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呀! 金剛

壹週刊 第1163期

豪語錄

好人呀! 金剛

2012年06月21日

金剛說,大家誤會了。他根本不是壞人。
「在台灣,所謂的夜生活,只是駕車去陽明山看星星,或者去墾丁聽海浪;我酒量淺,喝一杯便醉到不省人事,在香港,最愛留在家看影碟。」
嘩,好仔到呀,跟遊戲節目的衰格形象完全兩回事。「是劇情需要呀。錢嘉樂的女友,人人知道是哪一個;洪天明結埋婚。我單身,不玩我,玩誰?」

又有義氣又抵得諗具備犧牲精神樂於顧全大局,面對這個好人,我有點慚愧。聞說金剛專食大胸女郎,至少衰鹹濕吧。當同性戀等於吸毒,鹹濕,大概需要收監。「我想找個可以結婚的對象。我認,我喜歡辣妹。但誰說不可以跟Megan Fox長相廝守白頭到老?」溝Megan Fox,為結婚? 看金剛的面相,跟古惑仔入型入格,在台灣,應該會被視作小混混。他說自己是好人,你相信不相信? 我可能會相信。因為,我也長期被指責目中無人脾氣暴躁又花心又多大話又喜歡篤人背脊。我收過的告票,只是違例泊車超速駕駛,連隨街扔垃圾都未試過。

金剛

寄望

金剛
金剛呀,你呢個人,我會好想同你去玩,但唔會想同你去瞓。
金剛原名李信樵,台北出生,台北長大。因為拍攝電視劇的角色叫金剛,索性改名金剛。很有洗脫前事重新做人的意味。
「媽考大學時,外婆過身。媽守靈,誤了考試時間,之後放棄升學,替外公工作。她的兄弟姊妹讀書多,全部是專業人士,很自然,將所有寄望交託給我。
「我無用,怕悶,讀來讀去也讀不好。廿一歲,交了女朋友,立即搬走。」
初時在髮型屋當個助理,有個客人見金剛外形獨特,屬可造之才,邀請金剛去試試鏡拍廣告。「拍廣告,好玩,錢又較易賺,當然放棄穩定的髮型屋工作。」
慢慢開始拍電視劇,最後成為不斷跑綜藝節目的專業嘉賓。「每次做完節目,即收現金,一個月可以袋十幾萬台幣。租一個單位,一萬五千,錢多到可以請朋友吃喝玩樂。」
母親的寄望,拋諸腦後。

無聊

在台灣,這類型的玩家,很多;能夠主持一個屬於自己的節目,很少。「開始覺得沒有目標,難道我跑通告跑一輩子?

「碰巧TVB8找我,話有個節目給我當主持。我一聽,以為好犀利。當時的台灣電影已死,香港電影好勁,我過香港,一定可以拍電影做主角。」

現實是主持的節目在收費頻道播放,無人品題。公司安排他入住將軍澳中心,但只有一部PSP,收入少了很多,朋友一個也沒有,每餐不是微波爐飯,就是幫襯麥當勞。「一星期返一兩日工,其餘時間無所事事,又不可以請長假。覺得人生很無聊,無聊到想死。」

更慘是連退路也沒有。「我以為在香港有什麼不如意,大不了返台灣。原來唔得,真係唔得。在香港,有稿要跟;在台灣,全靠即興。我試過返台灣上遊戲節目,已經跟不上他們的節奏。

「留在台灣,只會玩死自己。」換句話說,根本沒有選擇,只可以死守香港。「日日喊,問自己為何如此可憐。」

金剛於《獎門人》做下把,但最想主持華裔小姐,因為可以講國語。
於《獎門人》做下把,但最想主持華裔小姐,因為可以講國語。

金剛拍《義海豪情》,演技被讚賞。「我喜歡拍喜劇多一點,大家笑,成就感很大。」
拍《義海豪情》,演技被讚賞。「我喜歡拍喜劇多一點,大家笑,成就感很大。」

扮嘢

有因果的。
在台灣,金剛的職業是遊戲節目的嘉賓,最擅長怎樣去玩到好癲好放。在香港,夠用,三番四次被邀請上《獎門人》。最終得到曾志偉賞識。
「意想不到。我的廣東話這麼爛也可以當翡翠台的主持。」
這才是賣點。整個訪問,九成時間,金剛都用流利粵語交談,不好笑。「我是否假扮不懂廣東話?沒有。
「你也懂國語吧。如果我拿住部攝錄機對住你,看你是否一樣流利?在電視節目,一大堆平日不會說的生字,無數個突然出現的變數,我的發音不準確,有什麼出奇?」
金剛說,他很討厭扮嘢。但越說越多,總有一日越說越順,賣點消失。「我從來沒有意圖去學好廣東話,沒有必要。你就當我懶惰吧!」

