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視窗:Joe Junior人生樂與累

老牌歌手 Joe Junior近日憑無綫劇集《天與地》的金句「 This city is dying, you know?」熱爆互聯網,劇中飾演資深 DJ的 Joe因為堅持播老歌而被炒魷。原來,現實生活中的 Joe對音樂也有同樣堅持,為理想,他甚至要用信用卡透支過活。撰文:戴彩煥

因為《天與地》一句「 This city is dying, you know?」 65歲的 Joe Junior近日獲網民封為 Joe Senior、 Joe Master甚至 Joe Supervisor,人氣爆晒燈。這天, Joe化身《天與地》年輕版 Dr. Dylan,細味他入行多年來的「樂」與「怒」。對於自己的對白成為網民金句, Joe笑說:「我都係照稿讀,估唔到網上傳得咁快。我都好叻㗎喇,當日一、兩 takes就拍完。」

Joe Junior揸起電結他似模似樣,怎曉得夾 band夾了幾十年的他,其實不懂彈結他。攝影:葉君海 

Joe Junior揸起電結他似模似樣,怎曉得夾 band夾了幾十年的他,其實不懂彈結他。攝影:葉君海

走紅後跌落谷底

在《天與地》中 Joe向佘詩曼說的一段對白,被指道盡不少港人心聲。電視圖片

在《天與地》中 Joe向佘詩曼說的一段對白,被指道盡不少港人心聲。電視圖片

Joe的對白,在譏諷香港人為了搵錢而是非不分,人人被訓練到像倒模出來一樣。對前景,一切也睇得好灰。不過,現實中的 Dr. Dylan,心中仍有一團火─就是他對音樂的熱誠、熱愛。「 Paul Anka係我第一個偶像,當年我就係因為聽到佢唱嘅《 Diana》,從此立志要做歌星。」
Joe於 67年組成 Joe Junior& The Side Effects推出唱片,並翻唱《 Here’s a Heart》,結果歌曲連續七星期高踞香港樂壇流行榜冠軍,將 Joe的事業推上高峯,他說:「《 Here’s a Heart》喺英國唔紅,我哋將首歌重新編曲,改用鋼琴,又將節奏慢番啲,結果一出就大受歡迎。」
可惜,隨着夾 band潮流減退, Joe的事業亦被推落谷底:「突然間喺上面跌番落嚟,生活好艱難。以前夾 band搵唔到錢,搵嘅錢 5個人分,只夠搵兩餐,惟有慳啲使,慢慢捱。我今時今日仲企得番喺度,真係托賴!多謝主耶穌。」

唱夜場不受尊重

Joe曾組成 Joe Junior& The Side Effects出碟,之後他又推出不少個人專輯。

Joe曾組成 Joe Junior& The Side Effects出碟,之後他又推出不少個人專輯。

為生活, Joe要到不同夜店唱歌,東撲西撲,收入極不穩定,後來在森森母親介紹下, Joe獲海城夜總會聘請做駐場歌手,月入 5千,生活總算穩定下來。 Joe說:「各位嘉賓,演唱會現在開始……老細叫我做埋司儀,每次人哋演唱會閂幕後,啲人走又好唔走又好,開番個幕之後,我就行出嚟唱歌。 5千蚊一個月,做咗 9年都係 7千。我唔甘心,我鍾意唱歌,唔想放棄、唔想轉行,於是離開海城出嚟再博過,希望再出唱片。」
以為可東山再起,到頭來碰到一面灰。 Joe惟有繼續到夜店唱歌搵錢,結果唱了 8個月,又因為新老闆上場玩改革被炒魷。就在感徬徨之際, Joe遇見中學同學鄧光榮,並獲邀到其卡拉 OK做駐場歌手。
在夜店,真正聽歌的人無幾,猜枚飲酒的卻多籮籮,會否越唱越失信心? Joe說:「會㗎!記得有次有位先生點唱《 Here’s a Heart》,我唱完,佢問點解仲未唱,我就好謙虛好客氣咁同佢講:『唱咗啦,你頭先猜枚太大聲聽唔到啫。』又有次,我唱完觀眾仲想點唱《 Deborah》,樂隊話冇樂譜彈唔到,我叫佢哋畀個 key我唱,佢哋冇反應,跟住執樂器走,我成個小丑咁企喺台度,冇人尊重。如果嗰個係天皇巨星,佢哋會唔會咁態度?」
夜場品流複雜,但 Joe慶幸未被江湖大佬找過麻煩:「佢哋好尊重我。佢哋鍾意聽《 Deborah》,我就唱畀佢哋聽,跟住多謝佢哋,話下次嚟再唱 10隻 8隻畀佢哋聽,要識講說話,??佢哋開心。我冇嘢叻,最叻係有禮貌、有修養、對人微笑、稱呼人多得罪人少,望人富貴唔望人閉翳。

