愈美麗的東西 我愈不可碰 阮兆祥

忽然1周 第846期

留言集

愈美麗的東西 我愈不可碰 阮兆祥

2011年10月14日

對四十四歲的阮兆祥來說,剛過去的重陽節,很早已不是一個只代表放假的尋常日子。這兩年的春秋二祭,還加入新的行程,新的人和事。
「上年,有個認識多年的好友突然過身,有一段時間,好唔開心。但我們一班朋友十幾人,蔡一智都是其中之一,依家會約好在其生忌、死忌,一齊出去飲茶先,然後就去『探』他。
「大家幫他買衫、買鞋,一邊摺金銀一邊傾吓偈,好開心㗎!」眼前人的確在笑,還告訴我,他剛買了架七人車開工,那由別人代出的車牌號碼,竟巧合地是好友的生忌。是命吧,就如他在十七歲喪父,比多數人更早經歷生死。
「我很早便接受了人會死亡這個事實,但爸爸過身後,覺得比較可惜的是,自己沒有機會可以報答他,那種感受是最深的……」人間管不了天堂,世事原也不由人。
「以前都會好想再出碟,依家就唔再諗嘞。嗱,當然凡事都要盡力,但如果你已盡了一百二十分的努力去做,那結果就交給上天,或者其他人去決定。唔知點解呢?我開始覺得做人不要太強求,不要有太多無謂的壓力……」
提提你。阮兆祥的故事不像《荃加福祿壽探案》,若閣下只想輕輕鬆鬆笑一場,請直接跳過以下的四版專訪。或者,選擇看相。

阮兆祥

先走,是為了重聚

訪問當天的第一個話題,是「人生目標」。不是預設的題目,是阮兆祥有感而發。懂說笑的人,從來更懂得思考。也難怪,我們的高官多只會黑面。
「最近,我開始諗,香港人的一生目標是甚麼呢?好像現在的樓,好少少的,都賣四百至五百萬!當你買間普通點的,都至少要二百萬,俾三成首期,即是要攞六十萬出來,而普通一個打工仔只是賺萬幾蚊一個月咋!
「我就當你賺二萬幾蚊一個月,每個月可以儲一萬已經好好。但儲六十萬首期,也要儲五、六年,但到時樓價又會升。哈哈哈哈!咁不如算啦!
「如果你每個月都要用一大筆收入去供樓,生活就會好大壓力。所以,我開始覺得要對自己好一點,做人除了求溫飽,仲應該諗吓點樣去令自己開心!以前覺得要死慳死抵去買樓,再樓換樓,但依家無諗咯。我情願嘥多些錢去租屋,最近就搬了入新界,現在每朝起身望出窗外,都笑㗎!因為環境和空氣都好了,好舒服。
「其實,我九七時都買過樓,變負資產,最後賣了。依家不想再供,可能未供完,我就死呢。樓,帶不走的。」
近幾年,看着身邊的前輩、好友一個個離去,阮兆祥自言睇化了,人總要學習跟死亡「共處」。
「去年看着朋友突然離去,當然唔捨得,但我們一班人的想法是,他其實去了另一個世界!就好像籮記、阿梅、 Leslie走的時候,大家都好唔開心,不過他們也只是先去了另一個國度,視察一下環境, check下哪裏有好嘢食,哪裏有好嘢玩,然後我們去到,他們就會話:『等你好耐!哪裏正呀,一齊去玩啦!』
「我們幸福一點囉。有朋友做晒所有的 research……」

阮兆祥

阮兆祥

爸爸,時光可以倒流嗎?