小朋友時代的金剛,有頭髮。直到初入行,仍然有。「但我從來不是靚仔。」
小朋友時代的金剛,有頭髮。直到初入行,仍然有。「但我從來不是靚仔。」

金剛
與母親的關係已轉好。「她接受了,我覺得她每次來香港探我,內心都是快樂的。」

老二

懶惰,所以不會主動爭取。機會比人多,除了說一句好運,最大理由該是人際網絡優勝。
「我有人群恐懼症。」吓? 金剛說,他不喜歡應酬,不懂得擦鞋。「擦鞋無用。有料到一定有人留意到;無料到,擦鞋擦到最尾,也只可以擦鞋。」 跟曾志偉搵食,可以不應酬?「我一飲酒便睡,在夜場,無人理我。」
情願獨處。「用得太多能量,會好辛苦。開工時,我可以玩到好瘋狂;收工後,唔好搞我。」
現在被大眾誤解,也不痛不癢。「大家喜歡看我是下把,我便落力做一個最好的老二。一個節目,不可能有兩個曾志偉。我負責給嘲弄,有什麼所謂?大家開心,我又不用煩。
「做老大,什麼事都要上身,怎夠做老二舒服?」又是你說做人要有目標。「對,曾志偉的確是我的目標。在現時的階段,我可以想太多嗎?」

金剛與母親的關係已轉好。
與母親的關係已轉好。「她接受了,我覺得她每次來香港探我,內心都是快樂的。」

金剛如果喜歡辣妹,蔡慧欣應該合格,但小儀與張嘉兒就……
如果喜歡辣妹,蔡慧欣應該合格,但小儀與張嘉兒就……

Wild

金剛

金剛在台灣不算什麼紅星,毅然轉來香港搏一搏,不難理解。拋低女朋友,也是人之常情。「我的如意算盤是先過來看看環境,她再過來。不過,總有事情會發生的。」
結果,女朋友沒有過來,金剛回復單身,緋聞無數。「胡蓓蔚說過:『金剛呀,你呢個人,我會好想同你去玩,但唔會想同你去瞓。』我只可以當女人的好朋友,但提供不到絲毫幻想。」
咪講笑啦,做男人有錢有才華有樣有肌肉,當然好。無,懂得講笑搞氣氛也足夠溝女無數。這方面,難不到金剛吧。「我花心?人大了,越來越難愛上一個人。我想結婚,現在找女朋友,要考慮她的年紀、性格、能否跟我的家人相處,很多因素。

「我又喜歡辣妹。但外表wild的,有幾多個的內心是另一回事?可能有吧,我可以自己欺騙自己。」
結果,身邊的辣妹,只會當金剛是知己是阿哥,永遠去不到另一種層次。有得睇無得使,真悲哀。「悲哀?可能是好彩呢?今時今日的女仔,你好難想像他們有什麼盤算……」

結婚遊戲

金剛說,他實在沒有四圍溝女。「係有讚人靚女,講講笑啫,我覺得可以接受。 我連攞人電話號碼都無呀!」
通常是攞facebook,研究一下對方感情狀況,將照片分給好友過目提供評語,才再聯絡。
電話號碼不是必需之物。 都是出於妒忌心。眼見金剛不是霆鋒陳豪古天樂,跟自己咁高咁大,自己千辛萬苦得一件,對方就件件非E即D,難免心存惡念。「算啦,你們喜歡當我是什麼也可以,反正我打算結婚,又不是要出去玩。」
結了婚,其實可以玩得更輕易。說自己一心結婚的,也是。

金剛


本文鏈接:好人呀! 金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