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嘉穎電視劇《葉問》劇情

主演:鄭嘉穎、韓雪、周秀娜

故事大綱

一代宗師葉問(鄭嘉穎)生於水深火熱的時代,他畢生追尋與探索武學境界,自身成長蛻變的經歷令葉問最終成就功夫神話,登上武學頂峰。從佛山、廣州到香港,他先後遇上影響他一生的重要人物,包括革命黨人符征雲(蔣愷)、啟蒙老師于鳳九(于榮光)、詠春師父陳華順(元華)……一次次的比武,一次次的受傷,濺起的不僅是葉問的鮮血,還有兒時的訂婚對象張永成(韓雪)的眼淚,但葉問的師兄林青山(劉小鋒)心胸狹窄,因深愛永成,青山經常為葉問製造麻煩,甚至誣陷他是殺人犯,葉問逃往香港遇上第三位師父梁璧(梁小龍),被傳授各種詠春功夫,水平大大提升,葉問留港期間刻意隱姓埋名,仍難逃捲入碼頭鬥爭中,幸得好友阿寺(宋洋)和碼頭西施珍妮(周秀娜)的幫助,雖天天遊走生死邊緣,但同時艱困的環境大大誘發他深藏的武者俠義與凜然正氣,將葉問推上最後的擂臺,重回佛山……

鄭嘉穎電視劇《葉問》

分集劇情

第1集
1921年的廣州國術館內,南方各派武林人士正在激戰,這正是一場捲入軍閥爭鬥的武林之戰。突然代表北方武林的符征雲率蔣盛出現,蔣盛連挫南方各派武師,手段殘忍。年輕氣盛的葉問上臺,不敵蔣盛,兒時好友張永盛的堂姐張永成為臺上的葉問擔驚受怕,眼看被重創,永成只能提前喊停比賽。葉問同鄉,現如今為廣州政府做事的林青山充滿妒意,二人為葉問產生爭執!時光回溯到十年前,革命黨人符征雲帶隊來到佛山桑園鎮,號召百姓減去滿清遺俗所留的長辮子。小葉問為弄清剪辮原因,夜探軍營被擒。佛山大俠于鳳九潛入軍營將葉問救走。鳳九打敗蔣盛,與征雲打成平手,二人惺惺相惜。鳳九在街上遇到以換錢為生的陳華順並看出他的詠春步法。葉問與自幼習武的嚴春來在街頭摔跤,華順認為葉問不是他對手,誰料葉問以機智和巧勁把春來摔倒,華順尷尬不已。

第2集
葉問欲拜鳳九為師,鳳九命他去剪順華的辮子。順華知道鳳九派葉問來試他的功夫,自己將辮子剪下給葉問。鳳九拒收葉問為徒,卻答應教他武功。青山為了拓展自己的眼界,決定出國留學,小葉問跑去送行。北伐前夕,長大成人的葉問隨鳳九赴廣州觀戰國術大會。廣州街頭,一位賣花女遭惡霸糾纏,葉問搭救卻引來賣花女不滿,才知她正在排演文明戲,葉問尷尬逃離。鳳九發現莫家拳人監視自己和葉問,提醒葉問小心,葉問笑著坐上瘸腿阿寺的車去拜訪兒時同伴張永盛。桀驁不馴的阿寺拒交保護費,遭沙河幫擼大哥帶人圍攻,擼大哥試出葉問武功來路,讓葉問帶話欲宴請鳳九。葉問探望世伯張蔭棠和他的兒子張永盛。得知那位賣花女竟是自己的娃娃親對象永成,也得知了青山正在軍政府任職。葉問去找青山,發現他正在騙永成玩槍,葉問與青山相認。

第3集
葉問與青山、永成在青山辦公室縱談世界形勢和中國時局,青山賣弄才學不時挖苦葉問,永成為葉問解圍。朱大帥以各種誘惑拉攏鳳九為其打擂,鳳九拒絕,並承諾不會為其他任何人賣命,朱大帥放心離去。莫家拳掌門莫仁超擔心鳳九被朱大帥拉攏後搶去自己飯碗,用卑鄙的手段暗算鳳九,鳳九受傷。盧大帥副官吳白林帶兵持槍闖入會館。朱大帥攜林青山帶兵趕到,盧大帥隨後到來,雙方拔槍對峙。僵持中,鳳九承諾此次國術大會只看不打,不幫任何人,危機化解。受青山發帖邀請,葉問代表師傅前去參加朱大帥宴會,誤會青山與永成訂婚的葉問,只顧喝悶酒。葉問與永成偶然偷聽到諸位軍閥為權力爭吵不休,永成發現伯父張蔭棠也參與討論,感到意外。

