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與地》贏口碑輸收視

儘管《天與地》的收視和口碑是不成正比,而輿論當中亦有彈有讚,非全屬正面的捧場說話。說到底此劇絕非失敗之作,坊間不乏另類回響,甚至有聯想到此劇是以Beyond成員作藍本,所以安排黃貫中唱主題曲是別有寓意。當中講述工會代表競選立法局議員復被揭發太太曾有婚外情,片段環節都易惹來敏感猜測,網民反應不絕。也很奇怪,《天與地》是講的多,睇的少。

未有確實調查收睇此劇的觀眾年齡比例,但很明顯是以年輕人居多,所以對劇中演四位主角年輕版的新銳(楊潮凱、張景淳、梁証嘉與羅鈞滿),都有留意,就連扮演黃德斌女兒的潘曉彤,都被好些少男讚賞為新進夢中情人。最近幾回催谷宣傳的活動,這批少壯派都受用提升亮相機會,三位男主角陳豪、林保怡及黃德斌也不介意以「老餅」自居,跟他們的青年版玩融合(fusion)唱真band。

落力又如何?對劇集的收視起不到大作用,就是Joe Junior在劇中惹來談論的金句:「This city is dying」,無線火速趕製成《天與地》金句Tee恤(改成「This city is not dying」)作為獎品作推廣,也助力不大。反而因加上「not」字而招揶揄,起著反宣傳效應,又是一記始料未及。

我沒有晚晚追看《天與地》,但覺此劇是吸引的,起碼有基本劇情。以戲論戲,幾位主要演員都演得稱職,這是可以理解,他們自合作過《金枝慾孽》、《火舞黃沙》等,大家都存有默契,更重要是與監製戚其義熟稔,抱著續演好戲的共同理念想再創佳績。

有歸咎原定答允演出的張家輝因為臨時辭演(後改由黃德斌頂上),令全組亂了陣腳,影響所及,以致遲遲未能埋位的鄧萃雯及李司棋被別組徵用,加上劇情亦作相關調動,未能以最強陣會眾。但我看其中弱處是節奏流程緩慢,往往又因為在倒述分場易生時空交錯的混淆,別說老派的師奶群看不明劇情,不少中青一族有時亦要加以聯想才搞得通。

反而若干穿崩的過鏡場口,就有好眼力的視迷(信是年輕人居多)逐一指正,似是玩挑錯漏更於追戲,應了陳豪所指此乃「另類」劇集,要畀耐性品評。

如非太在意向廣告客戶作交代的話,類似《天與地》敢試新猷的誠意仍值得鼓勵。記否當年的連續劇《真情》播映首月曾因收視下滑已被傳腰斬,改調時段後情況逆轉播足近四年,三十集的《天與地》在元旦夜播結局篇時,可會掀熱潮雪前恥?也不妨等著瞧!

周 沂

圖:《天與地》贏得年輕人的歡心
圖:《天與地》贏得年輕人的歡心


本文鏈接:《天與地》贏口碑輸收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