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德斌 一念地獄

第731期《東方新地》

三年後再見黃德斌,我第一個問題是:「有冇搵多咗錢?」

先旨聲明,我不是八卦,純粹出自一份關心。

因為他曾對我說:「既然喺娛樂圈冇本事搵到錢,就要諗其他方法。」就是這句話一直令我耿耿於懷。

他也答得爽快:「梗係冇《火舞黃沙》嗰時搵咁多啦!」

話說這個小高潮已是五年前的事,一脫成名,最經典莫過於赤裸半身為劉嘉玲在銅鑼灣鬧市拉人力車,賺過「一錢」,可惜之後無以為繼,又再打回原形。「以前同你講搵一萬幾千,依家真係唔好意思講,因為唔多得幾多。」他笑得尷尬。

正如最近大獲好評的無綫劇《天與地》所講「再見理想談何容易」,黃德斌比林保怡、陳豪有更深切的體會。

「你記得我以前拍過套三級片(《聊齋3之燈草和尚》)啦,估唔到成千萬票房,之後好多片商搵我再拍,如果我拍多幾套,夠錢買樓添啦,使乜好似依家咁窮,呢啲咪天與地囉,一個選擇,影響一生。」黃德斌感慨地說。

我覺得,哪裏是天堂,哪裏是地獄,是你自己決定。

精神病母親

無綫監製戚其義的《天與地》,估計又是另一齣輸收視贏口碑的作品,當然劇未播完,還有轉機,尤其最近各大傳媒大力推崇其有別於一般填鴨式師奶劇的拍攝手法,或者能吸引師奶以外的觀眾。

「正如Joe Junior話齋『The city is dying』,唔知幾時開始,香港電視變得單一文化,觀眾習慣聽,而唔係睇電視,個角色明明扒緊飯都要話你聽『我食飯喇』,有時演員都幾冇癮㗎,我哋呢個班底只想觀眾有多啲選擇。」

所以劇中很多事情刻意不明說,觀眾必須憑角色的行為舉止去意會,例如被批評得最厲害的林保怡無聲剁豬肉兩分鐘橋段,正正反映他面對老婆出軌思緒紊亂的狀態。而從黃德斌帶兒子去驗眼,去交代他有遺傳性眼疾,為日後失明鋪下伏線。

據聞黃德斌的下場是三兄弟中最慘,本來擁有幸福家庭的他,不單妻離子散,更被陳豪和林保怡陷害,身陷囚牢。

「冰山融化,發現家明條屍,然後警方介入,揭發咗佢唔係死於意外,而我亦記番起當日我落刀嘅時候,家明係未死嘅,食死人嘅肉已經好有爭議性,何況生勾勾。」

別人因為自己而死,就算對方是陌生人,也會內疚得要死,何況是認識的。其實黃德斌最能感受這種蝕入骨髓的難過和痛苦,因為很多年前親舅父間接因為他們三兄弟而離世。

「我細個住小欖村屋,記得有日兩個舅父帶我哋三兄弟去附近海邊玩,其實嗰度唔係咁適合游水,好大浪,我哋得四個水泡,就係冇水泡嗰個舅父出事,五個人去四個人返,我阿媽好自責,結果屈到有精神病,自殺過好多次。」

十歲大,黃德斌已經常陪伴母親出入醫院。同時因為母親走不出舅父遇難的陰霾,變得超級神經質,對他管教甚嚴,一放學就要返屋企,不能參加課外活動,不可以跟同學出街玩,連學校旅行也不被允許,黃德斌就是在這種抑壓和孤獨的環境下成長。

「因為細個少接觸人,形成我內向被動嘅性格,亦唔識同人相處,以前因為家事困擾,我好少笑,慢慢變成習慣,唔知係咪因為咁,導演多數搵我做唔開心同好抑壓嘅角色,例如嗰啲變態殺手、強姦犯呢,哈…哈…但《天與地》開頭,我做一個好happy嘅family man,我咁嘅樣喎,唔容易㗎!」

後來母親因為精神病藥物的副作用,患上乳癌,臨終前,黃德斌做傳銷升了職,他到病榻前告訴她,那個安慰的笑容,他永記於心。「最遺憾係冇拍過一齣戲俾阿媽睇。」

之前訪問戚其義,他說特別鍾情有歷練的演員,演技與人生經驗不無關係,難怪黃德斌能成為這位金牌監製的鐵腳。

周星馳教路

黃德斌與戚其義的淵緣,要數到二十年前,當時他做電影幕後,戚其義則在亞視做監製,在沒有利益關係下,因為對戲劇的共同熱愛而走在一起。「有個幕後朋友介%


本文鏈接:黃德斌 一念地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