第4集
朱大帥宴會上,青山慷慨陳詞,引來眾人鼓掌。看到永成與葉問親近交談和朱大帥對葉問的照顧,青山話頭一轉,話中暗諷葉問沒有頭腦,葉問不以為意。 朱大帥別墅外,眾車夫坐在那裡往裡窺探,對裡面的排場豔羨不已,阿寺坐在一旁,沉默不言。仁超終於忍不了朱大帥對葉問的照顧,拍桌而起要與葉問比武。永成質問青山瞞著自己求婚的事情,青山任憑張永成一旁質問,笑而不語。仁超被葉問打敗,葉問出盡風頭。朱大帥宣佈把自己的女兒嫁給青山,眾人驚詫不已,原本大家都以為青山求婚的物件是永成。永成感覺受屈,坐上阿寺的車離開,葉問在後面狂追。國術大會如期舉行,朱大帥教習的仁超與盧大帥教習的擼大哥過關斬將,二人終於在決賽場上相逢。仁超頻頻使出暗器陰招,擼大哥漸漸招架不住。此時,一名裝扮成服務生的殺手向蔭棠走來……

第5集
擼大哥被仁超使詐打下擂臺。殺手刺殺蔭棠,葉問及時出手,雖然子彈打偏,蔭棠還是受傷。蔭棠住在醫院裡,青山與吳白林分別率兵前來,聲稱保護蔭棠,雙方互相指責對方是幕後黑手。國術大會照常進行,仁超在臺上洋洋得意,葉問看不下去,想上臺挑戰,永成欲行勸阻。青山看到了這一幕,不等永成說下去,馬上將眾人目光引到葉問,逼葉問上臺。蔣盛突然踢門而入,上臺挑戰。仁超被蔣盛折斷手腳,眾人驚駭。眼看南方武林無人能敵蔣盛,擼大哥拍案而起,帶傷上臺,不敵蔣盛被摔下擂臺。正在眾人驚疑之時,征雲帶領四人闖入,其餘四人連蔣盛在內正是“北方五虎”。五虎拋出“北方五虎吞羊城,南方逆黨叩頭拜”的橫幅,葉問義憤,上臺迎戰!

第6集

鳳九約見征雲,想請他對葉問手下留情,這一幕被仁超發現。蔣盛依舊挑釁南方武人,卻無人敢上臺應戰。仁超趁機栽贓於鳳九勾結北方,為證清白,鳳九只得上臺。士別三日,鳳九竟非蔣盛敵手,蔣盛未達目的,只能忍痛折斷鳳九手腳!鳳九手腳盡斷入院,征雲前來致歉並展示破解蔣盛的招式,離開時,葉問攔住征雲想探明真相,征雲話語間似有難言之隱。盧大帥正在“練拳”,青山突然來到,獻上一計,讓盧大帥暗助北方,借五虎之力奪取南方軍閥北上的指揮權。征雲也接到了助盧大帥打擂,查清內奸的神秘指示。鳳九身受重傷,依然心系擂臺,葉問背負鳳九到國術館觀賽,眾人欽佩。擂臺上,蔣盛睥睨眾生,南方武林無人出戰!此時盧大帥突然走上擂臺,五虎、征雲向盧大帥跪拜,五虎轉為盧大帥打擂,葉問不忍毅然走向擂臺。葉問一次次被打倒,但一次次站起來,盧大帥狂言要將葉問打死。

第7集

盧大帥指示征雲對葉問下重手,征雲表面平靜,內心翻江倒海。阿寺、永成、於鳳九等眾人都為葉問的安危擔憂,華順也現身助戰。比賽時限將至,在場眾人皆為葉問倒數!時間到,葉問手腳保全,眾人歡呼。葉問夢見盧大帥與白林槍殺永成,驚醒後發現華順坐在他身邊。華順教葉問如何“挨打”,葉問覺得華順深藏不露。永成與阿寺前來探望葉問,華順看到阿寺向他投去的憤怒眼神,佯裝跌倒。永成生氣坐阿寺車離開,葉問追上解釋,眾多蒙面人包圍了他們,葉問讓阿寺帶永成離開,阿寺將永成帶到警察局門口,返回支援葉問。葉問與阿寺來到警局,永成竟被人擄走。眾人皆認為是盧大帥抓了永成,蔭棠上門質詢,盧大帥聽說永成被劫持後心裡一愣,但是馬上承認,與蔭棠談條件,蔭棠憤怒離開。盧大帥詢問白林是否抓了永成,白林矢口否認。葉問與阿寺在擼大哥幫忙下找到關押永成的地方,與蒙面殺手展開廝殺。

