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法拉拍《奇幻夜》 獨居工廠大廈

對演戲,陳法拉從來認真、執着。刻下,她正在美國修讀演藝課程,早前參演新片《奇幻夜》,七天的拍攝戲分,她足足花上大半個月、 每天八小時用心做功課。「既要為角色寫信、寫自傳,又去找小道具,如所睡的藥枕,牀邊的香薰、鬧鐘都是私伙;為體驗立起心腸置人於死地的感覺,我更往街市看人劏雞。」

戲中法拉為情失眠,箇中的身心變化,她想到向專業人士——心理醫生請教。「就像一般病人,我去掛號看醫生,表明來意是為角色搜集資料,很怕自己耽誤了其他病人,但起初醫生不信,還説:『陳小姐你放心,我們很樂意幫你,完全保密……』多番解釋,醫生才願意相信,更替我分析戲中人的反應,最後更不收分文。」

明報周刊 第2333期:陳法拉獨居工廠大廈

法拉的投入程度,不止於此。「這個女生一直獨居,活在自己的幻想、回憶之中,我不想對這個環境有陌生感覺,便向劇組提出,一個人在廠景住了幾天,只有中間一晚回家餵貓。」獨居在冷清清的廠景單位,害怕嗎?「夜晚做功課、讀劇本時有一點怕,但也好,可將這種記憶帶入戲中;工作人員有教我總掣的開關,但沒有提示怎樣調校冷氣,工廠大廈的冷氣機很冷、聲響很大,幸好日間拍攝消耗很大的體力,晚上我睡得很好。」 從籌備到完工,她的滿足感達至百分百,「整個過程我已經賺晒,票房與外界對自己表現的評語,我不會有任何壓力。」

明報周刊 第2333期:陳法拉拍《奇幻夜》 獨居工廠大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