面對好友離世,阮兆祥可以嘗試看開,跟一班朋友互相扶持。惟有父親的早逝,是他心中永遠的痛。阮父當警察,跟兒子一樣愛唱歌,可是他看不到《荃加福祿壽》在會展開演唱會,也等不到兒孫滿堂的日子。多少年了?那個無處報親恩的兒子,每說起父親,依然紅了雙眼,放不下,忘不了。
「直到今時今日,我仍然會諗,點解自己唔可以早點出來工作?那就算爸爸早過身,也可以早點報答他。」事實上,當事人早在十五歲已開始在酒廊做兼職歌手,也不算晚吧?
「不過,如果我十五歲就好似霆鋒這麼犀利,那十六歲都應該可以請爸爸去歐洲玩吓呀!在上年的演唱會上,自己都講過:『我最想的是,爸爸可以見到我今日的成就,為我而驕傲!』
「點解?點解時光唔可以倒流呢?如果我可以將昨日的爸爸,帶到我今日這個年代就好!最痛心的是,開騷前,媽咪同我講:『如果呢一刻,爹哋在身邊,同我一齊睇住你的成就,咁幾好呢!』
「其實媽咪每一次見到我演出,都好 proud of我,但當她講這些說話,我又……唉!但自己控制唔到,這永遠是一個遺憾。
「世事就是如此,只有盡力而為。好似我們做喜劇的,唔同做正劇的演員,要不斷創作。即是一個靚仔去做戲,他今日着恤衫,明日着 T恤,嘩!都是一個靚仔吖!你唔會話:『有無搞錯呀?又咁靚仔!』你唔會詐型㗎。
「但如果我講同一個爛 gag,講第一次時,你會笑;講第二次時,你會話聽過;講第三次時,你直情會覺得我無料到啦!
「所以,呢條路是艱苦的,但也是開心的路。依家在 TVB入面,講爛 gag,我應該是『王』嚟㗎!呢期除了『 Chok王』,我就是『爛 gag王』!
「我會不斷諗,不斷講。是很攰的,但很多人覺得我好好笑。見到人笑,我就最開心!」

阮兆祥從音樂節目主持,到《歡樂今宵》的扮嘢高手,然後 07年憑《溏心風暴》的「舅父波」一角,得到「最佳男配角獎」,攀上高峰。今年,是《荃加福祿壽探案》的男主角之一,娛樂圈確是一場持久戰。
從音樂節目主持,到《歡樂今宵》的扮嘢高手,然後 07年憑《溏心風暴》的「舅父波」一角,得到「最佳男配角獎」,攀上高峰。今年,是《荃加福祿壽探案》的男主角之一,娛樂圈確是一場持久戰。

阮兆祥與現已嫁作「金利來」新抱的黎瑞恩,曾是圈中不公開的戀人。今天,他不欲再提往事,只說:「我覺得自己依家是一個好男人,會令身邊的人開心。但在廿多歲時,卻常會傷害人。」《蘋果日報》圖片
與現已嫁作「金利來」新抱的黎瑞恩,曾是圈中不公開的戀人。今天,他不欲再提往事,只說:「我覺得自己依家是一個好男人,會令身邊的人開心。但在廿多歲時,卻常會傷害人。」《蘋果日報》圖片

阮兆祥父當差,最愛新馬師曾,常帶兒子到大笪地食東風螺買卡式帶。「其實爸爸都想當歌手,但為屋企,先決定做一份穩定工作。」
阮父當差,最愛新馬師曾,常帶兒子到大笪地食東風螺買卡式帶。「其實爸爸都想當歌手,但為屋企,先決定做一份穩定工作。」

生仔?怕不能長相見?

