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春•接福 陳敏之

壹週刊 第1150期

豪語錄

迎春•接福 陳敏之

2012年03月22日

大學時代,保健處有位靚女醫生趙夏瀛,男生們沒病都去睇她,所謂「無事夏迎春」也。我便曾為生痱滋掛號,幻想着張開口索吻,聽趙醫生細心解說「口腔潰瘍」……

陳敏之,可能是無綫提名最多次飛躍進步和配角候選的花旦,數月前總算獲獎了,新劇《東西宮略》,夏迎春,注定要搶鍾無艷戲的二幫,距正印一步之遙,頗有點進軍到分水嶺的意味。

迎春•接福 陳敏之

這天,陳敏之打發依依不捨的髮型助手說:「不用擔心我,乖仔啦,唔好蕩失路吖。」很媚很魅,「郭晉安(飾演齊宣王)教我,怎樣討好男人呢?就是當他小朋友來氹。」
正如我後來才知,趙夏瀛原來擅長兒科。

曾貴為小室哲哉徒弟而一事無成,卅三歲,陳敏之自嘲中女,青春有限,年多前患過敏症,臉蛋腫似豬頭,深懂美貌也不可盡靠。夏天迎接春天,本身便是時光倒流式 mission impossible,如何把握事業機遇、鎖定人生幸福?好一門專業如醫生的學問。

這不止奸妃血淚史,其實我們每人每日都在爭寵望得寵。

無用之用

迎春•接福 陳敏之
讀書唔成的女仔又真係會靚啲。

為寫好陳敏之,我請來至權威的西宮娘娘——李香琴,飲茶請教。琴姐曰:「『有事鍾無艷,無事夏迎春』,夏迎春就係勝在無事、唔叻,才得人憐愛。」
陳敏之沙田長大,唸東華三院馮黃鳳婷中學,我讀呂記,連鎖式校舍,成日借啲意過去執排球想識番個隔牆花。陳敏之笑着憶述:「你們成績好,我們就 band 3。不過,讀書唔成的女仔又真係會靚啲。」
無用之用,暑期工,陳敏之在金鐘西武推銷愛馬仕香水。如果說,賣胭脂水粉要年資經驗;香味是主觀的,青春主動即可。再者,女士購化妝品愛聽店員心得,中女 sales較具說服力;香水呢,通常麻甩佬買來送給伴侶,異性相吸,靚樣秒殺。
「好多男顧客過路返轉頭,對眼望住我,明知唔係因為隻香水去買嘅。又做過 Valentino,分佣個個月萬幾,經理勸我轉全職。」
問題是,新界妹初涉世途即日對夜對奢侈品,要夠錢買,任重而道遠,擺在眼前兩條路:一、充實自己做女強人,是為下策;二、識個有錢仔,是為上策。
陳敏之說:「我還是選擇前者,咁多年拍拖都並非公子哥兒。」
但亦無謂蛀書蟲,她選擇應徵《青春》雜誌做模特兒,善用長處,包括長腿。

生意失敗

琴姐曰:「人人想紅,都要慢慢來。我之前是鳳凰女,女姐升了正印,才輪到我專做奸。那時余麗珍包辦東宮娘娘,珍姐丈夫李少芸寫劇本,唔氹得他們開心,怎長做長有?」
未興模, model們比較踏實,有次 casting特別大陣仗,到最後階段才知是日本樂壇教父小室哲哉來港揀蟀,陳敏之入選成為徒弟。
與安室奈美惠同枱食飯、夏威夷錄音、在演唱會獲介紹出場……然後,一年之間公司關門,合約轉手給無綫。
「比起小室的事業挫折,我算什麼呢?初入電視城怕被睇唔起,原來根本無人記得。 TVB乜人都有,吃回頭草、十幾年等運到不在少數,練到我實淨晒。哈,幾得意,咁後生就試過生意失敗咁。」
陳敏之音節鏗鏘,聲母 N與 L、韻尾 n與 ng一清二楚,難以相信發自她自嘲讀書唔成之口。換轉我,大學整整一學期修過粵音正讀,咁又點?應付完考試,識得分卻講不好,這是學院派與應用派之別。
「我做過 sales,自恃口才了得,但懶音多,想做司儀便要苦練,唔好再俾人笑,一放 break就搵王祖藍或者敖嘉年教我。」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迎春•接福 陳敏之
與小室哲哉,現只剩下一個 email address,已無聯絡。