第8集

盧大帥怪罪征雲和蔣盛到來不跟他打聲招呼,征雲告誡盧大帥不能綁架永成。盧大帥疑惑是誰嫁禍於他。青山拿出盧大帥與北方的秘密協議給永成,永成召集學生,聲討盧大帥。葉問一路跟隨永成,發現一男生書包裡有炸彈。遊行的學生包圍了盧大帥的住所,盧大帥坐車逃走,學生窮追不捨。葉問發現,那個男學生將炸彈綁在自己的身上緊追盧大帥的車,男學生追上,拉響炸彈,葉問來不及制止,男生壯烈犧牲,盧大帥跳車逃離,白林在遠處冷眼旁觀。盧大帥逃跑中醒悟被青山算計及滅口。永成斥責青山利用自己和學生達到目的,青山辯稱都是為了革命。朱大帥得意除掉盧大帥。葉問決定再次上臺挑戰蔣盛,他用華順傳授的步法連連得手。征雲看出葉問用的是南方武術絕學詠春,蔣盛終被打倒,葉問背起蔣盛交給征雲。阿寺看到葉問所使的功夫後失意離開。

第9集

朱大帥達到目的,婉拒征雲的北伐建議,征雲決心去參與籌備黃埔軍校。征雲勸葉問回佛山,專心練武。青山在征雲即將離開時轉達朱大帥心願,在征雲面前虛情假意。青山怕身陷不測逃離朱大帥,朱大帥派人追殺。朱大帥告訴葉問征雲的真正用意,也告訴他青山的所作所為,葉問震驚。葉問及時趕到救下青山,白林率部下將殺手消滅。葉問發現青山與白林早已勾結。葉問來到空無一人的國術館,永成意外出現,向葉問示愛,葉問驚喜。離別在即,永成坐著阿寺的車在去送葉問的途中,突然醒悟自己是不願過碌碌無為的庸常生活。葉問遲遲等不到永成,失望地與鳳九一起離開廣州。青山來到葉家,自稱是回佛山興辦實業。實際是勾結白林,擴充實力。阿寺本是華順的兒子,因華順不教他詠春,負氣出走,父子二人不歡而散。

第10集

嚴春來聽聞葉問在廣州很厲害,來找葉問比武,阿寺因華順拒教自己詠春而在廣州比武洩憤。阿寺與春來打起來,春來被瘋狂的阿寺打傷右手。葉問被迫與阿寺打鬥,突然華順出現將阿寺打暈。鳳九以手殘為由請華順寫下“少年心事問羊城,政客武林假亦真,此番一去無覓處,但得詠春此中人”的詩句,華順突然明白這是鳳九要他收葉問為徒,心情複雜。鳳九留下叫華順寫下的那幾句詩後隱退江湖,葉問看著詩句不知究竟,四處尋找鳳九的下落。葉問頻頻寫信給永成,卻一直沒有收到回音。葉問的父母見葉問為等永成的信魂不守舍,決定給蔭棠去信,葉問聽後大喜。葉問悟出那首詩是鳳九讓他拜華順為師。面對阿寺的緊逼,華順寧願失去一條腿也不教阿寺詠春,阿寺再次被激怒。

第11集

葉問到郵局查看信件不果,給永成發去“你在不在”的電報,決定在郵局等待回電。因無錢住旅館,蜷縮在報社門口,被記者劉一碗發現,邀請他到報社留宿。華順將自己多年積蓄兌換成銀元券,想給阿寺看腿,彌補當年過失,阿寺儘管收下了錢,卻表示只有教他詠春才會原諒華順。葉問遇到阿寺與錢莊老闆爭吵,葉問解圍。阿寺與葉問各懷心事,阿寺要跟葉問打,葉問無心比武溜走。阿寺喝醉,當著華順將銀元灑向河中,華順傷心痛哭。第二天阿寺醒來之後,葉問告訴他華順到河中將銀元一枚枚撈起銀元的事,並猜到阿寺是華順的兒子,阿寺嚎啕大哭。 青山召集佛山商界商討興辦鋼鐵廠,葉問以佛山無鐵礦反對,青山不悅。葉問在街上遇到郵差,郵差掀開郵車簾子,葉問驚喜地發現永成坐在裡面。

