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融入內地的拍劇節奏 馬浚偉多搞作 設小馬工作室

任何定律也存在變數,因應時間環境而變,變幻才是永恆。去年馬浚偉(馬仔)毅然選擇提早與無解約,縱然天空海闊任翱翔,但人畢竟是感情的動物,一下子離開認識了十多年的地方,不習慣是人之常情。馬浚偉現在著重好劇本好角色,只要好劇本,香港哪個電視台找他也考慮! ■撰文:蜜雪兒 攝影:青桐

可人是要適者生存,正如早前在內地拍劇的馬仔,一下子已融入當地的拍劇的節奏。馬浚偉:「完全適應,好似早前拍完的電視劇《建元風雲》到最近的《鴛鴦佩》,我跟劇組所有工作人員很快便熟稔,經常收工後食飯,大家相處好似一家人咁,而且可以有時間休息讀劇本,不用06(凌晨6點)外景再接廠景至半夜,沒有時間給我做運動。在這裡收工後還可去體館打羽毛球做健身,讓我認識了不少新朋友哩。若要說還有甚麼不習慣,只是想煲湯水時,這裡的材料不足,因當地人跟港人的飲食文化不同。就以早前為例,想找南北杏煲馬蹄雪梨水,就找不到南北杏,製過的零食南杏就隨處可買到。」馬仔續說:「每天大清早到化妝間,邊化妝、邊歎杯咖啡,化妝後再站在門外的半露天走廊,呼吸一下晨早清新空氣,人也舒暢,心情特別輕鬆,可以開開心心的展開新的一天工作。」

想演繹徐志摩一生

近年香港藝人大多北望神州,尤其無綫一線藝人如佘詩曼、蔡少芬、林保怡等人,皆往內地發展,身價飆升,豬籠入水,而也有傳聞馬仔賺了不少人仔(人民幣),另邊廂也傳無綫出高價力挽。「錢當然是搵到,但其實我現在反而著重好劇本好角色,如果係好劇本的話,哪個電視台找我,也會考慮。不過娘家始終是娘家,沒有TVB也沒有今日的馬浚偉,只要是好劇本有發揮,娘家仍是我的首選。」說到好劇本好角色,早前不少粉絲在微博,提議馬仔演近代文人魯迅和徐志摩。「這兩位都是我一直喜歡的文人,尤其徐志摩那篇《偶然》,特別喜愛,所以很多年前就有個心願,希望有機會可以演繹這兩個人物的傳奇一生。」

九月新劇參與編劇工作

常言劇本是一劇之本,無論電影或電視劇,有好的劇本便成功了一半。當了19年演員的馬仔不諱言,在他的演藝生命裡,喜愛演員這個位置不在話下,其實還有編劇和導演也是其愛。「九月中接了部電視劇,將會在深圳開拍,我還會參與編劇的工作,故事大綱已有,是講述一個單親媽媽的經歷,集親情愛情溫情,以宣揚大愛為主題的劇本。」

至於做導演的計劃,馬仔胸有成竹地說:「凡事一步一步來,不能操之過急,過猶不及,先專心搞好這部劇本,或許下部劇大家會看到的。」
設14席煞科宴感謝全劇組

說真的每個人打從心底裡都有一個情意結,只是那個是怎樣的結,因人而異,好像馬仔般因當年參加第一屆先鋒歌唱比賽取得冠軍,從而進入演藝圈,再加入無綫拍劇,到現在成為家傳戶曉的無綫當紅小生,表演事業如日方中,但據悉他對於出碟唱歌,至今仍是念念不忘。馬仔笑說:「你真的好記性,冇錯,唱歌是我初入娛樂圈的基石,我對唱歌是不離不棄的,年尾我會成立小馬工作室,會計劃出碟,故這月來除了搞劇本,還會去北京上海開會籌備。」

日前《鴛鴦佩》已殺青,但馬仔稱很捨不得劇組眾人,「導演黃家輝真的好有效率,雖然凡事追求完美,但快而準,再加上燈光師源哥跟攝影師團隊的努力,在眾志成城底下,才有此成績,所以好喜歡這個組,拍得好爽,是一個不錯的夢幻組合。」在殺青的當晚,馬仔自掏腰包筵開十席宴請幕前幕後「擦」餐勁,據知在拍《建元風雲》的時候,殺青宴更多達十四席,令眾工作人員吃得開心之餘,更笑指馬仔開創先例,因很少演員會這樣做。

