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鄭子誠 我冇陰謀

世界冇末日,2012 年進入倒數階段,要回顧這一年的本地網絡風雲,「鄭子誠現象」肯定佔一席位。直到今天,當事人對自己無啦啦 hit 爆網絡一事仍摸不着頭腦,但坦言很享受扮演衰人、奸角、壞蛋,看來,鄭子誠真係無負高登巴打給的「完美奸人」封號!

鄭子誠有兩個主要「身份」和「記認」,一是靚聲,每周 5 晚在港台開咪主持《音樂情人》;另一就是在 TVB 劇集中扮演過無數的奸角、高層,或者是奸的高層!幾個月前他卻突然紅遍網絡,被封為「完美奸人」,形成「鄭子誠現象」,當事人得啖笑。「我無留意,直到加拿大的朋友轉告,我才知自己成了『熱門搜尋』,還以為做錯事。」鄭子誠表示,以前覺得網絡世界虛無縹緲,但現在改變想法,以後自會多留意網民的意見。

「是社會趨勢和我的角色掛鉤,近年香港愈來愈政治化,大家覺得別人有機心、有陰謀,人不再單純,其實幾悲哀,我們成長的年代不是這樣的。」個性愛靜,加上信仰,鄭子誠覺得社會氣氛不對勁:「太多噪音,人與人之間少了尊重,令我覺得不安和不舒服。究竟這個社會將來會變成怎樣?」

他 79 年到加拿大升學,繼而全家人移民彼邦,回流香港廿多年,他覺得這裏的環境愈來愈不宜居住,人們忙得沒有生活質素。「不過生於斯長於斯,這裏的工作讓我有發揮,而且在香港可見證很多大事,可說是『大時代』。」

成奸之路

鄭子誠踏上奸角之路,有點誤打誤撞,有點迂迴曲折。90 年他從加國回港,最初在港台從事文職工作,亦做過亞視外事部,後得當時港台二台台長張文新邀請,頂替《海琪的天空》時段,主持《今夜真情》。再後來,他做過有線電視的節目配音和主持,95 年加入 TVB。

「初入 TVB 屬資訊文教科,做《城市追擊》,我以為是坐堂做主持,像 Do Do 姐。」結果卻是做娛樂記者,天天跑突發,那時正是祥哥爭產案,「那幾個月,天天守在永祥大廈,撲新聞永遠不夠別人快;那是我最黑暗、沮喪的年代。但際遇很奇怪,藝員科打電話來,叫我去 casting,我沒想過演戲,但想到可離開永祥大廈,於是去拍《真情》,而我的人生就是這樣開始的。」

15 年前的《真情》,奠定了他的奸角地位,但他說,李子浩最初並不是衰人,「他是一個從大陸來港、力爭上游的青年,好似《甜蜜蜜》的黎明。不過監製(徐遇安)後來說,我做好人一定好不過阿海(黃智賢飾),又說我『眉宇間帶點奸』,於是個角色性格完全扭轉了,加上後來 May May 加入,二人的戲反應好,劇情就去得更盡。處境劇的劇本邊拍邊寫,反應好可寫多些(戲份),反應不好就隨時 cut,但當時不懂,對此又愛又恨,因為太多事情要學習和兼顧,加上有很多資深演員,只求不拖累其他演員就好了。」

自言一向正直的鄭子誠,最初很介意做奸角,其母更避而不看《真情》:「她完全不去接觸那些我做衰人的畫面,幸好她在加拿大,較易避開;可能她怕我學壞,因她以前不贊成我入娛樂圈。」後來監製教導他,唔好當自己係衰人,讓他開竅。

他想過要做回好人,但接下來的《烈火雄心》更是姦淫擄掠、傷天害理咩都做齊,然後一劇接一劇,都是反派角色,深入民心。「後來幾 enjoy,用另一角度想,奸角有更多發揮空間。而且我是一個小演員,要知自己定位。」多年來他喜歡的角色,有《洛神》(02 年)的司馬懿和《畢打自己人》(09 年)的周政名。現正播出的《幸福摩天輪》又是做壞人,《法網狙擊》呢,他說是陰沉是奸。至於農曆年推出的《初五啟市錄》,則又是奸人上司。

做電台冇陰謀

鄭子誠 05 年起主持《音樂情人》,電台一直是他鍾情的事業。80 年代中,他仍在加拿大唸書,已到當地電台主持節目,「小時候受《6 pair 半》影響,喜歡聽歌,買下很多黑膠唱片,收收埋埋一大堆,想和人分享,於是去考電台。」他那時有好幾個唱片箱,攜着個人珍藏去做節目。後來甚至和朋友向電台買廣播時段,開設電台。

所以鄭子誠做電台的目的,很單純,只想播歌,係冇陰謀㗎!個人願望是製作一齣廣播劇。

此外,他坦言對運用聲綫比較得心應手,「聲底是天生的,但說話節奏、咬字、感情可以後天練習,我不是天生靚聲,『好聽』需要很多元素配合,我的聲音屬於夜晚、感情豐富,易令人接受,但我知道自己不可以講波、不能搞笑。」至於有沒有刻意保護聲綫?「本身不煙不酒不愛辣,如果要說是自覺的(保護聲綫),就是不高聲說話。」

 【專訪】鄭子誠 我冇陰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