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TVB兩個月 陳國邦宣布回巢

今年10月,「彭三順」陳國邦決定離開效力15年的無綫,這亦是他第二次離開。但短短兩個多月就決定回巢。

陳國邦當時寫了一封「公開辭職信」,宣佈離巢。公告天下,當初是為了不想給自己一條後路;也落落大方講清楚,離開的原因,不是權鬥,不是沒有人工加,而是「在這15年間,只希望能用自己的能力換取賞識及當主角的機會,結果是讚賞得到不少,而機會卻越見越渺茫。」

兩個月後,陳國邦宣佈:「其實我已經應承咗返TVB。」接著苦笑了一下:「不過好似我上次走一樣:我辭職,但我其實合約未完;我應承返去,但其實合約又未簽。哈哈。口頭上應承咗。」

陳國邦說:「其實主要係毛姐(毛舜筠),因為佢會返去幫無綫拍一套處境劇,今次工作上,毛姐親自搵我…咁所以……其實打動我係毛姐、珍姐(曾勵珍)同公司同事。毛姐搵我嗰陣,佢都話:『哈!真係得意!』佢以前話唔做電視,佢都願意拍。佢返去嗰陣,佢親自搵我,同我講,喺呢個劇裡面佢會同我一齊。佢有呢個提議後,公司都好積極咁做咗好多工作,咁我都覺得呢件事係……我覺得對公司嚟講,處境係難過我,因為我係選擇離開嗰個,咁依家公司又選擇叫番我返嚟。我諗佢哋做嘅決定仲難過我。」

「咁我諗喺咁嘅環境之下,毛姐、珍姐,處境劇嘅監製都有分別搵我,同我去傾呢件事,我太太都有同我分析……呢件事其實幾特別嘅,因為我選擇咗離開,咁我都有講過,如果邊度有需要我嘅地方,我就會去邊一度演出,只係估唔到公司咁快有一個行動,需要我返去演出,所以我就應承咗。」

陳國邦回巢

有人就說,陳國邦這麼快回去吃回頭草,難免令人覺得,這場角力,是無綫贏了。一個多想有突破演出和機會、不惜一切,就連家庭負擔也渾忘,就是要拋低15年的包袱,出去看看這世界,找機會——怎麼兩個月多月就決定回來?無綫不費吹灰之力就贏了——不管事實是否如此,外間就是會這樣覺得。

陳國邦說:「如果係兩方面都係喺度鬥緊氣嘅話,我諗係可以用咁樣模式去理解,但其實我唔係同無綫電視鬥緊氣。我一路以嚟都講,係我嘅原因,我喺無綫唔係冇工作,只不過喺我工作上面,我得唔到我預期同要求,所以係我自己選擇要求離開,唔係話兩方面鬥緊氣、最後邊一個屈服。如果係用呢個思維嘅話,其實無綫仲難下呢個決定。」

「我喺封信裡面,最尾嗰度其實我都有講過,我離開無綫電視,跟住之後去邊度,其實我自己都唔知。依家無綫需要我,要我返去,無論係毛姐(毛舜筠)、珍姐(曾勵珍),或者杜之克(助理總經理)先生都好,咁大嘅誠意——好老實講係用咗好多時間,唔係講一兩次電話,佢哋真係搵咗我好多次,亦都真係傾咗好多次,咁所以……um……既然佢哋需要我,咁我咪返去囉。」

「我唔怕啲人話我食回頭草、輸咗呀咁,我覺得今次兩邊都贏咗添。講完話我辭職唔做,嗰頭你又叫番我返去,喺呢方面……我都覺得幾開心,起碼喺成個過程入面,話到俾我知,我(無綫)仲需要你,我仲需要你返嚟幫手,所以我覺得ok,兩邊都贏。」陳國邦表示。

今次回巢,大家都想知,陳國邦演甚麼角色?戲份幾重?主角?配角?二線頭一線尾?

「究竟男二男三男四定男五?我冇用呢個數字去執著,無綫今次用番一個咁大嘅動作叫我返去,好老實講,我都聽過個故仔,斷唔會係行行企企、或者出一陣間嘅角色;戲份係唔輕。男一係祥仔(黎耀祥),但究竟我係男二男三或者其他number,我就冇仔細去……用數字問清楚究竟係男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