獲邀出席「家祭」 曹眾剖白不捨得邵逸夫

無綫電視榮譽主席邵逸夫本周二離世,享年107歲,他的一生為娛樂界貢獻良多,在燦爛人生背後,六叔的生活卻是簡約低調,即使人生最後一程都貫徹樸實作風。

六叔遺孀方逸華(六嬸)與家人前晚為六叔在北角香港殯儀館設靈,昨日舉殯後到柴灣歌連臣角火葬場進行火化儀式,兩日都是家祭形式,安排至親送別六叔,這兩天致祭的藝人只有曹眾和台灣女星甄珍,兩人跟六叔私交甚篤,當然獲六嬸欽點到場致祭。前晚特首梁振英剛好在殯儀館為舊同事、測量師謝載豐致祭,有指他欲走兩場送別六叔,但卻吃邵家閉門羹。昨日就有前特首董建華和曾蔭權往送別六叔。

曹眾93年以無綫小花身份,取代當年港姐冠軍莫可欣陪伴六叔出席大型活動,當時六叔全程挽着她的玉手。2000年,曹眾又被拍到與六叔十指緊扣往睇戲吃飯,有指曹眾為了投六叔所好,事前做足功課了解戲中角色和故事,令六叔對她加分。曹眾深得六叔提攜教導,對於這位慈祥長輩離世,她非常哀傷,曹眾前晚離開靈堂時雙目通紅,明顯哭過,相反六嬸表現較平靜。曹眾接受電話訪問,談到六叔為人,她說:「嚟無綫前已認識邵生、邵太,有20幾年緣份。」

曹眾大讚六叔是慈善家,她說:「因為邵生做好多捐贈,每年國家教委都會邀請邵生、邵太同佢家人、好友去中國旅行,差唔多中國咁多個省份去勻,我幸運地隨團去,係一個好難得嘅學識同見識。每次跟邵生去都會有好多日,明明落雨,邵生出現就會放晴,好神奇,大家都覺得同邵生去旅行一切都好順利。」

行程中也有不少難忘事,曹眾說:「邵生雖然受到副總理級嘅招待,但佢哋知主人家心意,喜歡食最地道嘅粗糧,好似粟米、蕃薯,大家都食得好開心,絕對冇鮑魚、燕窩,邵生、邵太一向都唔食呢啲嘢。」由於六叔不時捐獻,在內地興建圖書館及學校,受惠人士都會寄信向六叔致謝。

曹眾說:「有時偏遠地方嘅人寄信畀邵生,佢會攞返屋企用放大鏡逐封睇。邵生份人好謙虛,唔會教我點做善事,有機會喺佢身邊睇到係我嘅幸運,好多謝!」對於六叔離開,曹眾依依不捨說:「其實邵生離開唔係好突然,至今心情仍然好沉重,諗到好多點滴,好唔捨得。」

曹眾前晚除獲邀送別六叔外,跟六叔六嬸相交約45年的甄珍,前日中午也特由台灣飛返香港送別老友,她甫下機即趕到靈堂。甄珍與兒子劉子千在港居住的清水灣寓所,也是六叔六嬸的物業,足見彼此交情深厚。

甄珍讚有幽默感

甄珍前晚一身素服往悼念六叔,全程傷感,更有指她眼紅紅。甄珍礙於心情影響,故迴避記者訪問,但她日前接獲六叔死訊後,她接受訪問時大讚六叔是善待又體諒人的爵士,有幽默感、有氣度兼架勢如英國紳士。

曹眾前晚一身素服到靈堂送別六叔,離開時兩眼通紅,明顯哭過。
曹眾前晚一身素服到靈堂送別六叔,離開時兩眼通紅,明顯哭過。

松松撰文寄思念

陳松伶當年加入無綫仍是半工讀學生,邵逸夫知道後對她特別疼錫,加上松松主演的《天涯歌女》等收視報捷,六叔對她更是喜愛。昨日松松親筆講述與六叔相處的點滴,與大家一同懷緬六叔。

希望的意思是甚麼?比現在更好。希望的東西,一定是會令自己變得更好。

六叔六嬸會在別墅搞一些電影欣賞,好像邵氏國語片年代的電影。上一輩的像溫故知新,我們這一代的會覺得很驚訝,當年的經典原來真值得成為經典,有楚原叔導演的電影,有狄龍先生有林黛小姐的電影。(我想用尊稱,以後輩的身份打從心底尊敬他們),其實一遍又一遍看回老電影,六叔問:你有甚麼想法?我……有了深層次的影響──溫故知新,檢視過去,從那一遍又一遍的回放,該承傳的該放棄的,就有了想法。

那些年,我忘記告訴他老人家,因為他,我開始了這些習慣,在相隔幾年後看回以前看完的一本書,回看雖然已經滾瓜爛熟的電影,但每次都能從中得到新的靈感。

現在提倡光盤行動(意思吃到隻碟乾乾淨淨不要浪費食物),也許已經是演員的關係與身邊朋友在外面吃飯總喜歡講究體面,一向生活富裕的香港人尤其在80年代至90年代中,埋單走人後其實滿桌子還是滿滿的食物,但和六叔六嬸食飯,他們會把吃剩的飯菜打包,後來我也跟着學習,20年後,這已經成為我一個畢生的良好習慣,真是源於六叔六嬸。

因為懶惰運動細胞稀少,所以六叔讓我跟他學打坐,我嘻嘻混了過去。一閉上眼睛就會睡着,打坐,真不適合20來歲的年輕伙子。但我今天想學了,老人家您要走了。雖然已經有十幾年的心理準備,但當1月7日這一天真的傳來了這個消息,不捨,真不捨。

邵逸夫爵士六叔107歲以其高壽、以其輝煌的一生、以其對香港社會以及在別國的建樹,撐起了護蔭後,安然離開了與我們同屬的這度空間。

因為他的存在就代表了希望。過去清水灣電視城、邵氏電影廠和六叔的別墅同在一個山頭,對於我來說,這是最美好的時代……1月10日六叔出殯,六叔,您真的要走了,願您走好,願主與您同在,感謝您過去給了我們機會成為星星,而您,才是最最最燦爛的那顆明星。

松松(陳松伶)
2014年1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