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後談八九十後 李添勝:嚡!嚡!嚡!

無論是四五六七八還是九十後,只要是香港人,對於李添勝這個名字,總會略有所聞,他在無綫工作了四十多年,做編劇或監製的電視劇達六十多部,對香港電視劇發展影響深遠,由他發掘的演員多不勝數,在你的回憶裏(集體或非集體的),總有他為你添上的一部分。李添勝在無綫位高權重,但親切得猶如他創作的小人物,開心時「騎騎笑」,感喟時長嗟短嘆,很立體,很真實。

為了做這個訪問,在短期內跟人稱金牌監製的無綫電視戲劇科製作經理李添勝碰過兩次面,一次是十一月中在無綫向香港電影資料館送出九百三十七套珍藏電影的移交儀式上,當時李添勝作為無綫派出的嘉賓之一,他在台上分享時說:「自己的演員生涯很短,演出只是客串性質,入行時都是做幕後的,創作時會從人物性格多想,我的成長年代較困苦,我們那一代做事通常不怕蝕底,現在價值觀不同..」原本他還有一些說話打算分享,但是礙於時間關係,到此便被司儀打住了。

約一個星期後,再跟李添勝碰面,親口問一問他幾天前被打斷的話題,他即接口說現在八十、九十後太計較得失,他認為做工要先蝕底後才會得益,像他自己初入無綫是做場務的,工程部有需要時也會幫手搬搬抬抬,「那時本着做多一樣識多一樣的心態,不會計較,而且同事也是朋友,從沒想回報,累積下來,大家有份親和力,小幫助人家也會記於心內,所以我們一代人溝通和情誼較好,個個都傾得埋,現在好像沒有以前那麼多的人有此性格,我有一個疑問,人權是否過度膨脹,已膨脹到不能接受階段。」

圈中的八九十後

電視圈內的新一代是否有相同問題?李添勝長長的「嚡」一聲後舉例:「學化妝並不困難,化時裝尤其容易,但現在新入行的人,有時我在化妝間四圍行,也察覺新的化妝師愛選擇舒服的去學去做,好像古裝髮型,擯辮是創意與手藝的結合,三綑和五綑出來的效果是不同的,當然五綑靚一些難度也高一些,我親眼看過新手擯的辮一截粗一截幼,甚至孿的,但一些新人不想學和不想綑五辮,嚡..梳頭化妝是靠不斷做才會純熟的,諸如此類啦!」除了化妝師,李添勝對新一代攝影師也有微言,「要他們放鏡頭位沒問題,但不能期望他們留意其他微細位,為什麼現在經常被人罵古裝有汽水罐、背景有大廈,就是以前的攝影師除了演員位置、光圈、角度,四個角的畫面都會留意,有瑕疵即通知導演,以前如導演要求兩個演員傾偈要對角拍兩邊對cut,攝影師會記牢角度要相同,否則出來一個大度一個細度不好看。」對於現下的年輕人,李添勝講的時候雖然保持笑容,但總是忍不住唉聲嘆氣,他歸結出的是「好多原因,社會文明,物質文明,會忽略好多其他的事,嚡..如果跟那些後生仔講,可能俾人鬧。嚡..作為一部戲的掌舵人,我惟有跟得貼一些,成日眼望望,巡來巡去,下面的人自然會較醒定。」

抬高女性的原因

作為金牌監製,李添勝製作過無數收視與口碑均很好的電視劇,要他從中選出最喜歡的代表作,他卻感到為難,原因是電視劇大量輸出,根本不可能花兩三年時間去雕琢,他只可以說自己的思維有階段性,在不同時期有不同的傾向。

不知大家還是否記得,在七八九十年代,李添勝的作品多不勝數,先是多套長劇如《奮鬥》、《網中人》、《親情》等,之後不停拍金庸武俠劇,跳出武俠世界後,又開民初劇,這一路下來,李添勝說自己在劇集的情節上愈來愈放手,只會多花時間想人物性格,他說人年紀大了,看人的層次會不同,每套戲都會有他自己的洞悉,寫人物性格寫得深入一點。