第12集

永成來到葉家,驚訝地發現青山也在,青山告知永成回佛山是回應實業救國的計畫。永成到葉家闡明此行目的是想退兒時娃娃親,葉父葉母震驚。葉問雖然不情願,但是尊重永成決定。永成不願受舊式婚姻擺佈,她暗示葉問可以和她一起去外面看世界,葉問不知底細,傷心離去,永成認為葉問不懂她的心。葉問明知永成喜歡自己卻要跟他退婚,找阿寺訴說,二人各懷心事,打了起來,永成遠遠地看著這一切。永成找阿寺訴說,阿寺不明白永成為何退婚,永成闡明立場,阿寺不理解。葉母吵著要去廣州找蔭棠理論,被葉問和葉父勸阻。青山得知永成退婚,去找永成慶祝,永成卻告知她退婚是想讓葉問以一個新青年的方式追求她。因不好當面澄清,叫青山告知葉問。青山與永成去飯館吃飯,恰好遇到葉父帶葉問去相親,永成聽著葉問與幾個女子的相親談話,忍俊不禁。

第13集

青山回覆永成說葉問志在練武,永成失望。葉問買了根翡翠煙杆送給華順,在葉問表示不拜他為師之後,華順收下。白林手下士兵找華順徵稅,暴打他一頓後將煙杆搶走,阿寺在門口看著無動於衷。晚上華順蒙面打倒士兵,搶回煙杆。阿寺誤認為煙杆是葉問的拜師禮,憤怒地將煙杆上摔在地上。青山對永成大談革命和理想,永成希望葉問也一樣見識高遠。永成試探葉問是否願意去法國,葉問卻一直談論功夫和武者風範,永成失望離開。永成決定獨自去法國,到葉家辭行,葉問不在,經過葉問的書房,看到葉問仔細閱讀她帶給葉問的書籍,做下大量筆記,心中感動,提箱離開。葉問趕到碼頭,船已開走。阿寺在街上開了一家“詠春正宗”的武館,靜候華順的到來,一瘌痢頭拜阿寺為師。春來帶著手下上門踢館,華順趕來再一次拒絕了阿寺的要求。

第14集

華順決心收葉問為徒,想以詠春只能單傳規矩讓阿寺徹底死心。華順帶葉問到已故師父梁贊開辦的贊生堂,他告訴葉問,詠春只授予品行純良之人,而且只單傳。早年華順因認定阿寺性情暴戾,他怕失去兒子,於是決定息武。阿寺為逼父親傳授詠春,到處教人打架,終致小腿受傷,阿寺負氣出走。直到廣州國術大會,華順認為好鬥的阿寺可能會參加,才前往尋找。因葉問要與永成去法國,華順表示願意等他回來再傳授給他。阿寺心灰意冷,點火自焚,葉問經過,沖進火海將阿寺救出送往醫院。葉問沖到碼頭告訴等得焦急萬分的永成不能成行。永成看到全身灰撲撲的葉問,誤以為葉問又去跟人打鬥,青山故意告訴永成葉問是因華順收他為徒才取消行程,令永成對葉問因練武的偏見進一步加深,青山看到這一切後暗自高興。

第15集

青山跑到醫院告訴葉問,說永成離開了旅館。葉問跑到碼頭,船已開走,回到家裡,卻驚喜地發現永成搬到葉家居住。永成與葉問一起到醫院看望阿寺,華順認同葉問說阿寺心中缺乏關愛的話。葉問決定與永成一起遠行,永成歡喜。即將開船之際,葉問突然感到青山實業救國計畫藏有陰謀,決定下船回去。青山讓永成給佛山商戶演講,眾商戶同意入股。葉問在報紙上發文揭露青山借實業救國之名為白林籌資擴充軍備,商戶譁然,紛紛拒絕投資。永成贊同實業救國,她發現那篇文章是葉問所寫,加上對葉問的怨氣,在報紙撰文駁斥葉問觀點。青山在永成面前煽風點火,葉問與永成各自用筆名在報紙發文激辯。永成決定變賣在桑園鎮的祖屋,但屋子被春來租下開武館並拒絕交還。春來回到武館,發現父親正將租約歸還永成,認為遭葉問算計,加深對葉問的仇恨。

