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恩怨化解 蔡卓妍阿Sa杜汶澤拍三級片

蔡卓妍(Sa)與杜汶澤合作電影《超級經理人》,戲中飾演阿Sa旗下藝人的高雲翔,做新人拍片時被吊到高處後,大隊放食飯不理他,原來是阿Sa的親身經歷,她做新人時亦曾被吊起危立塔頂後,因楊恭如補妝回來,大隊要先拍她,阿Sa被置諸不理險跌死;而戲中阿Sa與杜汶澤由討厭對方到最後惺惺相惜,現實中二人因鄭中基翻臉長達五年,恩怨情仇化解後,阿Sa將為阿澤演出三級片。

Twins甫一出道便走紅,零一年蔡卓妍和鍾欣桐接拍第一部劇集,客串由張衞健擔綱演出的劇集《齊天大聖孫悟空》,阿Sa和阿嬌在嚴冬遠赴橫店演出,二人分別飾演紫蘭和紫霞仙子,阿Sa說:「當時我是新人,當然不會有椅子坐,在片場站了整日等拍戲,楊恭如來到當然要先拍她,後來她要補妝,就即刻說拍我,那場戲要將我吊上幾十呎高的塔頂上,塔頂面積只有幾個階磚位,吊上去之後拍了一會,楊恭如補完妝回來,他們又立即去拍她,沒有再理過我,我一直站在塔頂上,我的戲服是薄紗來的,記得時天氣很冷,我在塔顶凍到不得了,突然拉着威也的工作人員鬆了一下手,我因為站不穩隨即失足掉下來,工作人員見狀立即將我扯回去,我當時驚到鼻哥窿都無肉,真的差點就跌死,到他們再拍我時,我驚到根本做不到戲,拍完這場戲之後,突然聽到有工作人員在人罵,問誰忘記交回穿在演員身上的威也網,才知道原來是要交回給他們,我還被責罵了一頓,那次因為掉了下來又突然很大力被拉回去,盤骨周圍都紅腫瘀青。

「所以拍《超級經理人》時,高雲翔被吊高後,導演說要放食飯,工作人員為方便自己沒有放他下來,這一幕令我百感交集, 因為我真的試過,所以今次跟九個新人合作,我盡量給她們舒服的空間,不想她們因為與我演對手戲而感到壓力,否則她們發揮不到。」

明報周刊 第2336期:不被重視險跌死 阿Sa信任阿澤拍三級片
阿Sa在圈中努力了超過十年,她最自豪的地方不是拿了多少獎項,而是她可以給家人無憂的生活,但專注工作亦同時令她錯失了很多與家人相處的時間。

杜汶澤:阿Sa無睬我五年

這陣子阿Sa與阿澤合作無間,先有電影《超級經理人》,最近又在內地電影中飾演情侶,二人在公開活動中表現得老友鬼鬼,原以為他們一直私交甚篤,但其實他們曾結怨長達五年,阿澤因為口舌招尤多仇家不足為奇,沒想到向來走親善路線的蔡卓妍亦曾是其仇家之一,阿Sa說:「你唔信呀? 這是天蠍座的特性,對我好的人我一定記得,對過我衰的人我一定不會對他好,我個人好記仇,我好憎佢(杜汶澤),憎到out of我個list,我當佢透明,看不到他,無睬過他五年,叫阿澤自己講點解。」阿澤說:「她憎我的程度好像見鬼一樣,真係當我透明,睇我唔到,我同彭浩翔搞部戲,彭浩翔想找阿Sa拍,佢問係咪杜汶澤做監製,係就唔拍,我同彭浩翔講,你自己搞啦!有我阿Sa不肯接的!他話咁點得o架,結果部戲搞不成,不了了之。我入了英皇後,Mani跟我說,阿Sa同佢講你簽啲咁嘅人返嚟,你就知佢有幾憎我。」

