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B新劇《踩過界》(盲俠大律師)劇情介紹(1﹣28集大結局)

(翡翠台六月二十四日起逢星期六、日晚上九時三十分播映)

監製:林志華
編審:劉彩雲、陳琪、李綺華
演員:王浩信、蔡思貝、李佳芯、張振朗、單立文、朱千雪、林韋辰、陳庭欣

故事大綱

文申俠(王浩信飾)因意外失明,成長期飽受歧視與欺凌,激發他超強意志和毅力取得大律師資格,同時鍛鍊他異於常人的靈敏感觀觸覺,成為司法界無人不曉的盲俠大律師,但其內心的黑暗世界始終無法讓人洞悉,幸好兩位知己拍擋對他不離不棄,一是同居好友私家偵探谷一夏(張振朗飾)、另一位是擁有江湖背景的女師爺趙正妹(蔡思貝飾),三人號稱「三劍俠」不畏強權,經常為社會弱勢小眾爭取公義,申俠的踩界手法不單吸引女法官王勵凡(李佳芯飾)的注目,更有意進一步與他發展超友誼關係;四人命運隨着多宗棘手案件發生強烈轉化,加上父親和學妹戴天恩(朱千雪飾)再度現身,令申俠陷入法律亦未能解決的難題……

《踩過界》(盲俠大律師)第一季、第二季全集劇透

分集劇情

第一集(06/24)
文申俠(王浩信飾)因不依交通指示橫過馬路,遭警察發出告票,他在法庭上力陳盲人過馬路遇到的困難,成功為自己及另失明人士爭取豁免罰款,帶出申俠原來是大律師的身分。申俠作為辯護律師接下兩宗涉及偏見歧視的案件「藏有攻擊性武器」及「弱智青年毒狗案」,帶出申俠與其師爺趙正妹(蔡思貝飾)緊密合作關係,申俠運用他的四感調查毒狗案時,與私家偵探谷一夏(張振朗飾)不打不相識,申俠藉助GoGo私家偵探的技能,引出毒狗案的真兇可能是GoGo正在查探的重案通緝犯,兩人施計嚇唬通緝犯吃了自己用來毒狗的飯盒,令通緝犯在驚恐下承認了是他毒狗並嫁禍給無辜的弱智被告,而在過程中,三個主角面對持槍的真兇,險象橫生。

第二集(06/25)
申俠舉報了毒狗案的真兇,勝了官司,為無辜者洗脫了罪名,但申俠對正妹的熱情祝賀卻保持距離。而申俠本來清靜的獨居生活,卻因偵探一夏強勢的入侵而被打破,申俠被逼與一夏同居一室。申俠接傷人辯護案,他和正妹都相信女被告是遭非禮才作出自衞性攻擊;另一方面,一夏接下一宗尋人案,男客戶想尋回當年讀中學時的清純女神,一夏卻發現此女是出沒酒吧跳舞派對的性感女郎,更令人驚訝的是,她竟是主審申俠官司的女法官王勵凡。

第三集 (07/01)
文申俠在法庭上以「自衞」作為女被告傷人抗辯理由,但主審法官勵凡要申俠拿出實質理據。休庭時,勵凡目睹男受害人周耀泰竟對時裝店模特兒公仔作出不雅舉動,間接引證了申俠的論點。正妹及谷一夏施計令耀泰露出色狼真面目,並拍下證據,雨珍最後被判無罪。而申俠、正妹、一夏在此案的合作,奠定了三劍俠的合作關係。一夏受一老婦委託找尋失蹤了一個月的少女何淑淇,一夏找到淑淇時,她卻被警方控告「入屋傷人罪」。申俠作為少女的辯護律師,覺得事件另有內情。一夏發現此事與社會名流戴德仁有莫大關連……

