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探的「驗屍報告」

最近「三色台」兩線劇集收視有如插水,這是近十年來很少見的事(通常一線仆直,仍有另一線能保得住);而在下因工作關係,本來就不便、也不打算談論這兩劇的,可是想到某些一得之見,或許可供友儕們日後參考,所以就不怕野人獻曝,分兩天提出看法,首先便要為《神探》一劇蓋棺定論。

其實早前在下已約略提過,《神》劇的主線設計,基本上可概括為男主角由「好人遇意外→變壞→眾幫忙→回復本來」的一條公式;可是,編劇可能嫌其太過熟套,所以就「扭」(Twist)了一下,變成男主角回復了本來,但男副角卻又「接棒」變壞,於是男主角千方百計要幫對方撥亂反正,彼此鬥個你死我活,最後「正義」得勝。坦白說,這條主線經此一「扭」,是否真的新穎吸引,誠屬見仁見智(一個壞變好,另一好變壞,《天地豪情》也出現過),但問題是,男主角的「突變」來得離奇,男副角的「接棒」也十分怪異──不是子彈頭穿頭不死,就是腦細胞如何變種,簡直就是科幻片橋段,可惜說服力又不夠(全因製作條件所限),這叫普羅觀眾如何接受?

有個文學批評的詞彙,叫做「疑問語碼」(Hermeneutic Code),簡單來說就是讀者看一部作品時,先從書名想到甚麼、往後又會期待看到些甚麼。好了,既然劇名有「神探」二字,觀眾是否會聯想到男主角即將「智破奇案」呢?可是由頭看到尾,有哪一件「案」算得上是「奇」?有哪一點顯出了男主角的「智破」呢?這豈非文不對題麼?豈非令帶着「疑問語碼」來看的觀眾大失所望了嗎?

其實要拍一齣科幻劇,也那不打緊,但又要大玩六十年代的懷舊潮,又要搞點青春戀愛、唱其舊日金曲(但全都與男主角的主線無關),是否太貪心了點?最後一集更有「攜愛之手,入夢相救」的情節,大玩平行世界的異度空間,幾乎令在下以為睇緊明珠台的《F檔案》(Fringe)!

近年有些中外電影,喜歡在舊時代裏加入些「後現代機械」的元素,那叫做「新古典美學」(Neo-classic),但條件一定要有相當的人力財力。本地電視台連懷舊劇也未必拍得好,如今更想加入「科幻」元素,那不是跟自己開玩笑麼?與其如此,倒不如正正經經拍一齣《曹探長智破奇案》(據聞最初的打算正是如此),豈非更好?

新報 By 李贊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