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柔內剛 與男人拼過 周麗淇:無嘢做不到!

「女人不一定比人弱的。」周麗淇於新劇中扮演性格剛強的大當家,Niki坦言和角色有點相像,同樣愛堅持不認輸,有波折的人生才夠豐盛,男人做到的,女人也可辦得到。談到伯樂李添勝,除了是一位金牌監製外,Niki欣賞添哥為人公道有拼勁,從對方身上汲取了不少知識。 撰文:游艾維

攝影:朱偉彥
場地:NATHAN HOTEL
髮型:Coren Cheung@HAIR
服裝:N 21 @I.T

在劇集《我的如意狼君》中,Niki嘗試了不少第一次,第一次演民初劇,又首次和添哥合作,接拍此劇時也發生小插曲,因無綫和5大唱片公司的版稅問題,令Niki差點拍不成,惟添哥堅持一定要用Niki做女主角,令她有莫大感動。

Niki說:「之前和添哥也有些淵源,有幾次他想搵我合作,不過時間上配合不到,今次又發生一段小插曲,因為合約問題,不過添哥仍然堅持一定要我拍,他又花了好多工夫和心思,同公眾講:『我一定要她拍,等都等她。』,就是這句說話令我好感動,一個監製那麼堅持support,作為演員應該去解決問題,由此睇到劇集製作好認真,不會輕易改動一些事。今次好開心和這個班底合作,由李添勝帶領的團隊之下,大家好認真,好想做到盡善盡美,見他們好辛苦日以繼夜趕劇本,在這個工作環境下,大家都保持好Fit的狀態地入廠,認真地刨晒劇本,知道自己要做甚麼,整個角色入晒腦,原來工作認真是可以互相感染,大家開工時也不敢怠慢。」

至於Niki飾演一間豉油廠的大當家徐芯,角色對她具挑戰性,事前需下苦功了解角色背景,希望演得夠立體化。

Niki說:「首次演民初角色,民初年代的人是如何呢?添哥最拿手是描寫這年代的人,當時的環境和心態好唔同,是好簡單樸素,為家庭、為生計,要保護自己的家園,反映出當時的人好純樸的。拍之前都要做好多工夫,了解徐芯這個角色點解會這樣呢?徐芯的底綫是千祈不要搞我家人,否則會和你拼死呀!人有潛在力量,當你踩到我的底綫時,就會拼發出來。女仔在那個年代要做當家不容易,可能我的外表給人感覺較柔弱,沒男仔那麼強,其實女人不一定比人弱,徐芯要做好多事告訴人,其實她都得的,所以比男人更辛苦,要令人信服她可擔起頭家。」

真摯的愛情

添哥曾表示角色為Niki度身定造,未知是否這原因,徐芯不怕辛苦又堅強的性格,和Niki有點相像。Niki說:「我覺得和徐芯相似的地方,是我個人好堅持,你話我唔得咩?我就一定做到畀你睇,點解有人覺得娛樂圈的人好膚淺,只懂唱歌和跳舞,其實都有好多好叻的人。人要經過雕琢才會成長,遇到困難再重頭來過吧,無可能一次就成功,人需要成長。角色是想反映無事是做不到,在乎你想不想做,人需要轉變的,無可能一成不變,這套劇是想表達要付出努力,無可能等個天跌落來給你。人就是這樣,要克服挑戰和波折,否則平平淡淡過一世,死了也不知做了甚麼,不應該怕危險失敗,又不是世界未日。」

Niki話不要被劇名誤導,「狼君」並非純欺騙的意思,黃浩然所飾演的佟本善是有原因地埋一個女人身邊,Niki有感和浩然一段感情描寫得十分細緻。她說:「大家睇完之後會心想:『嘩,如果我是這樣就好啦,』得口架,你做就得口架,男女主角反映出的一段真摯的愛情,現代人就是缺乏這種感情,時代不同了,選擇多、引誘大,以前是一對一的愛情,好簡單,雙方也肯為愛情付出,現代人會覺得:『嘩,咁辛苦呀。』走啦。」

討厭Hea的人

《我》劇監製李添勝可說是「金牌監製」,他炮製的《巾幗梟雄》令祥仔和雯女齊齊封視帝視后,其作品有一定的口碑保證。Niki十分欣賞添哥,她說:「我好欣賞這個人,所以好想和他合作,從他身上汲收到智慧,他的EQ、代人處事非常好,我好服這個人,對任何人也公道、大方不小家,我汲收到他的優點,是賺了,很開心的。和一個有拼勁的人合作,對工作好有熱誠有要求,我不喜歡和好Hea的人合作,添哥好喜歡他的工作,好熱血,點解人哋會成功?背後是付出好多,他好有修養,不斷看好多書,對中國歷史和文化好解,他不斷汲收,因為做一個監製要識好多事物,才可做到好作品出來。」

周麗淇

刻骨銘心

Niki話添哥有文學修養外,更把平時所見所聞融入劇集中,其中一場倒豉油的戲份,便是最佳例子,她說:「其中一幕戲是倒豉油,是把整間豉油廠的豉油倒晒,當時的不明白。原來添哥曾經聽過一個成功人士演講,他是一間電子廠上市公司主席,整條生產綫是非常勵害,其中一個員工偷工減料,整條生產綫出了問題就要回收,他叫幾百個員工在空地上集合,把電器親手堦爛晒,是一件好痛心的事,意識是好強的。他將呢件事套用在我戲份上,我要員工親手倒晒豉油,個個喊住地倒,知道件事有幾錯,親手毀滅自己所做的事,你會刻骨銘心,不會再犯。」

周麗淇
倒豉油的一幕,令她深刻難忘。


本文鏈接:外柔內剛 與男人拼過 周麗淇:無嘢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