第四集 (07/02)
一夏五年前作為警員時調查過德仁,卻被他逃過法網。五年後的今天,一夏堅持要找到德仁犯罪證據。一夏憑當晚有證人看到淑淇失蹤當日上了德仁的車,認定淑淇之前失蹤一個月是遭德仁禁錮。然而淑淇卻一直三緘其口。一夏為找證據,不惜潛入戴德仁的豪宅,發現屋內一間所謂「遊戲室」竟滿布可怕刑具,更在房內找到淑淇遺下的血衣,引證曾遭「非法禁錮」。一夏不惜背上「非法入屋」罪名,也要將拍得的證據交由申俠申請作呈堂證供,但主審法官勵凡以「證物來源不當」拒絕接納證據,申俠與一夏憤而辱罵勵凡,勵凡把兩人關進羈留室。

第五集(07/08)
勵凡對申俠、一夏的出言不遜不作追究。德仁試圖以金錢收買申俠,要申俠不再追查淑淇失蹤的真相,申俠堅拒。仁出動以廖鼎為首的江湖人物捉走淑淇外婆,要脅淑淇認罪,正妹憑著父親昔日江湖地位,成功擊退廖鼎,救出淑淇外婆。申俠引證到加害者並非德仁,而是他的兒子天祐。祐因受到父親極端的教導手法,以致心理扭曲。一夏之前拍下的刑室證據雖無法呈堂,但檢控官Walter在與勵凡商討案情時意外看過此片段,因而同情淇,影響了他作為檢控官的表現,受到師父韋國涵厲責,Walter終撤銷自己作為該案的檢控資格。

第六集(07/09)
勵凡借美國大學舊生聚會的機會,令天祐反思要活出自我,就要擺脫父親的操控。天祐想自首卻遭父親阻截。Walter檢控退出案件後,律政司外聘名大狀國涵作為檢控官。申俠在庭上以淑淇才是受害者作為論據,卻被國涵以「錯誤記憶理論」來引證淑淇的記憶並不可靠,擊倒申俠的立論。申俠等人設法令淇走出被虐的陰霾,成功令淇勇敢面對恐懼,終在庭上講出被天祐禁錮的經過,然而天祐始終不肯出庭作證,申俠與一夏從淑淇怕水的陰影推測天祐亦曾遭用溺水方法施虐,於是用同樣方法令天祐克服對水的恐懼,令他明白只有他才能拯救自己……

第七集 (07/15)
申俠在案件中處於劣勢,卻突然在法庭上提出申請戴天祐為證人,並喚起祐的良心說出真相,最終為淑淇洗脫傷人罪。申俠在巴士上遇到一名小孩星仔,申俠把暈倒的星仔送入醫院,驗出星仔因中耳炎發燒,揭發了星仔的聾啞父母涉嫌「疏忽照顧兒童」而被控告,星仔面臨與父母分離變成孤兒的命運,這令申俠想起當年因父親駕車出了意外,令申俠失明、痛失父親、變成孤兒的往事。申俠幾經掙扎,才接下案件為星仔的聾啞父母辯護,卻面對重重迷團,最後揭出星仔父母竟然曾想過生育聾啞的小孩而不果,那麼他們是否蓄意想整聾正常的兒子?

第八集 (07/16)
申俠以模擬法庭的方式,自己扮演檢控官向委託人星仔父母提出一連申質疑,星仔父母都能一一給予合理解釋,但申俠察覺到星仔父母對他仍有所隱瞞,於是委派偵探一夏去美國查探星仔父母的底細,一夏卻對申俠隱瞞了查得的重要證據。申俠搞模擬法庭時,找了不涉案的女法官勵凡來幫忙,兩人惺惺相惜,勵凡更對申俠主動調情,引起了正妹隱藏着的酸意,還有一夏明擺着的醋意,但申俠卻刻意對勵凡保持着適當距離。「疏忽兒童」一案正式開審,申俠作為辯護律師以為封死了所有漏洞,不料最後被檢控揭出星仔與其父母親的重要秘密。

第九集(07/22)
申俠因一夏隱瞞了重要證據、憤然辭退了他。勵凡陪申俠散心並主動追求他,不料申俠裝作一副難侍侯模樣欲令她知難而退,勵凡卻大方不計較。「疏忽照顧兒童案」因星仔失蹤時摔傷腳而出現轉折,申俠推測背後有人教唆星仔,一夏、正妹及勵凡分別查出星仔的鄰居蔚詩姨姨亦有此嫌疑,最後更揭出蔚詩就是星仔的親母!如果美玲疏忽罪成,蔚詩就可以奪回星仔的撫養權。為了測試玲和蔚詩究竟誰才是惡毒自私的母親,申俠訛稱星仔下半身癱瘓,並草擬了一份協議書,詢問美玲如果她入罪是否會放棄星仔撫養權,問蔚詩到時是否願意撫養星仔。

