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天華╳黃宗澤專訪 走鋼綫的人

撰文:鄺素媚
欄名:星閃閃

一套《學警狙擊》電視劇,竟可衍生了兩齣電影加一套《潛行狙擊》作其前後傳、外篇,陪觀眾度過三四個年頭,都算是香港電視史上一頁奇葩。

謝天華連續於兩部以「Laughing 哥」之名而拍的電影擔正,羨煞一眾小生,足以彌補跟視帝寶座失諸交臂的失落;於《Laughing Gor 之潛罪犯》也有份孭飛的黃宗澤,則認為享受拍戲過程與獲觀眾讚賞,比得獎來得更實在。

鏡頭前後皆老友鬼鬼的謝天華(Michael)與黃宗澤(Bosco),拍照時一時興起模仿陳振聰與龔如心親暱地合照,轉頭又各自鬥「chok」擺出最有型的甫士來搶鏡,怎料到《潛行狙擊》竟是相識多年的哥兒倆入行以來的首次合作?

「拍《潛行狙擊》前,跟 Bosco 一早相識,是可以傾到偈的好朋友,因有相同話題,也知道演戲時會互相『交嘢』。我們第一日開工拍的第一場戲,是跳拍第 3、4 集,之前大家都未 warm-up,但出奇地好快就夾到默契。我們埋位試了幾次如何演那場戲及講對白,拍一兩次就已 good take。這個開頭開得好好,之後拍的戲份就愈來愈有默契。」謝天華認為演員間的默契是由溝通來建立:「最緊要肯講,互相有新 idea 可互相啟發。」

黃宗澤笑說跟謝天華毋須磨合:「劇本甫在手就好期待跟 Michael 合作,磨合?大家一早攞定把刀出來磨利啦!開兩日工已好清楚對方是甚麼人、有何要求,埋位前跟他商量這場戲該怎拍,大家好快有共識。」

兩人不用拍劇的日子,會盡量找機會相約一起吃火鍋,黃宗澤慨歎當演員的悲哀:「我們私底下好 friend,但好難夾得啱時間一起吃飯,連屋企人都未必約到,何況約朋友?我倆接劇算是比較密,跟他拍完《潛行狙擊》就各自開新劇、各有各忙,不過一見面就會雞啄唔斷,又玩又講笑。」

謝天華分享他們的 men,s talk:「男仔有甚麼好講?不外乎車、酒或公事。如我知他買了 8 箱靚紅酒,就會問他哪支好飲。講 fashion,我哪夠他專業?」黃宗澤插嘴:「坦白啲啦,我們都會講下女仔嘅,如講近排哪位新人好靚女,其餘多是無聊嘢,閒話家常。」

沒有絕對的對與錯

電影《Laughing Gor 之变節》講謝天華飾演的 Laughing 成了雙重臥底,被警方及黑幫各自指派混入對方陣營,掌握雙方的行動,遊走黑白兩道,完全體會「兩邊不是人」的苦況;到《Laughing Gor 之潛罪犯》,Laughing 的踩鋼綫生涯甚至踩入監獄,最後更無法證明自己的臥底身份,墮進無間地獄。謝天華對臥底這種雙面人的生活及心路歷程,體會殊深。

「其實每個人都是雙面人,工作時面對上司、同事,跟回家後面對心愛的人,面口都會不同。做臥底好無奈,內心很矛盾,有時明知錯的嘢都要做;而現實是,我們有時都會講一些無傷大雅的美麗謊言。」健談的黃宗澤也有感而發:「我回到家都會變成另外一個人,好靜、唔出聲、躲在房間睇戲或做自己喜歡的事。出外工作已不停講嘢,還未講夠?我好喇。」

《潛罪犯》中,「對」與「錯」的界綫很模糊,謝天華希望觀眾能有所反思。「如何看對與錯?每人都有不同的針與尺。世界上沒有一個完美的好人,就算一個多好的人如教宗、喇嘛,是否他們成世人一件錯事都沒有做過?一定有,可能那件錯事的嚴重性不大,但怎說也是一件錯事。相反,壞人都會做好事,人生沒有絕對的錯與對,你所做的『好事』,在別人眼中可能是『壞事』。」

黃宗澤認同:「每個人都有其黑暗面,只是選擇如何及何時表達出來。我做人很簡單,經常選擇先去相信人,不過如果你搵笨過我一次,之後我不會再相信你。」謝天華附和:「我記得有前輩跟我說過,我給你出賣過一次,係你的錯;但我之後仍然相信你,再給你出賣多一次,就係我的錯。」(《Laughing Gor 之潛罪犯》上映日期:12 月29日)

謝天華╳黃宗澤專訪 走鋼綫的人

吳鎮宇演戲有魔力

《潛罪犯》劇情承接《潛行狙擊》結局留下的伏綫,講 Laughing 謀殺跛 Co(黃宗澤飾)罪名成立,判處入獄而認識因販毒被囚的大學教授兼犯罪心理學家霍天任(吳鎮宇飾)。因霍教授擅用冷讀法(cold reading)洞悉他人內心秘密與陰暗面,輕易掌控對方,故跟 Laughing 一樣被警方委派當臥底來套取黑警名單。他一直向 Laughing 灌輸其「黑白融合」的統一管治理想國度理念,令 Laughing 不自覺地信服,卻因此走進被全港警察追捕的死胡同。

無論上齣《Laughing Gor 之变節》飾演正興社大佬座頭,抑或今齣演繹高智慧心理學教授,一武一文,對好戲的吳鎮宇來說均是零難度,他笑說今次當正自己是「革命家」來演,跟他第二次交手的謝天華與黃宗澤異口同聲讚他演技又到新層次。

「我跟他做對手戲、有對白有交流的只得一場,交代了我倆關係之餘,也連貫了劇集與電影的轉合,是他用心理學教我如何從一個監躉,力爭上游做黑社會大佬,他將好深、好有智慧的革命理念,講得很動聽,簡直有種魔力,令跛 Co 及我自己都很自然被他吸引住而用心去聽。」黃宗澤回想當時如像中了魔咒,謝天華則說每場戲都要屏氣凝神跟吳鎮宇對峙:「我相信他有設計過這教授角色,他經驗豐富,好容易 handle,但我跟他拍玩心理戰的場口便好辛苦,他正觸摸我的心理,而我就要諗計如何防備、閃避他捉到我的思路,戲內戲外都像角力。」


本文鏈接:謝天華╳黃宗澤專訪 走鋼綫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