就以大家不會陌生的《中幗梟雄》柴九為例,這個人的性格李添勝就花了很多精神去構思和描劃。「柴九這個人缺點多到不得了,所以會寫他去召妓,我叫編劇寫的,這樣的人有錢是會身痕的,其實很少戲會這樣離譜的,哈哈!但這個小人物很接近群眾,這種人周街都有,他由吃不溫包的鄉下仔不斷向上爬,他的理想很卑微,他只是想運一車車的白米回鄉下,而他最後送上性命,但心願由四奶奶代他達成。我曾考慮過不寫死他的,但考慮到角色的完整性,人生總會有遺憾,這樣一個小人物的色彩才比較絢爛。」以前他飾演的掃街茂也是很經典的小人物,李添勝難道是小人物的代言人?

「那個角色不是我寫的,我只是演出那個角色,但我自己是低下階層出身,可能接觸得低下階層多,耳濡目染,掌握到他們的生活面,另外自己是男人,寫女人性格寫得搶不太難,只是裏面的色彩會掌握得沒那麼好。而且我通常將女性的地位寫得較高。」他停一停然後自我解嘲,「可能我的老闆都是女人吧!」他所指的老闆包括曾勵珍、樂易玲和方逸華。

最失敗的經驗

李添勝監製的電視劇很多,取得非常之高收視並成為經典電視劇的作品亦不少,遠一點有《網中人》、《過客》和《獵鷹》,近一點有《巾幗梟雄》、《巾幗梟雄之義海豪情》,被外界封為金牌監製,成功的劇集大家都會記得,但人有失手,就算累積了四十年電視經驗,也有讓李添勝自認失敗的作品,而且不是很久以前,只是去年的劇集。

他帶點感慨的說:「技巧上周不時會有失敗的經驗,好像《鐵馬尋橋》,頭六集好學唔學去學《教父》第二集,一段老竇一段仔(編者按:鄭嘉穎一人分飾父子兩角),嚡..電視真的行不通,觀眾投入不到,收視低到不得了,嚡..花了心機,設計一些新技巧,觀眾看到一頭煙。」老貓燒鬚,李添勝說全組人也不開心,他自我檢討,就是媒介不同,觀眾入場看電影一氣呵成,時空交錯也會跟得上,電視觀眾不同,在家裏行開行埋就會接不上,所以他吸取教訓,以後都不會再搞這樣的突破。

不止劇本出事,看了幾十年人的李添勝一樣會犯錯,他很記得1987年拍攝金庸名著《書劍恩仇錄》時,主角全起用新人,飾演男主角陳家洛的彭文堅便讓李添勝大跌眼鏡,「看人靠累積經驗,我看了幾十年,那次很嚴重,真的看錯了,必須承認失敗,但我只能做到盡量不要看錯,算幸運錯的少對的多。」

笑罵抄襲低手

從很多藝人在領取演藝獎時都會說「多謝添哥」,可見他跌爛的眼鏡並不多,他說自己平日看電視會特別留意後面的人,有些人雖然只是小角色,做板,但全程會交足戲,「這些人我會記下,有機會就起用,算是盡自己在這一行的小小責任。

無綫劇集試過多次被批評抄襲,從故事橋段、人物、布景全部被圖文並茂的進行比較,證明抄得都相當徹底,李添勝說到此事,不免有點勞氣,他苦笑一下說:「抄的人自己應該小心一點,布景又抄,人物性格又抄,什麼都抄就戇居,直情自己攞嚟衰,嚡..」他跟着面露絞盡腦汁的表情,坦言自己也會抄,「看到一套戲人物關係幾得意,就會想到放在香港用中國人的倫理觀點可以發展出另一個故事,抄概念沒有問題,我自己也周不時看到西片後摘取其一些人物關係放大成另一個故事。

李添勝一年拍兩套劇,幾十年下來什麼題材都拍過,惟獨是亂倫和同性戀,不是不想拍,而是自覺這些是中國人社會倫理上的大忌,所以「不敢掂」。「東方社會講同性戀還未至於好公開的層次,也考慮到電視劇是給一家大小看的,不想為難家長。」

綠色小人物

現年六十三歲的李添勝,本應三年前就可退休享福,但被無綫極力挽留,結果多做五年,筆者問他會不會再延遲退休計劃?

