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芸慧何傲兒王君馨共同進蛻

苟芸慧、王君馨與何傲兒同是選美出身的靚女,三人看似鬼妹仔性格,但處身複雜多變的娛圈,要適應絕不容易。縱使工作上遇到壓力,她們都懂得自我調節情緒,努力蛻變,令三位年紀輕輕的小妮子加速成長,思想愈趨成熟。

「苟」而久之 習慣性感

唔少人都覺得我已入行一段日子,其實自○九年參選國際中華小姐,只係短短兩年時間,雖然過程辛苦,但好充實。由多倫多返港發展,起初好多嘢都唔習慣,香港節奏太急速喇!工作人員成日同我講:「唔好急、唔使趕,但最緊要快!」初時我真係好唔慣,後嚟明白好多嘢都要時間適應。坦白講,直至依家我未曾喺工作上喊過,反而試過掛住家人而喊。其實壓力係自己畀自己,我唔想情緒唔好,咁樣連身邊嘅人都會受影響!

苟芸慧笑言香港節奏急速,工作時最常聽的一句是:「唔好急、唔使趕,但最緊要快!」

苟芸慧笑言香港節奏急速,工作時最常聽的一句是:「唔好急、唔使趕,但最緊要快!」

「冇以前咁天真」

兩年嚟,我改變咗唔少,冇以前咁天真。之前我同人講嘢好直,原來香港唔可以用呢個溝通方法。好彩我喺呢個圈都識到唔少傾到心事嘅朋友,好似李亞男、鍾嘉欣。李亞男係一個好好嘅聆聽者,她好守得秘密。鍾嘉欣就好直,不過我知佢係為我好。

何傲兒認為專業的演員不會戲假情真。

何傲兒認為專業的演員不會戲假情真。

憧憬愛情的王君馨,曾戀上跳拉丁舞拍檔。

憧憬愛情的王君馨,曾戀上跳拉丁舞拍檔。

好多人留意我嘅身材,初時真係好唔舒服,好怕醜,但慢慢覺得咁樣都係突出優點。依家我已習慣着tube dress、低胸衫,如果工作合理需要性感,我唔介意。同埋經常被人話我肥,唔開心一定有,但人哋講嘅又係事實喎!自己只好努力補救,希望可以將身體調理好啲。呢一行個個都睇外表先,我明白嘅。

王君馨與何傲兒學懂放鬆,將壓力變成推動力。

苟芸慧除了拍劇外,更曾參與多套電影,圖為《勁抽福祿壽》劇照。

何傲兒的螢幕初吻獻給陳智燊。

「傲」氣本能 不哭人前

我拍劇經驗尚淺,最近都獻出咗多個第一次,包括第一次拍古裝劇《紫禁驚雷》,我要演繹一個打得嘅女仔,所以拍攝前都去楊盼盼嗰度惡補幾堂耍劍。另外就係我喺《誰家灶頭無煙火》獻出螢幕初吻畀Jason(陳智燊),而且唔係蜻蜓點水式錫法,因為大家都冇經驗,所以都拍咗十個take。好多朋友問我會唔會同拍檔戲假情真,其實大家都好專業,拍攝時當然愛大家,但我拍完呢啲場口會同拍檔保持距離,驚自己抽離唔到。

苟芸慧認為若為選美而整容,對賽事不公平。

苟芸慧認為若為選美而整容,對賽事不公平。

何傲兒與王君馨因合作拍劇而成好友。

何傲兒與王君馨因合作拍劇而成好友。

「唔想做花瓶」

由於我係新人,一定有壓力。試過要拍一場喊戲,事前雖然已培養感情,但最後竟然喊唔出,嗰種感覺原來好唔開心!返屋企後,我先忍唔住喊咗出嚟。嗰次喊係嬲自己,不過我選擇唔同屋企人講,唔想佢哋見到我呢一面。

選港姐至今已入行三年,我覺得自己急速成長,雖然選美出身,但我真係唔想做花瓶。呢一行冇實力遲早都倒退,所以我有學戲、學唱歌增值。諗番起選美時傳媒焦點放喺我屋企人,報道誇大話我屋企好富有,但其實只係小康之家。好彩家人好支持我喺呢行發展,令我可專心工作。縱使依家廿二歲,但我覺得自己比以前更加成熟、主動同埋健談。

「馨」而易舉 愛上拍檔

入行三年,好幸運有機會參與好多劇集,演繹唔同角色,亦因為《舞動奇跡》令更多人認識我。眾所周知我性格鬼妹仔,自小喺紐約居住,廣東話講得唔太好,每次演戲講對白,我都不禁有好多表情。拍劇時顧對白又要顧表情,一時拿捏唔到,就演得唔夠自然。我試過好失落,畀自己好大壓力,亦因太過用力說話,額頭同嘴邊留下唔少坑紋。老實講,曾經有美容醫生建議我打botox,但我唔想,因我知如果真係打咗,之後一定要成日打,我唔想五年後面部硬繃繃!

「有少少抑鬱」

之前拍《紫禁驚雷》,我要飾演一名奸妃,不斷害人。拍時太投入,引致有少少抑鬱,唔明點解個角色要咁樣害人?之後有唔少前輩教我要麻醉自己「呢個奸人就係我」。講真,嗰時我性格完全同真實相反。以前有的士司機兜路,我會唔出聲,但嗰時有司機兜路,我忍唔住出口鬧佢,事後我同自己講一定要抽離角色!

其實我好希望拍感情戲,拍咗好多劇,都未試過同對手有感情線。過往我只談過一次戀愛,所以希望透過角色再嘗拍拖滋味。問我怕唔怕愛上對手?哈哈,未知喎!反而我試過跳舞時愛上舞伴,特別跳拉丁舞,因為對方好照顧我,我亦好信任佢,有一刻幻想將整個人交畀對方。

女人愛美 不抗拒整容

愛美是人的天性,王君馨、苟芸慧及何傲兒都是選美出身,三女對於自己外貌都非常滿意。現時不少女星都被指整容,她們對此都有不同看法。王君馨坦言不介意別人整容,但覺得整容的人,一定要接受有後遺症,不要到頭來後悔。何傲兒亦不反對別人整容,皆因女為悅己者容,每一個人都不是十全十美,但自己仍後生,沒需要。

苟芸慧則認為藝人樣貌很重要,若為增強自信,不反對別人整容,但若為選美而整容,她就覺得有點不公平。


本文鏈接:苟芸慧何傲兒王君馨共同進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