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駒法醫串《法證先鋒》

壹週刊 第1133期

好男好女

梁家駒法醫串《法證》

2011年11月24日

在劇集《法證先鋒III》中,有個「肥佬」飾演齒科法醫,雖然出鏡不多,但就好搶戲。原來現實生活中,他是一名真真正正的法醫,他叫梁家駒。

梁家駒的名字雖然普通,但其實他的背景一點也不簡單,他是首位華人齒科法醫、是前律政司司長梁愛詩的契姪仔、家族經營的是有一百五十多年的壽衣公司「梁津煥記」。 背景猛料,拍劇又冇錢收,連續客串三輯,究竟為乜?「我想多啲人認識齒科法醫。」


雖是齒科法醫,工作時要頭腦冷靜,私底下的梁家駒卻性格樂觀,訪問期間不時講笑,亦不介意扮鬼扮馬拍照。

甘草演員

梁家駒很忙,《法》劇出街時,想約他做訪問,他剛好在公幹。回港後,訪問要分兩次做,一次在他的午飯時間,第二次是趕在他開診前的早上完成,訪問出街之時,劇集剛好播完大結局。 三輯的《法證先鋒》,主角都已面目全非,但梁家駒就仍然有得留低,「導演同我講:『梁醫生,你係唯一一個三個season都出現,已經轉晒人㗎啦。』哈哈,即係我已經做咗甘草演員。」除了幕前演出,梁家駒亦有份參與編劇的工作,「啲人會問拍嘢同真實有冇分別?當然係有少少戲劇化咗,但編劇部同事好認真,我哋一齊做好多資料搜集。」其實○三年沙士後的婦女節目《都市閒情》,才是他在無綫的處男演出,節目中他教煮餸,「嗰次之後青姐(梅小青)問我:『梁醫生,有冇興趣幕前演出呀?』我話試吓啦。」


他先在《法證II》與佘詩曼、鄭嘉穎和林文龍(右圖 )合作,又在剛播完的《法證III》飾演張可頤的師父。

面對傳媒,梁家駒駕輕就熟,事關每逢有大案,他都會以專業知識去講解,《警訊》是他拍得最多的節目,但拍劇卻是另一回事,「初頭真係以為好簡單,點知原來咁難拍,譬如要講好多句說話,忽然間食螺絲NG,全組人要嚟多次,壓力好大,我要一句一句咁讀,然後剪接。有次我要望演員講對白,演員就攞張貓紙喺鏡頭後,我就扮望住個演員,其實係望住張貓紙。」除了客串拍劇,他亦上過不少無綫節目,如《兄弟幫》、《正識第一》,不過原來梁家駒最想拍的是飲食旅遊節目,「我個樣似阿韜嘛,又鍾意食嘢,哈哈,但個個都以為我講笑囉,如果有人叫我,即刻飯應!」

無綫出名人工奀,酬勞點計?他說:「淨係《正識第一》有封利是當車馬費,又送咗TVbuddy公仔俾我,我冇乜所謂。我覺得有需要向大眾解釋乜嘢叫法庭科學,既然有一個咁好嘅平台,可以做到教育大眾,我好樂意去做呢樣嘢。」

國際舞台

為了令大眾對齒科法醫有更深認知,他經常到本地中、小學及大學講talk,亦會受邀到海外教書。牙齒、指模、DNA是國際公認辨認死者的三種方法,在澳洲墨爾本考獲齒科法醫專業資格,但他並沒有加入政府的法證事務部,「我唔係政府人員,唔係受政府人工去做齒科法醫。」

齒科法醫似乎仍不被香港政府重視,是以梁家駒所參與的海外工作,如南亞海嘯、峇里島爆炸案等,都並非受香港政府委託,他坦言最初確實有不開心,但現在懂得放輕鬆,「香港政府唔明白唔緊要,我字眼要小心啲,唔可以話香港政府係『井底之蛙』呢個詞語,哈哈。好多年前已經睇通睇化㗎啦,我教我嘅徒弟、學生幫到人就得,唔好計較任何嘢。」再者,他現在的位置已經超出香港範圍,跳進國際組織,「喺各人嘅認知,中國人齒科法醫,第一個就知道係梁家駒,無論遠至國際刑警、國際紅十字會,我冇諗過可以坐喺呢啲組織入面嘅委員會去俾一啲advice。」


家族從事殯儀行業已有一百五十多年,雖然他不是指定繼承人,但有空仍會回店幫手。


梁家駒(後右一)和大哥梁家強(後左二),與契姑姐梁愛詩(前右三)、香港殯儀館創辦人蕭明的太太(前右二)和前警隊一哥李君夏(前左二)在○六年梁家新居入伙時合照。


他除了是齒科法醫,亦是執業牙醫。

阿嫲話事

梁家駒在一個傳統的家庭長大,他的爺爺、父親分別在他兩歲及廿二歲時過身,嫲嫲梁伍少梅便成家中的最高領導人,他當上齒科法醫,有部分是受嫲嫲影響,「細個已經安排好,家族生意由阿哥(梁家強)繼承,家姐做律師,阿嫲想我做醫生,一啲做警察嘅uncle問我知唔知法醫入面有齒科法醫,我做吓資料搜集,發覺原來幾interesting。」碰巧港大牙醫學院有個齒科法醫小組,所以梁家駒就決定選讀,「畢業後自己過咗澳洲讀齒科法醫。」

由於嫲嫲是生意人,加上是保良局第一代女總理,因此梁家駒自小認識不少城中的達官貴人,「嫲嫲喺律師樓見到梁愛詩,覺得佢乖巧聰明,於是收佢做契女。」雖然梁伍少梅人緣甚好,但對自己的孫仔孫女就管教嚴厲,就算當梁家駒大學畢業,擁有自己的社交圈子,仍然要每晚十時半前回家,否則冇門口入。當時仍是單身的梁家駒,多次因為嫲嫲與女友分手,「好多都頂唔順我屋企人囉,尤其是喺外國讀書返嚟嘅女仔,佢哋覺得成三十歲仔都咁怕屋企,梗係會擔心。」當然,最終他都能成家立室,還一再強調:「我屋企好幸福。」


○二年十月峇里島爆炸,梁家駒遠赴當地協助死者家屬認屍,驚覺人是很脆弱。


二十歲的他與嫲嫲合照,當年的車牌沿用至今。


六歲的梁家駒(中)與嫲嫲(左三)、姐姐淑莊(後)及哥哥家強(右一)與親友在跑馬地祖屋的花園合照。


梁氏家族每年都會在店內食開年飯。


本文鏈接:梁家駒法醫串《法證先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