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視窗:黃德斌、陳豪食人博掌聲

【打開天與地】被喻為年度推薦劇的《天與地》,冰封兩年,終於有幸破冰而出,雖然劇集播出兩周的收視未見理想,但數字不能代表一切,年輕一輩勁 like,話題熱爆各個大小討論區。對於人食人這題材,陳豪和黃德斌表示這不過是藥引,其實是想帶出年少無知的階段,作出的一個決定,很可能會影響將來。撰文:何慧斯

陳豪和黃德斌早前在電視城接受訪問時,相信《天與地》之所以具話題性,其實與題材有關,陳豪說:「人食人呢個題材係幾有爭議性,但我哋冇拖得太長同刻意描寫,只不過係個藥引,點樣因為呢件事而令到個人會有轉變,令人生有內疚感,對感情世界、身邊朋友有幾大轉變,全部都因為呢個題材。」德斌亦覺得:「當你年少無知時,作出嘅一個決定,好可能會影響將來,呢個係套劇嘅主線。」
他們又說:「阿戚(戚其義)監製嘅劇,冇忠同奸、黑同白,只係唔同時間有唔同面孔,有時會忠,有時會奸,唔係想黑白咁話畀人知,只係想畀人感覺到,好多時有唔同選擇,唔係忠同奸咁簡單,佢嘅戲會複雜少少,好人有衰、衰人亦有好。」

黃德斌與陳豪認為戚其義監製的劇無忠奸、黑白之分,想像空間很大。攝影:林德雄 

黃德斌與陳豪認為戚其義監製的劇無忠奸、黑白之分,想像空間很大。攝影:林德雄

陳豪沒為自己標榜好男人形象,他亦想作多方面嘗試。

陳豪沒為自己標榜好男人形象,他亦想作多方面嘗試。

在《天》劇演大隻佬的陳豪初時也看不慣自己的造型。劇照

在《天》劇演大隻佬的陳豪初時也看不慣自己的造型。劇照

Beyond歌曲惹共鳴

戚其義更請來黃貫中唱主題曲及為插曲作曲,背景音樂亦動用了不少 Beyond的音樂,以不一樣的時空交錯方法拍攝,確令人感到當中的無奈和莫名的哀愁情懷,但亦因為這原因,有網民覺得有影射 Beyond之嫌,陳豪與德斌說:「據我哋所知,用 Beyond嘅歌,係監製想話喺嗰個年代,玩 band sound最有代表性,就係 Beyond,佢哋嘅歌好代表年少輕狂、年少無知,同對人生嘅無奈,係想有共鳴感。」
演黑仔的陳豪,今次的紋身大隻佬造型是個突破,有別過往的好男人形象,在旁的德斌亦笑說:「佢隱藏咗好多年,真係辛苦,呢鋪係 I’m back,我返嚟喇!」陳豪則說:「好多人鍾意睇我做奸,好多觀眾未見過咁多肌肉嘅我。我初初睇自己都唔慣,唔係好敢埋位,甚至拍完即刻走返上外景車,唔敢落嚟,要阿戚上嚟傾一輪先得。」

《天與地》的食人題材惹來網民熱烈討論。電視圖片

《天與地》的食人題材惹來網民熱烈討論。電視圖片

黃德斌認為自己的角色雖失去食人記憶,但也令他很痛苦。

黃德斌認為自己的角色雖失去食人記憶,但也令他很痛苦。

少男情懷三人冧阿佘

左起:林保怡、黃德斌、陳豪在《天》劇中都對佘詩曼有愛意。劇照

左起:林保怡、黃德斌、陳豪在《天》劇中都對佘詩曼有愛意。劇照

陳豪又稱終脫離好男人框框:「做演員不嬲都希望多啲發揮空間,我冇標榜自己係乜形象,只係因應部戲,如果成日都同一個樣,會好悶,我認為千祈唔好幫自己塑造任何形象,最緊要係做唔做到個角色出嚟。」
德斌飾演失去食人記憶的 Ronnie,對於他最終的結局,他說:「佢係個痛苦嘅人,亦可以話佢逃避,人可以有唔同選擇,結局係點?梗係唔講喇,留番畀大家慢慢睇。」他更說:「我覺得今次係浪漫情懷多啲,我哋三兄弟有男人嘅情懷,亦因為佘詩曼出現,令大家關係親密番。點解會咁對阿佘?好多人會唔明,你估萬人迷咩?一來係嗰件事有愧於阿佘,二來喺那些年,幾個男仔鍾意一個女仔有乜出奇?但當個女仔選擇咗個男仔,其他人都會好照顧佢,撞番更加關心佢,呢種係另一種情懷。」


本文鏈接:黃金視窗:黃德斌、陳豪食人博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