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寶珠肝腸寸斷夜祭亡母

陳寶珠肝腸寸斷夜祭亡母

飽歷喪母之痛的陳寶珠戴孝開騷,完騷後即返大坑舊居夜祭亡母!心力交瘁的她更吩咐愛兒楊天經,代她為養母宮粉紅辦理身後事,據知喪禮定於下月14日在香港殯儀館舉行,並進行火化儀式!

侍母至孝的陳寶珠前晚忍痛完成演出,縱使一夜之間歷盡生離死別,加上開騷的壓力令她身心俱疲,寶珠姐在完騷後依然盡孝道返回大坑舊居,與兒子天經一起夜祭亡母宮粉紅。

楊天經和女友離開殯儀館時,合十致謝。
楊天經和女友離開殯儀館時,合十致謝。

工作人員將宮粉紅的遺體抬出靈車。
工作人員將宮粉紅的遺體抬出靈車。

原名姚是君的宮粉紅,將於下月十三日設靈,十四日出殯。
原名姚是君的宮粉紅,將於下月十三日設靈,十四日出殯。

據知,寶珠姐重臨這個與「母親」一起生活多年的地方不禁觸景傷情,守夜至深宵時分也不肯離開,待昨清晨才返回紅磡都會海逸酒店休息,繼續昨晚的演出!


放大圖片

坐在靈車的楊天經,呆呆望着外婆的遺體,顯得悲痛不已。
坐在靈車的楊天經,呆呆望着外婆的遺體,顯得悲痛不已。

寶珠姐前晚完騷後,即獲全場觀眾拍掌打氣。
寶珠姐前晚完騷後,即獲全場觀眾拍掌打氣。

傷心欲絕的寶珠姐為秉承母親遺志專心餘下演出,便把母親後事的重責交給天經。據知,寶珠姐已選定母親的喪禮於香港殯儀館舉行,下月13日設靈,翌日(14日)舉殯。然而寶珠姐也十分細心,昨日吩咐家人把宮粉紅生前最喜愛的衣服及化妝品送往殯儀館,希望母親可以漂亮地作別人間。

昨晚寶珠姐和妹妹陳寶儀離開酒店往紅館。
昨晚寶珠姐和妹妹陳寶儀離開酒店往紅館。

前晚寶珠姐完騷後返回大坑舊居,與兒子天經一起夜祭亡母宮粉紅。
前晚寶珠姐完騷後返回大坑舊居,與兒子天經一起夜祭亡母宮粉紅。

寶珠姐完騷後離開紅館,而後台發現插有蠟燭。
寶珠姐完騷後離開紅館,而後台發現插有蠟燭。


天經領屍向外婆鞠躬

身負重責的天經亦不敢怠慢,昨午一時許,先往葵涌殮房辦理領屍手續,當他等待外婆的遺體準備出車時,問到是否前晚與母親返舊居執拾遺物?他說:「我哋返去陪吓婆婆啫!」他又表示寶珠姐依然傷心至極,但心情已平復了許多。其後,當工作人員把遺體抬上靈車時,天經走到車後向婆婆作三鞠躬,然後偕女友步上靈車到香港殯儀館與親友會合,期間天經呆呆望着外婆遺體,顯得悲痛不已!

接受訪問時,天經再三表示母親的心情OK,還睡得不錯,只是外婆的逝世事出突然,所以心情仍很沉重,問到喪事是否已辦妥?他說:「仲搞緊!」直到下午四時,天經離開殯儀館乘的士到灣仔胡忠大廈辦理外婆火葬手續,並證實宮粉紅將會進行火葬。


後台插蠟燭招魂引路

此外,寶珠姐前晚完騷後即獲全場觀眾拍掌打氣,謝幕時其忠實粉絲更舉起「影迷公主寶珠姐」的橫額,更擁到台前為她拍掌長達兩分鐘,令她感動不已!後台亦發現插有蠟燭,根據麥玲玲師傅表示,是作招魂引路之用。其後粉絲更在紅館門外列陣等候寶珠姐,她看見如此多人支持亦不禁熱淚盈眶,逐一與粉絲握手。當有粉絲走上前叮囑她保重時竟淚灑當場,要寶珠姐反過來安慰,令場面倍加感人。

而她昨午五時離開酒店前往紅館時,雖然沒有回答記者問題,但有粉絲送上玫瑰花,希望她能繼續「Good Show」!

寶珠姐向影迷揮手致意,多謝眾人關心。
寶珠姐向影迷揮手致意,多謝眾人關心。

母子演出真摯動人

向來敬業樂業的陳寶珠,雖然母親宮粉紅本月24日晚猝逝,卻無損其演出!25日當天,寶珠姐除即時召開記者會交代母親身後事外,晚上演出粵劇折子戲時亦非常順利,演到傷心及流淚處時,情感真摯,情緒未受喪母之痛而牽動。
楊天經(右)全程演出投入,令人讚賞。
楊天經(右)全程演出投入,令人讚賞。

至於同樣有份演出的楊天經,則主要負責搞氣氛,雖然與寶珠姐一同飽受喪親之痛,但全程依然揮灑自如,與母親的專業同樣備受激賞,難怪深得戲迷愛戴。

寶珠姐和南鳳演流淚場面時情感真摯,並未受到喪母影響。
寶珠姐和南鳳演流淚場面時情感真摯,並未受到喪母影響。

七公主赴喪禮薛家燕SMS 慰問

七公主之一的五公主薛家燕與大公主馮素波現正在新加坡登台,她倆對於陳寶珠養母宮粉紅逝世表示難過,家燕得悉噩耗後,已第一時間以SMS慰問寶珠,而寶珠在三、四時左右,以SMS回覆表示多謝關心。
此外,宮粉紅於下月14日舉殯,適逢是家燕六十歲大壽,不過她亦打算出席:「徵詢緊家人意見,睇吓自己出席定囡囡代表出席,而『二家姐』沈芝華到時會喺上海返嚟出席,不過宮粉紅年紀咁大,走得好安詳,都係笑喪,所以都好安慰。」


至於惠英紅談到宮粉紅逝世,她說:「寶珠姐係我家姐嘅師姐,我聽到消息都好愕然,伯母始終年紀大,能夠睇到自己女兒有成就都會開心,希望寶珠唔好太難過,我遲啲會致電慰問。」

寶珠姐(右二)在紅館門外與粉絲逐一握手。
寶珠姐(右二)在紅館門外與粉絲逐一握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