可是眾口悠悠,蜚短流長,凡事兩面看,有人說好自然有人唱反調,難道不怕流言?談到此事,馬仔忽地變得嚴肅說:「其實在TVB這麼多年,我的心態是每次煞科我都會請食飯,不過工作人員沒這個劇組的統一和人多,所以在香港五六圍已經夠,其實請他們食一餐飯沒甚麼原因,最簡單一個原因是想多謝他們一聲,因為實在要完成一個劇集,要有很多工作人員,有些甚至乎由始至終沒見過面,但其實他們每天都在默默工作中,說實在我自己在這個社會工作也是從低層做起,慢慢捱出來,我何嘗不是希望人家記得我,不是一餐飯的問題,而是一份心意的問題,你要請都要我肯來至得,我覺得這是我往後都會做落去,我很想給他們知道每一個人的付出,都會有人知道,這種團隊精神我會繼續保持下去,當然不是這樣做就代表是好,每個人都有他的處事方法,不過,我希望反正大家既然有緣相聚幾個月,請他們食餐飯,既然負擔得起,我好樂意。」俗語說「請酒易,請客難」,不是跟主人家的情面,何須花心神應酬,寧吃開眉粥也不吃愁眉飯,大夥兒在同心合力完成一件工作後,可以盡情開懷暢飲,實一樂事也。像這樣子的歡樂氣氛,其實在每一個慶功宴上,是經常可看到的。

馬仔與內地新演員唐菱演對手戲。
馬仔與內地新演員唐菱演對手戲。

重親情 珍惜與家人相處機會

雖云性格決定命運,命運主宰人生。但懂得懸崖勒馬,敢言連命運也可以改變,那當然要堅持地付出努力,光說是不行的。認識馬仔十多年,初時總覺得這男孩陽光是有的,怎的陽光背後卻隱透陰霾,後來才得知他家裡有事,媽媽患重病廿多年了,怪不得即使在人前歡笑時,仍帶點淡淡的憂鬱。「六歲的時候已跟著家人陪媽媽進出醫院,十四歲已開始出來打工,每天放學後去雪糕店賣雪糕賺錢養家,很早便懂事懂怎樣也得照顧家裡,甚麼年少輕狂不可能在我身上發生,可能是潮州人的關係,我覺得除了爸爸外,我就是家裡唯一的男人,要肩負起保護家人的責任,因為爸爸是巴士司機,早出晚歸很辛苦,所以雖然在屋長大,我沒有學壞就是這個原因。我們五姊弟妹自小已很團結,跟爸爸感情很要好,一家人好溫馨,只要我在香港,我們就一定會和爸爸飲茶食飯。其實從小開始,我們就很珍惜一家人相處的每一刻。」馬仔說。

走出抑鬱症關愛大眾

命運很會作弄人,有些人從來不懂珍惜,但未嘗過失去的滋味,相反愈是愈珍惜,卻在你不為意的時候,殺你個措手不及。1999年某天正當馬仔在出席一個活動時,家人急電他往醫院,那天早上媽媽就離開了他。

樹欲靜而風不息,子欲養而親不在。正是當年馬仔的心情,因當時馬仔在事業上剛有點成績,買了新居正在裝修,且希望媽媽住得舒適,特別安裝合適的設備,新屋還未入伙,女主人未曾享用就撒手人寰。「那年媽媽才48歲,還很年青,就這樣走了,那時萬般捨不得她走,心情差勁,工作完自閉在新屋裡對著牆壁發呆。因顏色是媽媽選的,看著想著,連續三年這樣,我可說是現在大家所說的宅男,其後有次因心臟有事看醫生,才驚覺患上抑鬱症,驀地醒過來不可以再這樣子活下去,再加上身邊好朋友的開解,媽媽在另一個國度,看到自己的孩子那樣頹廢,一定不會開心。所以決定解放自己,甚麼聚會也出現,人也開朗多了。」

過去縱使多難過也要度過,若是只管不斷地自怨自艾,到老一場空而已。想救人也得要那人肯被救,自救是最首要。看今是而昨非,人應活在當下。看今天的馬仔在剛拍完的《鴛鴦佩》一人分飾兩角,要忠有忠要奸有奸,演技揮灑自如,文武雙全。既開公司,可一展鴻圖,運籌帷幄,能不說命運是可以掌握自己的手裡嗎?

馬浚偉計劃在內地設工作室。
馬浚偉計劃在內地設工作室。


本文鏈接:已融入內地的拍劇節奏 馬浚偉多搞作 設小馬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