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祖藍做笑匠:唔怕被淘汰

被定型為笑匠的王祖藍,對於劇集《荃加福祿壽探案》被批不好笑,他坦言有壓力,並慨嘆笑匠比悲情大師生命短暫,更要與時間及資訊競賽才能博取觀眾歡心,是要無時無刻瞓身的終身使命。

口述:王祖藍 筆錄:影視組

初初做《荃加福祿壽》時只當自己爛命一條,之後到每個人都對福祿壽有期望,覺得一定要好笑時,我開始發現自己有不足,老實說,我也覺得自己不好笑!很有趣,當每人都走過來稱讚你,即使聖人也容易忘記謙卑,然後忽視了要聽取別人意見……從前我甚麼都不是的時候,我只知道要搏老命去博觀眾笑;但到了現在,我卻先假設自己已經很好笑才出場,這樣實在有點本末倒置,我希望能還原基本步,找回從前積極瞓身博大眾一笑的自己。

最易過保鮮期限

花無百日紅,笑匠更是如此,悲劇可以看到六十歲,但喜劇卻幾年便換掉一個潮流,笑匠是最容易「過掉保鮮期限」的職業;我不怕遭任何人代替或淘汰,我只害怕會忘記笑匠是要用誠意去感動人。我不敢用「笑匠」形容自己,但既然我選擇了搞笑,我也確實有我的壓力,我時刻要提醒自己與時間、資訊及觀眾期望等變數競爭。

回顧《福祿壽》這個劇,我覺得最大問題是平均數天便要完成一集,相比當年用一個星期時間準備《福祿壽》綜藝節目,明顯準備時間不足;而且劇集比綜藝節目要複雜,按理來說應該用更多時間準備……所以若將來還有機會拍《福祿壽》劇集,我希望能用更多時間及心機去

度橋。(全文完)

後記:捱眼瞓關懷身邊人

這趟專訪個多月前已完成,原本想等祖藍在外國見完家長後才推出,豈料劈頭換來第一句是:「我以後封口唔講李亞男。」綜合五日專訪,祖藍是愛平淡又對演藝事業充滿熱誠;但他很「缺眠」:「呢度確實令我好想瞓。」感人的是他情願不睡也通宵安慰友人,筆者亦曾是受惠者。

為博觀眾歡心,祖藍慨嘆要與時間及資訊競賽。

為博觀眾歡心,祖藍慨嘆要與時間及資訊競賽。

祖藍(右起)、李思捷、陳茵媺和阮兆祥合作《荃加福祿壽探案》。

祖藍(右起)、李思捷、陳茵媺和阮兆祥合作《荃加福祿壽探案》。

祖藍做笑匠:唔怕被淘汰


本文鏈接:王祖藍做笑匠:唔怕被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