更想知道他有沒有被城市電訊的王維基高薪挖角?

他說王維基很早就透過唐基明約他食飯,見面後他很清楚向王維基說兩件事,第一,當他約滿無綫時已六十五歲,是不是真的想請年紀這麼大的人?第二,就算給他再高的工資他也驚自己沒本事賺,因為體力出問題,「我膝蓋出事、腰骨有事、膊頭什麼五十肩抑或幾多十肩,嚡!真係麻煩。」李添勝一邊說一邊面露痛苦和無奈,先用手撐一撐腰背,跟着再揑一揑肩膊。

身體響警號,他相當肯定明年年底的退休大計沒有變,就算無綫方面再極力挽留,除非工作轉為輕巧,否則他不想一把年紀仍一年做足三百六十五日,真的,他親口說是三百六十五日。「梗係啦!豈有此理,公司又話你的大假唔放會被取消,我一年十八日大假,沒一年放得到。一部劇未拍完,又要籌備下一部,根本不敢放假。」現在李添勝最期待的就是明年功成身退,閒來在家裏種種花,清理一下舊物,還有就是學一學電腦。

善長寫小人物角色的李添勝,對生活要求也很簡單、很小人物呢!

李添勝小檔案

1948年出生的李添勝,人稱「添哥」,自小對演藝行業興趣濃厚,十多歲時便經常去看話劇,並千方百計要加入電視圈,1969年透過人事關係加入無綫電視,最初任職場務,後轉為助理編導,早期亦會客串幕前演出,他在《歡樂今宵》短劇演出的掃街茂一角,把一個清潔工人的角色演得入木三分,給觀眾留下非常深刻印象,他甚至唱過歌出過雜錦唱片,他的一首《掃街添自嘆》就收錄於1976年推出的《女人呢樣嘢》專輯內。

後來他由助導被擢升為編導、監製,他擔任編導的劇集包括《狂潮》、《家變》和《強人》等,他監製的電視劇及電視電影逾六十套,近年最為人傳頌的代表作是黎耀祥和鄧萃雯主演的《巾幗梟雄》系列。因拍他的劇集而走紅的藝人包括周潤發、鄭裕玲、劉德華、梁朝偉、黃日華、黎耀祥等。在2009年《萬千星輝頒獎典禮》中獲頒萬千光輝演藝大獎。

後記—— 四十後的體貼

雖然李添勝提起年輕一輩好像諸多不滿,長嗟短嘆,但這可能純粹是愛之深責之切,因為,筆者只是跟他做一次訪問已發覺他對後輩照顧有加。

首先,筆者跟攝影師下午三時去到電視城跟李添勝在無綫的餐廳做訪問時,他知道我們都未吃飯,便一再堅持要我們試一試那裏的下午茶餐,寧願等我們吃完才開始訪問拍照,還要一聲不響便去埋單,訪問中途又不介意忍着腳痛一拐一拐的走到室外拍照,當我們轉去客人比較少較安靜的canteen繼續做訪問時,他又再問我要不要吃東西,當我說吃不下時,他還是要親自盛一杯清水給我,而盛開水前又不忘細心的用滾水沖一沖膠杯。

而跟他在電視城轉出轉入的個多小時,走到那裏都不停有台前的藝員或幕後的工作人員「添哥添哥」的跟他打招呼,我笑問他是不是全台上下都認識,他謙稱只是廠的人識得多一些。

到最後訪問完成,客氣的他還要撐着一雙痛腳送筆者去搭車。雖然自問不是八十或九十後,但跟添哥的待人接物、處世態度相比,筆者也不禁自慚形穢。

信報 撰文:李倩屏 攝影:郭錫榮

四十後談八九十後 李添勝:嚡!嚡!嚡!


本文鏈接:四十後談八九十後 李添勝:嚡!嚡!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