第16集

阿寺發燒,華順弄來冰塊給阿寺治病。葉問來訪,華順堅持不收阿寺為徒,被阿寺聽到,阿寺怒燒贊生堂,毀了梁贊的牌位。華順要廢了阿寺,葉問當眾跪下拜華順為師。永成看到這一幕,生氣地離開。春來遭遇殺手,跳進河裡,生死未卜。葉問本想買票和永成去法國,卻遇見青山說永成讓他一同去法國。上船那天,青山和永成一同上了去法國的船,葉問黯然傷神中,不料一回頭卻發現永成站在自己面前。正開心的時候,來了一隊士兵,對著葉問開槍,原來他被白林誣陷殺害春來。葉問逃脫,辭別父母和永成,坐上去香港的船離開佛山。在船上,梁璧看出葉問的“二字鉗羊馬”,葉問錢包被偷,被逼跳下船後被李三撈起來,梁璧用一百塊買走了葉問和葉問的油紙包。

第17集

葉問化名葉永成,為還梁璧的錢,在香港的碼頭打工。永成聽到吳白林手下說春來的屍體有假,為了保護嚴冬和葉家,不得不隱瞞真相。豐義隆遇到危機,艾丁堡對碼頭虎視眈眈。張猛趕走了被艾丁堡收買了的李三,收回了碼頭。梁璧在打鬥中看出了葉問的詠春步法。梁璧打開葉問的油紙包,發現葉問是佛山首富葉靄多的兒子,也證實了葉問是華順的徒弟。他拿出父親梁贊的牌位,發誓要讓葉問明白自己更厲害。張猛來找包租婆說想娶珍妮,被包租婆拒絕,梁璧見此心生一計,於是將油紙包還給了葉問,對包租婆說葉問是富家公子,可介紹給珍妮。包租婆帶著葉問買西裝,讓他去碼頭接珍妮,自己卻去偷葉問的地契。珍妮下船後找不到皮特,假服藥自殺,葉問抱著珍妮沖進山頂醫院。

第18集

葉問沖過了守衛的阻攔進到了山頂醫院,珍妮跳下來抓住皮特,讓皮特娶她。皮特拿出錢,珍妮看到葉問的表情,將錢甩到了皮特臉上。珍妮以為葉問是愛慕自己的船務公司公子。包租婆沒找到地契,追著梁璧打。梁璧跑到張猛那裡說包租婆要讓葉永成做未來女婿。青山和白林密謀,想霸佔葉家大宅。白林派人燒軍營,誣陷葉問,包圍葉家並收走糧食,華順冒險送糧。梁璧給張猛出主意,讓葉問加入豐義隆,葉問拒絕,張猛逼葉問出手,張猛被葉問打倒。洪爺認出了詠春拳法。洪爺和葉問打,欣賞葉問的功夫並帶葉問見記者,葉問上報。珍妮發現葉問是碼頭工人,失落不已。梁碧拿出寫著葉問是詠春高手的報紙,珍妮態度大轉。

第19集

青山和白林設計以假春來做誘餌,抓住了給葉家送糧的華順。珍妮給葉問送糖水,問了一通梁璧教她問葉問的話。洪爺帶葉問看拳擊比賽,英國人贏了後將“東亞病夫”的旗子掛在中國人身上,葉問震驚。梁璧告訴葉問洪爺和艾丁堡之間的過節。珍妮參加花車小姐,艾丁堡帶著拳擊手和花車小姐來到碼頭挑釁,珍妮不願給拳擊手跳舞被艾丁堡打,張猛、葉問出手和拳擊手們打起來。警員趕來扣住了葉問張猛等人,艾丁堡趁機將碼頭的貨扔到了水裡。葉問、張猛、珍妮被抓緊監獄,包租婆和梁碧將葉問和珍妮保釋出來,洪爺匆匆趕到來保釋張猛。永成去監獄見華順,明白了這一切是青山設的局。永盛收到葉問從香港寄來的信,不料這一切都在青山的監視之中。

第20集

葉問為了中國人的尊嚴決定去打擂臺,日夜苦練功夫。洪爺得知,派張猛去送補藥。梁璧和包租婆各懷鬼胎,想將洪爺的藥換掉,最終梁璧得手,不料葉問並沒有喝。葉問上擂臺,梁璧將迷藥放在毛巾裡,葉問輸掉比賽。梁璧詆毀洪爺、詆毀華順,葉問明白了是梁璧在毛巾裡下藥,洪爺和梁璧打起來並露出詠春真功夫,葉問看出來了,洪爺大贊其功夫而收手。梁璧收手後,黯然回到房間,拿出父親靈位,想起華順毀了贊生堂,心中恨意無限。豐義隆遇到前所未有的危機,張猛挺身而出決定去坐牢定罪,保住豐義隆。張猛拿了一筆錢給包租婆,買了鑽戒給珍妮,希望三年以後娶珍妮,拉扯中被葉問誤會,葉問出手,不慎將戒指弄到陰溝裡。永盛來佛山,將葉問的信帶給了永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