信用卡透支度日

熱愛唱歌的 Joe即使經歷低潮也沒放棄理想。

熱愛唱歌的 Joe即使經歷低潮也沒放棄理想。

餐搵餐食餐餐清,是當年 Joe的生活寫照,原來最艱苦日子, Joe試過要用信用卡透支過活:「我試過用信用卡透支過活,一張冚一張,欠銀行 10幾萬。要慢慢捱、慢慢還。所以平時唔捨得買衫,我做騷啲衫都係好平,幾百蚊件買番嚟自己加工。」
為生活、為理想, Joe面對逆境仍得繼續撐下去。撐了 20多年,事業終見曙光, Joe說:「 96年我識咗家經理人 Rose,佢幫我安排演唱會、登台,又幫我搭路入 TVB拍劇。自從我開番演唱會,知道仲有歌迷鍾意聽我之後,自信心返晒嚟,直頭爆晒棚㖭。我係名成利不就,際遇、運氣同人事關係又唔夠,但我都會腳踏實地做好自己,慢慢追求理想。我舉行過 41、 42、 43、 44周年演唱會,出年 45周年,最大夢想係做到 50周年,搵晒啲好朋友一齊熱鬧吓。」

曳仔堅持理想

廿多年前 Joe與 Suzanna結婚,婚後一直享受二人世界。

廿多年前 Joe與 Suzanna結婚,婚後一直享受二人世界。

別看 Joe Junior文質彬彬,他在中學時期可是個打交高手。 Joe在聖若瑟書院讀初中時,便與苗可秀兄長、前無綫高層陳家蓀夾 band,由於 Joe愛唱歌之餘更愛玩打架,結果讀了幾年便被踢出校。
Joe說:「我讀書考試成日肥佬,又成日同同學仔打交,試過一次打到穿頭流晒血,結果因為成日犯校規,被人踢咗出校。之後去咗新法書院,同鄧光榮做同學。不過,我中學畢唔到業㗎,因為我除咗英文之外幾乎科科都唔及格,我唔鍾意讀書,都唔啱我,我淨係鍾意唱歌,亦都因為呢個原因,我先撐到今時今日。」

唔識彈結他

唔講唔知, Joe雖然是 band友出身,但他其實完全不懂彈結他,他說:「結他唔啱我玩,我冇天份,曾經學過幾堂,但手指頭唔聽話,所以冇學落去。」

Joe與妻子 Suzanna經常有影皆雙,年前二人曾拍拖到迪士尼玩。

Joe與妻子 Suzanna經常有影皆雙,年前二人曾拍拖到迪士尼玩。

近年 Joe(左三)常與同期出道的歌手們開演唱會。資料圖片

近年 Joe(左三)常與同期出道的歌手們開演唱會。資料圖片

父子同名

Joe Junior原名 Jose Maria Rodrigues,乳名 Joe Boy,為中葡混血兒,香港出生,中文名羅利期。

65年組 Band

Joe(右)是中葡混血兒,所以經常在電視劇中演外國人。資料圖片

Joe(右)是中葡混血兒,所以經常在電視劇中演外國人。資料圖片

Joe的父親亦是叫 Joe,由於親友致電他家時,家人經常要問找「大 Joe」還是「細 Joe」,所以最後他索性取名 Joe Rodrigues Junior。 65年 Joe組成 Zoundcrackers樂隊加入樂壇, 67年因樂隊解散而另組 Joe Junior& The Side Effects,之後 Joe又以個人名義推出不少專輯。近年 Joe經常會與一些同期出道的歌手開演唱會,亦有演出電視劇。


本文鏈接:黃金視窗:Joe Junior人生樂與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