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松齡》劇情介紹(1-25)

第六集 (14/6/2010) 星期一
邦得悉山東巡撫馬旭升插手柏案,不悅,後見文父徐永泰即改變初衷。柏被判秋後處決,松千方百計助妍現身公堂 ,望替柏洗冤,不果,還被判杖刑。松埋怨妍不肯現身公堂,妍說出當中原因,衆恍然。盤欲上京爲柏洗冤,始發現遭軟禁,邦更勸盤放棄糾纏下去;另一方面喆被設局誣蔑,暫時停職;加上義莊失火,妍屍身被焚。喆相信一切皆爲泰所造成,爲要阻止真相被揭發,遂與松及如再往曲阜找文,後見文意志消沉,答允帶他見妍。文欲往自首,遭妍力阻。泰強行帶文回曲阜,松以爲救柏無望,不料柏突然獲釋,大惑不解。喆翻看妍遺物,竟有新發現,相信真兇另有其人。

第七集 (15/6/2010) 星期二
殺妍真兇現身并承認罪狀,如激動不已,喆要将真相告知天下,反遭衆勸阻。妍快将上路,文帶妍之靈牌前來送别,喆受二人真情感動,改變初衷。盤恐柏涉案獲釋而開罪升,於邦陪同下送禮賠罪,升拒受,惹邦不悅。如打算回鄉,但爲治理喆母宋好頭痛毛病及松同父異母弟弟鶴齡的癫痫病,決定暫居濟南。喆回捕房複職,對沖妹魏虹倚仗沖之勢力橫行看不過眼,與虹發生沖突。虹其後往好經營之客棧找麻煩,喆出言挑動令虹中計,喆乘機以毀壞他人之物入其罪,将虹囚於牢房,虹怒極。

第八集 (16/6/2010) 星期三
如奇怪鶴病情反覆,後替娴把脈,猜測鶴之病可能與娴産前進補不當有關,遂随娴到藥店找到當年娴進補藥方,因 而對松舅父葉自鳴起疑。如向盤指出鳴當年惡行,令鶴積弱,鳴與妻朱寶燕爲證清白,不惜自揭瘡疤。如得知松母 曾往龍母廟祈福,遂往調查,并将所得證據交予娴,娴卻将之毀掉。鳴與燕指當日指控二人下毒的主謀乃是娴,娴 爲免連累如,承擔罪名,沒料盤早以查知一切,杖打鳴與燕并逐二人出家門。鳴夫婦翌日回家乞求原諒,娴等替二 人求情,盤收回承命,并藉此确立娴於家中地位。鶴得如對症下藥後,竟能谂出書來,娴喜不自勝。

第九集 (17/6/2010) 星期四
如見松與家人和睦溫馨,頓感懷身世,松遂藉放風筝祈願開解她。如、松均對對方有意,卻未宣諸於口;而好亦勸 喆把握機會向如表白。虹設局陷害喆,被喆看穿,終自作自受。虹以紫玉钗插贓嫁禍陷害喆,卻連累如身陷囹圄。
喆爲救如對虹忍氣吞聲,又吃光虹帶來所有燒餅,虹竟食言。虹之紫玉钗原爲沖私藏之賊贓,遭山賊發現,擄走虹 并侮辱她,喆爲救虹險喪命,沖突至并将賊人殺光,喆斥沖殺人滅口。虹感激喆舍身相救,卻因侮辱如遭喆掌掴教訓。松發現喆對如心意,決成人之美,於廟會之日爽約於如,并遇上喬裝成男生的翠。

第十集 (18/6/2010) 星期五
翠對松等表示有意洽商年畫生意,松遂帶她到畫坊參觀,卻被盤發現翠畫人像,厲言教訓二人,原來年畫有「不以 真人入畫」之規條。虹往找喆道歉,喆初不領情,後經如相勸,方接納虹。松帶翠到淨土寺欲窺看「七色琉璃寶杖 」,翠一時貪玩竟以松身份結識升之愛女馬娉婷。如於好客棧内贈醫施藥,虹爲讨好喆,甘當如助手。松忍痛成全 喆與如,買醉,翠因試酒而失去法力,并因照顧酒醉後的松而惹來誤會。婷來信約會松,松無奈與翠一起應約向婷 解釋,不料被升手下追打,更弄花了寶杖。翠記起祥之告誡,摘新鮮桃子吃,終回複法力。

第一页:1-5集
第二页:6-10集
第三页:11-14集
第四页:15-20集
第五页:21-25集大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