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建邦問心無愧唔怕見中巴

崔建邦再遇中巴冇有怕

崔建邦涉打鄺敏慧(中巴)一案已告一段落,昨日他接受本報獨家專訪,坦言問心無愧,受審前沒想過要坐監。提到給中巴的道歉信,他說:「信入面我向喺佢身上發生嘅事深感抱歉。上庭前控方問我可唔可以認條輕啲嘅罪,我唔肯,因為冇做過,之後對方肯以簽保守行為程序解決,唔使對簿公堂,要我同之前女友道歉冇問題,但係律政署要我寫道歉信。」他表示現專心工作,並說:「唔好再批評鄺小姐,佢同我一齊嗰陣係好女仔、經驗淺同純品,件事完咗,希望佢有美好人生。(帶眼識人?)以前我唔識保護自己,係時候學。(怕工作上碰頭?)點解要怕?我問心無愧,件事天知、地知、我自己知。」

唐詩詠坦言不會等待崔建邦改變,笑言還有選擇機會。

唐詩詠坦言不會等待崔建邦改變,笑言還有選擇機會。

崔建邦

崔建邦

崔建邦為舊愛講說話,希望外界不要再批評中巴。

崔建邦

崔建邦現時專心工作,並將擔任慈善音樂會司儀。

崔建邦問心無愧唔怕見中巴

崔建邦涉打傷前女友鄺敏慧(中巴)案件告一段落,昨日崔建邦接受本報獨家專訪,他坦言受審前從未諗過會坐監,更不怕將來工作上跟對方碰頭:「呢件事天知、地知、我自己知,總之我問心無愧。」


崔建邦昨日接受本報獨家專訪,首次談及給鄺敏慧道歉信的內容。

擾攘了近半年的傷人案,日前終於告一段落。崔建邦昨日首度談及上庭前給鄺敏慧道歉信的內容,他說:「封信入面我向喺佢(鄺敏慧)身上發生嘅事情深感抱歉。上庭前一晚,控方問我,可否認條輕啲嘅罪,我唔肯,因為我冇做過,當時我要求雙方和解,對方又唔肯;到上庭當日,對方又話肯以簽保守行為程序解決,但我要同意對方之前口供,可以唔使對簿公堂,將件事解決,我身為一個男人,要同之前女朋友道歉,冇乜問題,但係律政署就要求我寫封道歉信。」

替舊愛講好話

說到中巴上庭後「谷眼淚」及翌日便接受電視台專訪,有博宣傳之嫌,對此崔建邦謂:「人哋嘅嘢無謂猜度,但都了解咁年輕女仔要同以前男朋友對簿公堂,感受一定唔好。」問將來工作上怕否遇到對方,他謂:「點解要怕?我問心無愧!(你冇打過佢?)呢件事天知、地知、我自己知。(對方被指博宣傳?)人哋做乜我控制唔到。」


崔建邦坦言以前不懂得保護自己。


崔建邦無懼將來工作上跟鄺敏慧碰頭。

把握工作機會

對於中巴這位舊愛,崔建邦仍替她說好話,他說:「我希望大家唔好再批評鄺小姐,佢同我一齊嗰陣係好女仔、經驗淺同純品,(對佢失望?)呢件事完結,希望佢有美好人生。」問他是否自此會帶眼識人,他說:「我只可以話以前唔識得保護自己,係時候學習。」

崔建邦又表示這幾年都會專心工作,暫不提感情事,他謂:「我仲有家人要照顧,今次走出呢件事,有小小人性都會把握工作機會,一個男人要成家立室都要有事業。」

場地:修士吧

攝影:沈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