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兒:多謝家姐幫我減壓

胡杏兒在家中排行第三,身為孻女的她與兩位家姐感情要好,尤其正攻讀心理輔導博士學位的大家姐,「煲」過不少心靈雞湯給杏兒「飲」,因杏兒入行後不懂面對傳媒而壓力「爆煲」,大家姐總為她排難解紛。

自問細個時候都算刁蠻,面對兩個家姐,都有被蝦感覺,佢哋都會諗,點解多咗我,好多嘢都分薄晒,所以成日都爭,三姊妹都有互相妒嫉㗎!不過我哋大個咗就識諗嘞,大家姐依家讀緊心理輔導博士學位,佢好關心我;而二家姐呢,我哋有一段時間一齊住,但我試過忙到成個月都見唔到佢,佢又會嚟探我班,所以我哋都好close。


胡杏兒在圈中十年,人成長不少,亦多謝家姐的疼錫。


胡杏兒與大家姐胡可兒(右)感情甚佳。

大家姐係風頭躉

大家姐「可兒」嫁咗區議員鄭家舜又生咗三個小朋友,過着幸福生活,我都好羨慕佢;其實,大家姐當年係想選港姐㗎!當年佢讀科大時有「科大陳寶蓮」之稱,喺學校係風頭躉!嗰時我就啱啱讀完書返香港,個人仲比較怕醜,所以我去咗選港姐,大家姐都有唔開心,但佢唔係妒忌我,而係覺得自己想做嘅事又做唔到,大家姐見我入咗行後有同我講,換轉係佢一早就退出!

大家姐講得好啱,入行後面對嘅嘢好多,我精神、心理同生理上都要有好強嘅意志,輿論壓力又大,拍劇又辛苦,有兩個家姐畀我訴苦好好多,有一種親人永遠都喺身邊感覺,幾咁困窘都會紓緩到。

畀人話寸只識喊

入行之初好多嘢唔識,特別唔識面對記者尖銳嘅問題,仲諗……點解會咁樣問我嘅?我完全唔識答一啲唔令自己衰而又可以畀記者交功課嘅答案,咪惟有直問直答。後來又畀人覺得唔識做,初頭有啲唔知點算,一開始就衰幾次,依家就知道傳媒都係做嘢啫。

直至到開始拍劇做主角,有一日冇化妝試造型,記者巡廠話要影相,我話冇化妝唔好影,就畀人話做咗主角就「寸」,當時我feel到記者唔鍾意我,嗰時我唔識諗,返到屋企咪惟有喊囉!仲問自己究竟做錯啲乜嘢?嗰時試過好無助,家姐幫我唔少,至今入行十幾年,撞過板就識嘞……依家識得handle咁大家都舒服啲!

成長印記

由選港姐到入行十多年至今,杏兒的確改變不少,由不懂處理跟傳媒的關係,直至她識得交出一些不難為自己而又可讓記者交功課的答案,從其腦中「轉出來」,印證着她的成長及處事成熟。

筆者接觸早年與現今的杏兒,絕對感受到她頗大的轉變,連杏兒自己都說:「做咗十多年,識得平衡啦!」


本文鏈接:杏兒:多謝家姐幫我減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