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永孫辦台慶混亂惹調查 元老轟120萬物流開支離譜

控方昨日再傳召無綫高層、直屬於集團總經理李寶安的助理總經理區偉林出庭,揭露因《翡翠歌星賀台慶2009》拍攝時的各項安排混亂,並惹來贊助商不滿,負責為節目找贊助的無綫前市場及營業拓展主管陳永孫,更在公司例會上被當眾質問,氣氛尷尬,事件亦觸發公司高層調查陳永孫。

「開台元老」區偉林昨透露,節目於09年10月30日在澳門錄影,11月2日在公司例會上,無綫高級經理(綜藝及音樂科)陳家揚顯得很不高興,向陳永孫提出很多問題,而且由於拍攝時達不到贊助商新濠天地要求,最終在完成製作後,要再帶歌手古巨基到澳門補拍。

區指陳家揚在會上提出,不明白為何達不到新濠天地的要求,更質問陳永孫﹕「究竟我哋應承咗人哋乜嘢?」區指當時感到節目拍攝不順利,但見陳永孫當時沒有回應。

安排差 「同事說差點瞓街」

節目播出後,區便與李寶安商量,認為要了解在節目拍攝時無綫與新濠天地之間出現的問題及分歧,以及無綫向對方作出的承諾,李遂指派會計部向陳永孫索取合約,但至年底陳仍未交出合約。區亦同時向製作部同事查詢,據同事回覆指拍攝非常不順利,包括交通、船票、酒店等安排混亂,「甚至有同事講笑說差點要瞓街!」新濠天地亦不滿付出贊助費後,得不到應有價值。

至去年初,區見陳仍未交出合約,遂指示秘書向陳索取,出乎區的意料,陳立刻親自將合約帶到區的辦公室。區略略翻閱文件,已發現多個問題,首先是他從來不知道節目涉及兩份合約,而且負責批核預算的他,一直以為公司是收取465萬贊助費,但原來合約上訂明新濠天地付給無綫的是520萬元。

區偉林指合約多問題

區亦發現思潮在兩份協議中涉及的是物流工作如安排交通船票、酒店住宿及膳食等,但總共收取逾120萬元,區指當時他「非常錯愕」,因為若以520萬的贊助費計算,這120萬佔去逾20%;若以465萬元計算,亦佔去逾26%,節目的製作成本只是320萬元,這120萬元佔去了38%,「這根本是匪夷所思,點解咁大筆錢使喺物流度?」

物流數佔成本38%

另一方面,區指無綫開台43年,先後在世界各地做過大大小小的節目,所有的物流工作全是內部自己打理,不明白為何要給另一間公司做。

區看罷合約後只是影印了合約副本,沒有跟陳詳談,陳亦沒有解釋。事後他跟李寶安商討後,決定展開內部審查。

【案件編號﹕DCCC1214/10】

證人區偉林指陳永孫(圖)在公司例會中被當眾質問﹕「究竟我哋應承咗人哋乜嘢?」氣氛尷尬。
證人區偉林指陳永孫(圖)在公司例會中被當眾質問﹕「究竟我哋應承咗人哋乜嘢?」氣氛尷尬。
「開台元老」區偉林認為,無綫以320萬元成本製作台慶節目,物流方面花費逾120萬,是匪夷所思。
「開台元老」區偉林認為,無綫以320萬元成本製作台慶節目,物流方面花費逾120萬,是匪夷所思。

花名另有演繹 「大嚿錢」只是陳口頭禪

無綫前高層、非戲劇組總監何麗全早前作供時曾透露,第三被告陳永孫花名「大嚿錢」,全因為他是30年來營業部替公司賺錢最多的人;不過直屬於李寶安的助理總經理區偉林則另有演繹。

區偉林憶述2009年10月初,陳永孫在例會中提到《翡翠歌星賀台慶2009》將於澳門新濠天地舉辦,區第一個反應便是覺得「台慶節目會在澳門舉行咁得意?」當區問及節目贊助費有多少時,陳回應道﹕「好大嚿錢。」

區指當時聽罷忍不住笑了一下,他昨解釋因出於好奇,他曾詢問同事,陳為何叫「大嚿錢」,是否因為替公司賺很多錢,同事卻答道,「陳永孫通常傾生意返嚟,有時要同事幫手,就會話單嘢好大嚿錢,所以有咁嘅花名」。

被指李寶安頭馬 區偉林﹕我係公司派

為無綫任開台元老的區偉林,有指他是集團總經理李寶安的「頭馬」,在陳志雲被停職期間,區亦分擔了陳的部分職務,更一度盛傳他或接替陳的職位。資料顯示,區、李兩人均曾在加拿大影視圈工作多年,同聲同氣之餘,庭上作風亦相似。他昨完成作供後,被問及屬於公司哪一派,他笑笑道﹕「我係公司派!」

08年回巢 「係方逸華請我」

區偉林先後於商台主持節目及在加拿大電視台任職多年,至08年「六嬸」方逸華邀請他返「娘家」,任成本管理總監,09年9月再與當時掌管財政及行政工作業務總經理李寶安一起獲擢升,區成為助理總經理,除負責成本控制,還直接協助李寶安及方逸華的日常行政工作。

昨在盤問環節,辯方大律師先問﹕「你係08年李寶安先生請你加入無綫?」區即澄清﹕「唔係李寶安先生請,係方逸華小姐請我。」繼而他被質疑08年始加入無綫,對公司運作不熟悉,區隨即「反擊」,「我在電視行業做咗43年,普通電視基本運作都好熟悉」。

大律師又說,營業部同事是以製作部訂出的節目成本加20%為利潤率,跟贊助商洽談生意,但負責管數的區即時強調﹕「20%是下限,無話有20%就通過,做生意無話將盈利設上限!」亦認同大律師所講,「搵得愈多愈好。」

對於要出庭指證同事,區在庭外指感覺並不愉快,出庭是盡公民及公司責任,亦透露陳永孫在例會被責難當天,氣氛確是十分尷尬,「我哋都愕然」,但由於這情况較少有,引發他與李寶安決定調查。

至於公司是否有派系之分,區認真謂﹕「咁大件事,點會無派系?」至於他屬哪一派,他笑道﹕「我係公司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