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思捷——“天王杀手”冷面笑将

●扮哥哥扮天王无一难倒他●演配角次次出彩的绿叶王
李思捷———“天王杀手”冷面笑将
稿源:南方都市报
李思捷(中)扮女人扮到想打自己耳光,图为他和王祖藍、阮兆祥扮W ondergirls组合。

李思捷(中)扮女人扮到想打自己耳光,图为他和王祖藍、阮兆祥扮W ondergirls组合。

李思捷扮舞林至尊郭富城,舞池上吊单杠、晒胸肌,连天王的独特嗓门也扮出神髓

他扮舞林至尊郭富城,舞池上吊单杠、晒胸肌,连天王的独特嗓门也扮出神髓。

李思捷扮劉德華很有型。

扮劉德華很有型。

李思捷与陳豪(左)组成“搞笑孖宝”。

与陳豪(左)组成“搞笑孖宝”。

    南都记者 蔡丽怡 实习生 李若兰 扮嘢节目《荃加福禄寿》热爆全城,王祖藍风骚妩媚到骨子里的女人扮相自然是媒体焦点,而另一笑将李思捷细腻传神的扮嘢大法也为不少观众热论:他扮失婚郑中基,头发挡住半边脸,哭至眼红鼻肿;他扮“牵手门”主角劉德華,紧身白T恤加牛仔裤,有型依旧……他是冷面笑将,却令观众笑到飙泪。

    其实李思捷入行九年多,在TVB演了许多“茄喱啡”、“黐线佬”的小配角,绿叶不逊红花,《秀才遇上兵》、《秀才爱上兵》里的骑呢捕快,近期《秋香怒点唐伯虎》里的风流才子屈机,其搞笑天赋与演技为人称道,只是这位被公认为好戏的人,却从未做过主角。但,他仍然享受工作。这一点,有点像黎耀祥。

    和南方都市报做专访时,李思捷显得好正经、好严肃,他是一个安静而爱沉思的人,毕竟读艺术系出身的他,最大的梦想是做导演,搞笑扮嘢只是他工作的一小部分。

    扮嘢之王李思捷

    扮女人好想打自己两巴掌

    搞笑行业中一直有道难辩的命题:笑将到底应该是天生搞笑的,还是平日笑话不多、出口却一笑倾城的人呢?对某些观众而言,李思捷可能似前者,但他说自己是后者。“到现在我都不觉得自己搞笑,我的很多朋友甚至比我搞笑很多倍。只是我喜欢写作,很多幽默的东西,我想到了,把它写下来,再把它表演出来,如果你叫我临场表演,我不是这种人。”

    李思捷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那种“扮谁像谁”的天分,扮四大天王、扮哥哥、谭校长唱歌,都成为他的一种标志。甚至连搞笑新丁王祖藍,也坦言他更欣赏师兄李思捷扮嘢扮得好细致、捉到神髓。

    李思捷14岁那年,有了卡拉O K,每天放学回家,他的最大娱乐就是抓麦唱K。“我是由小扮嘢到大,因为喜欢谭校长、Leslie(張國榮)、四大天王,很自然地就会观察、模仿他们,一拿起麦,我就唱他们的歌,我就变成他们的声音。其实是有难度的,因为唱好那首歌已经很难了,还要扮得像,就难上加难。但我会每天对着镜子不停练。”少年时代的K歌之王,终于练就一个扮嘢王。

    李思捷说:“我的秘笈就是,你捉到他的某个表情、某一特色,然后把它夸大十倍,那效果就出来了,我记得这是鹏哥(卢海鹏)讲的。”

    对于节目以扮女人出位,他似带自嘲地说:“祖蓝扮女人真的好正点,我没有女人的荷尔蒙,我只是搏一搏,但当我看到自己化完妆后,我想打自己两巴掌,看回电视后,真的受不了,简直是受不了(自己扮女人)!”

    喜剧之王李思捷

    一路走来不容易

    李思捷抱憾自己“从未型过”,在演艺圈一路走来,磕磕碰碰,从未平步青云过。

    从多伦多大学主修美术毕业后,他迷上拍片,拍过一套独立電影《真情流露》,参加“香港独立電影比赛”却遭惨败。失落之际翻开报纸,看到周星驰的《喜剧之王》训练班,斗胆去面试成功,毕业之作扮劉德華,竟获得优秀学员奖,获选拍《喜剧之王》,演一个不可一世的大导演,教片中的“茄喱啡”周星驰做戏,从此走上笑星之路。也曾转型做网络歌手,仅出过一张唱片《dog.com》卖三千多张,和陈冠希、古天樂、張家輝一齐争过新人奖,最后和TV B签了一年歌星合约,一年后歌星梦幻灭,因为他自知从来不是“少女杀手”。

    后来因为扮嘢出色,获得荧屏处男作《美丽在望》,扮演金毛寻回犬狗狗,最终签约TV B做电视艺员,演遍神经兮兮的搞笑小角色,直至台慶“福禄寿”三星的扮嘢演出,才让他声名大噪……

    有人觉得他郁郁不得志,他却觉得自己是幸运男。他解释说:“很多东西都很难猜,我做好了自己的本分,努力了,可能你不会想到出来的成绩会这么好,就像《荃加福禄寿》。我是读幕后的,爱的也是幕后,但是最终做幕前。也是一样的,做幕前是很精彩的事,机会难得,遇到了,就应去尝试一下。”

    李思捷不讳言自己对星爷的仰慕,他尊称周星驰为“周先生”,在他眼中,“周先生真人都很搞笑,他可以很沉默,但是一出声那句就很准,能让人笑,他是那样的人。而我不是,我考入训练班就是想认识他们(周星驰和李力持),由低做起。从入行一直到现在,我永远只有一个问题,就是怎么样去演好戏。”

    艺术青年李思捷

    坚持自己的创作和性格

    认识李思捷的人,大概都是戏迷吧,若然不是煲剧煲出了戏味,大多数人不会留意茄喱啡角色,但李思捷过往做得最多的正是这种或傻呆、或搞笑黐线的角色。他从未担正过一套劇集的男主角,但总会有观众认为他能把配角演成戏中最出彩的一个。

    《秀才遇着兵》里的“莫大毛”,《秀才爱上兵》里的“祝清庭”,是李思捷较早期的出位之作,骑呢捕快的风头不亚于“喜剧怪杰”陳豪,李思捷却认为“秀才系列里的自己太夸张了”,他想要那种看上去正常一点却依然能让人笑得滚地的喜剧效果,今年让他遇上了《秋香怒点唐伯虎》里的屈机,这次他的肢体语言显得收敛,但喜剧爆点更密更准,和陳豪俨然组成一对“搞笑孖宝”,一唱一和,爆肚金句接二连三。

    思捷说:“我和陳豪很合拍,每次度桥都会来一场头脑风暴。其实喜剧最重要的是你要令角色更加有戏味,对我来说,笑料不过是一个配菜,只是一些很表面的东西。”

    无怪乎是艺术系出身,李思捷的言谈之间,总是充满学院派味道。其实他根本就是一个艺术青年。2007年他自编自导自演独立電影《金国民》,虽然投资只有十万,却得到艺术发展局的“影意志”推介参加多个影展,包括美国、柏林、印度等。影片讲述一个坚持自己的创作和性格的人,有人觉得他是天才,有人觉得他是白痴。任性执着如他,第一次实现了自己的导演梦,做了一把自己的男主角。

    现在,他手上已经写了好几套笑片的题材,正在筹划拍摄;《荃加福禄寿》明年或会搬入红馆做贺岁骚,扮嘢三星也可以成为红馆歌手。谁会说执着的人就是白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