提起當日種下的禍根,阿澤手舞足蹈地說:「當時阿Sa跟基仔(鄭中基)一齊的,那天晚上我跟基仔在外面飲酒,不用說一定飲醉,有邊晚唔係呀!飲到醉醺醺都未夠,諗住去我家再繼續飲,那晚阿Sa打過很多次電話來,我和基仔來到我家門外閘口,電話又再響,我飲大咗,就一手搶了基仔的電話來聽,跟阿Sa說:『八婆、你好X煩,你打咗嚟好X多次,你知唔知你好X煩,我而家話你聽,基仔今晚唔返嚟,你今晚食自己啦!』基仔即刻搶返電話嚟講,我距離個電話成呎遠都聽到阿Sa在電話裏面好大聲罵我,大約講:『呢個咩人嚟,佢黐線o架,佢做乜要罵我……』基仔就騎騎騎咁對阿Sa說:『佢講笑啫,佢無嘢!』但自此之後阿Sa再無睬過我。」

蔡卓妍阿Sa杜汶澤拍三級片
阿澤繪形繪聲交代與阿Sa結怨經過

機艙内主動化解恩怨

一件事就令阿Sa這樣嬲?阿Sa不屑地瞄了他一眼說:「唔止o架!當然還有其他的呢!」阿澤好奇說:「還有?」阿Sa說:「你飲大了不知道,你問你老婆,佢就實知。我雖然無望過阿澤,但他後來入了公司,我眼尾是看到他的,我聽到很多人講他變了,戒了煙、戒了酒,又信佛,我對他的感覺是好了一點,我當時也在想,其實嬲一個人很辛苦,既然他改變了,我是願意再接受他的。」阿澤繼續說:「兩年前,我跟阿Sa一齊去成都做一個活動,那次在飛機上,我們坐的一個section只有我和她,我當然不敢跟她一起坐,我坐到她後面,從後望着她時,心在想,阿Sa很記仇,再不道歉就無命,唔係啦!男人老狗,我嚟啦!於是在兩張椅中間伸隻手掂下阿Sa,一臉尷尬地向她說:『阿Sa,對唔住!』」

阿Sa說:「我其實都很尷尬,從未遇過這種場面,我都不知應該說什麼,就說了:『傻啦!唔記得了!』」阿澤則指當時阿Sa是戴着口罩的,看不到她尷尬的模樣。「道歉之後,那天晚上大嬸(阿Sa的助手)過來找我,說阿Sa叫我一齊打邊爐呢!」問阿澤還有得罪過其他人嗎?他搞笑地說:「有,保守估計唔知的都有十萬,知的也不是個個有勇氣去道歉,沒去道歉的都是感情有瓜葛的,道唔掂。」阿Sa說:「跟阿澤熟了之後,我反而在他身上學到不少,我也試過說錯話得罪人,所以很怕再說錯話,為了不錯寧願說一些虛偽假話,甚至不敢再說,現在我會覺得講錯就講錯,這點我是很欣賞阿澤,他以前是有口不擇言的時候,說話傷害了人,現在他會換一個方式,以搞笑方式來說話,他是對事不對人,經常為社會和弱勢社羣發聲,我現在其實有點仰 慕他,他是我心目中香港的英雄。」

視陳偉霆為結婚對象

阿澤最近成立了一間電影公司,首部電影將由阿Sa演出,她說:「近幾年,我演的角色都是以娛樂和令大家開心為主,很久沒拍過一些戲味很濃的電影,好像《妄想》這類真的要演技來演的角色;阿澤找我拍的第一部戲,將會是一部十八歲以上人士才可入場觀看的,這是個社會性的題材,是根據社會現象改編,我覺得角色很有挑戰,現在又想拍吓這類角色。」

阿Sa和陳偉霆(William)拍拖後各有各忙,久不久便會傳出二人分手的消息,實情卻是打風都打唔甩,阿Sa視他為結婚對象。「其實每次拍拖都會有這種想法,如果覺得對方不是結婚對象,根本也不會開始,現在幾好呀!我很開心,很享受這種感覺,只是不想大家經常將視線放在我的感情生活,所以我不想說他,我們沒有結婚的計劃,如果將來想有BB才會考慮結婚,畢竟自己仍像個『細路』,不適合在這時候照顧多一個,我覺得四十歲結婚生子是最理想,我不擔心做高齡產婦,我姨媽四十歲才生我的表弟,他比我年輕半歲,是骨科醫生,上個月他還在大會堂舉行鋼琴演奏會,我也去了支持,(William都覺你四十歲是適婚年齡嗎?)我自己諗,不知他的想法,你去問他,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