第十集(07/23)(晚上十時三十分播映)
申俠故意在庭上強調蔚詩的供詞將會決定星仔的撫養權誰屬,蔚詩說出一個出人意表的真相……勵凡鍥而不捨追求申俠,兩人在星空下的浪漫合照,令暗單戀兩人的正妹和一夏感到洩氣。一夏另覓心儀對象,不料就在一夏約會清純女子潘安時,赫然目睹女士秀指控潘安非禮,並揭出潘安的真正身分是變性人。申俠與正妹接手辯護此案,因相信潘安已通過手術評估、應無非禮女士的意圖。但最後發現潘安手機內收藏了大量女性性感照,令申俠和正妹對於潘安是否色狼感到迷惑。

第十一集 (07/29)
申俠、正妹以為勵凡開明,由她審理「變性人非禮案」會對潘安有利,未料勵凡竟在庭上與申俠站在對立面;申俠以為勵凡剛晉升為暫委法官審案比前更嚴謹,後來才發現她根本對潘安存有偏見。一夏仍為曾追求變性人的事感到尷尬,不願助查此案,但他口硬心軟,查找到潘安以前結交過的女朋友Hilary,希望她能出庭證明潘安對女性根本沒興趣,不會非禮女人。但Hilary憎恨潘安並將下嫁富二代,不想令夫家蒙羞,故堅拒為潘安出庭做證。潘安自覺感情上有負於莉,不欲勉強Hilary出庭作證。一夏在開快車追截Hilary時遇上交通意外……

第十二集 (07/30)
申俠、正妹從一夏的阿姨處得知,一夏在五年前曾遇上汽車爆炸受傷。勵凡對潘安的偏見源自潘安多年前被判藏毒,勵凡認定潘安利用自己的同情心判她不用坐牢。正妹遊說詠秀相信潘安沒有非禮她的意圖,卻發現原來詠秀之所以主觀認定潘安非禮,是源自她的丈夫阿山有外遇,但詠秀拒絕與丈夫溝通、逃避面對婚姻問題。申俠成功說服阿山上庭,然而潘安不想令詠秀難堪拒絕證人出庭。申俠為助潘安而遭到投訴,面臨被吊銷大律師執照的危機。

第十三集(08/05)
庭上,詠秀坦言不覺得申俠滋擾到她,倒是申俠令她反省到對潘安的指控,潘安因此被判無罪。潘安一案亦令一夏明白到要面對真正的自己,包括接受自己的過去。一夏終於趟開心屝。正妹、一夏接到警員朋友通知保釋一老人文根鷹,根鷹被控「街頭行乞」及「阻街」兩項罪名,指根鷹身上有關於申俠的剪報,得悉根鷹竟是申俠的生父,眾人奇怪申俠何以一直聲稱生父已死,估計父子二人有很深的嫌隙。正妹接下根鷹的案件,希望透過官司有助申俠修補父子關係;然而正妹先斬後奏的做法卻觸怒了申俠。

第十四集(08/06)
申俠聲稱不會處理父親鷹的官司,正妹作為師爺為根鷹找尋法律觀點,希望助他脫罪。勵凡是此案的局外人,提示正妹可找某宗案例作為參考。開審當天,正妹以為申俠會上庭為根鷹作辯護,但申俠竟邀約勵凡坐電車遊玩。正當正妹與鷹在庭上等得着急之際,申俠終於現身,成功為鷹洗脫控罪,但申俠始終不原諒父親。申俠向正妹、一夏道出怨恨根鷹的原委,是當年交通意外導致盲促失明後,根鷹竟狠心跟另一個女人帶腹中的胎兒遠走高飛,令申俠從此變成孤兒;申俠拋下一百五十萬,償還根鷹養育他六年之恩,以斷絕父子情。

第一頁
第二頁

評論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