹰被控“街头行乞”及“阻街”两项罪名,指根鹰身上有关于申侠的剪报,得悉根鹰竟是申侠的生父,众人奇怪申侠何以一直声称生父已死,估计父子二人有很深的嫌隙。正妹接下根鹰的案件,希望透过官司有助申侠修补父子关系;然而正妹先斩后奏的做法却触怒了申侠。

第十四集(08/06)
申侠声称不会处理父亲鹰的官司,正妹作为师爷为根鹰找寻法律观点,希望助他脱罪。励凡是此案的局外人,提示正妹可找某宗案例作为参考。开审当天,正妹以为申侠会上庭为根鹰作辩护,但申侠竟邀约励凡坐电车游玩。正当正妹与鹰在庭上等得着急之际,申侠终于现身,成功为鹰洗脱控罪,但申侠始终不原谅父亲。申侠向正妹、一夏道出怨恨根鹰的原委,是当年交通意外导致盲促失明后,根鹰竟狠心跟另一个女人带腹中的胎儿远走高飞,令申侠从此变成孤儿;申侠抛下一百五十万,偿还根鹰养育他六年之恩,以断绝父子情。

第一页
第二页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