迎春•接福 陳敏之
得獎哭得死去活來,頒獎的黃日華則已蟬過別枝。

迎春•接福 陳敏之
對住陳法拉,「演戲時,我一定要覺得自己靚過佢好多好多。」

唐宣王

琴姐曰:「我演邪牌幾十年,從不賣弄性感,時代亦未容許。靠性感做不得長久,那並非演技。」
去年,陳敏之《怒火街頭》一幕赤裸狂奔,全城熱話。實情是,正面披毛巾乃本尊,滑滑玉背另有其人。
——早知用替身都咁爆,何不打真軍?
「那已是我底線,怕將來後悔。要贏收視率,嗰集贏晒了;講演員本份,我憑它攞了女配角獎,做人不能太野心。甚至懷疑,如果真裸,場戲接着講我死,觀眾未必會咁同情。」
Good girl的尺度,比廣播條例更嚴格——之但係,那位「影後」豈不更無名英雄?
「她是專業替身收足錢做事,唔使拋頭露面,總之每人有自己價值觀。」
在陳氏價值觀裡,夏迎春絕非反派。「根本齊宣王一開始便愛夏迎春,他對感情應該忠誠。你說『有事鍾無艷』,做到皇帝,有事可以靠自己靠大臣,點解要靠女人?」

回春

琴姐曰:「敏之難演呀!余麗珍扮鍾無艷,真實年齡大我近廿歲,兼且搽黑晒半邊臉,我係主上都偏心西宮啦。」
對,由鄭秀文到陳法拉,醜妝愈變愈象徵式,似個 punk look多些,陳敏之笑道:「我又大過法拉呢。
「其實我性格適合演鍾無艷,但主角一早定了是法拉,問點解,好多嘢無得解嘅,再問無得撈。」
青春不等人,去年便曾患病臉腫,又因古裝頭飾太重而頸椎勞損——靠樣搵食,理應「工傷」休假?
「手停口停有無得解?俾開屋企人家亦唔想收番。」
陳敏之最想儲夠錢,買回童年長大的穗禾苑,給媽媽和弟弟住(父已歿)。該早期居屋樓王,位置優勝過現今幾許豪宅,當年賣掉,要追回升幅,難似夸父追日。
——低潮日子,應想過結婚吧?或者說,一紙婚書可縛着男友不會因變樣而變心?
「最感動是他完全不介意,還笑我肥嘟嘟得意。坦白說,我們一直同居,既然有信心,為什麼不等到養好身體、變番晒靚才舉行婚禮?女仔要靚嘛。」
報載,陳敏之現因事業起飛,擱置人生大計。
「的確唔想結住,但心裡有數,幾年內會生 BB。」
咁即係……長揸股票,跌時唔捨得肉酸套現。升緊更無理由放?女人別太叻呀!
「我知我知,『有事鍾無艷,無事夏迎春』,你寧願你的男人有事定無事?梗係無事啦,所以平平凡凡便好,平淡是福。」

迎春•接福 陳敏之
最感動是他完全不介意,還笑我肥嘟嘟得意。

迎春•接福 陳敏之
戴着頸箍開工去。

迎春•接福 陳敏之
腫脹時期照常演出。

迎春•接福 陳敏之
與男友雷先生。

Who’s bad?

琴姐、石堅叔,眾所周知現實生活裡好男好女。並非說正派角色盡皆偽君子,只不過,真帶來困惑。
我想起:陳敏之自愛,死不願赤裸狂奔真身上陣,其實總算有劇情需要呀;她好姊妹陳法拉在《有營煮婦》失驚無神脫剩 bra,方是因為無劇情才有需要吧?
而陳法拉由此幕一戰成名,今天榮登東宮娘娘鍾無艷。

And the whole world has to answer right now, just to tell you once again, who’s bad?
–Michael Jackson《 Bad》

陳法拉在《有營煮婦》失驚無神脫剩 bra

陳法拉在《有營煮婦》失驚無神脫剩 bra

陳法拉在《有營煮婦》失驚無神脫剩 bra

陳敏之自愛,死不願赤裸狂奔真身上陣

陳敏之自愛,死不願赤裸狂奔真身上陣

陳敏之自愛,死不願赤裸狂奔真身上陣

撰文:余家強
攝影:陳家維
協力:林國平
化妝: Jessice Chan
髮型: Van Chan
服裝:吳美美
整理:潘倩兒
鳴謝: Fendi、 Katie Judith@i.t


本文鏈接:迎春•接福 陳敏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