阮兆祥

努力總會有回報。阮兆祥的工作已排到明年六月。除了二月會在紅館搞《荃加福祿壽 PartⅡ》演唱會,還可能推出主題 EP。雖然不是夢想的個人大碟,但事業有成,毋庸置疑。也是時候,成家立室吧?畢竟,阮媽媽只有一女一子。
「媽咪好好,無催我。自己知自己事,四十幾歲嘞!依家先結婚生仔?我怕唔知幾時有事,睇唔到個仔大學畢業。」最怕歷史重演?但總不是每個人也如阮父般中年得病,我們是否可以樂觀一點?
「不是每個人都會,但大部分也是這樣。哈哈哈哈!唔知點講,總之未做完手頭上的工作,仲要衝要搏!
「『福祿壽』呢個組合,我諗住做好多年㗎!要做另一隊『溫拿』,哈哈哈!其實我想做『 SMAP』,大家有唔同範疇的工作,但每年又會一齊做新的 project。好難得大家有 chemistry,又培養了默契,而且自己已經唔當祖藍同思捷是同事,直情好似家人!
「我和祖藍去雲頂登台,屋企兩老都會跟埋去玩。我們工作時,她們就自己去 happy。大時大節,兩家人仲會一齊食飯。
「其實,我依家的生活好簡單。不用工作時,就會陪吓屋企人,放吓狗。如果有時間,叫埋朋友上屋企食吓飯呀!已經好開心。因為身邊那班最好的朋友,都識了很久,我們現在有個共識,就是見到就見!只要有時間,點都見吓啦。
「可能依家比較年紀『輕』呢。哈哈哈哈!所以開始會變……」

阮兆祥好友遍天下,蔡一智便是多年深交,去年替其演唱會做嘉賓。而國際影后張曼玉和被傳麻煩的梅小惠,也在其好友之列。「我叫 Maggie做家姐,但不會煩她,她有空回港吃飯,就敍吓開心吓。梅小惠麻煩?我覺㗎,但每個人也有優點缺點。做朋友唔應該計較。」《蘋果日報》圖片
好友遍天下,蔡一智便是多年深交,去年替其演唱會做嘉賓。而國際影后張曼玉和被傳麻煩的梅小惠,也在其好友之列。「我叫 Maggie做家姐,但不會煩她,她有空回港吃飯,就敍吓開心吓。梅小惠麻煩?我覺㗎,但每個人也有優點缺點。做朋友唔應該計較。」《蘋果日報》圖片

阮兆祥
跟圈外女友 Crystal拍拖逾十年,不打算結婚生育,平日愛弄狗為樂。「我當牠是人一樣,最近打算養多隻,一個家庭有新成員,有多點生氣。」

EXIT出口

阮兆祥

你可能記得,阮兆祥參加第三屆新秀入行(冠軍是張衞健,阮並沒贏得名次),但未必知道就讀高主教書院的他,曾橫掃學界歌唱比賽,成績不輸給「香港華仁」出身、同年的李克勤。那年頭,他的參賽歌曲是〈 Careless Whisper〉、〈前程錦繡〉等,比現在的「超級巨聲」更愛挑戰高難度。「對我來說,唱歌是一件很認真的事!」
為唱歌,他曾自薦做 DJ,迎合當年 DJ歌手的潮流,出過數張唱片。然而,當年的阮兆祥再瘦,畢竟也不是一副公子模樣的李克勤,歌手生涯靜悄完結。後來加入 TVB,以為可以累積人氣,卻自此洗不去「電視味」。出碟,更遙遙無期。

89年的《我心深處》大碟,看封面那支結他,就知道阮兆祥從來都是走實力派路線。
89年的《我心深處》大碟,看封面那支結他,就知道阮兆祥從來都是走實力派路線。

「我好少會唔開心,但有時都需要有出口。講真,如果將所有唔開心都放在心裏面,睇吓幾時會爆啫!咁自己放一放氣,是否好一點呢?」
已不記得從何時開始,他每年都會到中文大學的歌唱比賽擔任表演嘉賓。「我好鍾意去大學唱歌,每一次都會好認真去準備,真的唱歌,不是搞笑。只要我拎支結他出嚟!一班大學生已經好興奮,他們估不到祥仔真的懂音樂。每一年,我都好期待呢刻……」
忘了說,阮兆祥唸中五那一年,申請了十八間加拿大的學校,結果被十七間學校取錄。只是,父親沒多久便過世,他唸完中七,入行養家。
還好。不是每個人生的遺憾,都會直到永遠。

撰文:李綺雯
攝影:陳兆基
協力:李梓軒 
髮型: Eddy Kwong
服裝: RMC


本文鏈接:愈美麗的東西 我愈不可碰 阮兆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