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晉安錯手傷人 萬綺雯裂三條肋骨

熱播中的《老表,你好hea!》,靚爆人妻萬綺雯(蚊蚊)與郭晉安(安仔)再度搭檔演情侶,二人有了首輯默契,今輯為求有更理想效果,自度獨有畫面添浪漫感覺,誰料一個簡單動作竟然釀成意外!

雖然受傷,蚊蚊由拍攝至播出劇集也三緘其口,不過在出街片段中,蚊蚊被發現有部分鏡頭臉部浮腫,她接受專訪時輕鬆地笑談受傷經過。

萬綺雯演繹《老表》中擁有雙重性格的「齊靜雯」,角色並非靚女,造型還要戴眼鏡、假髮,服飾多以風褸示人,但仍難掩其吹彈得破的肌膚,不過最奇怪是有兩三集鏡頭,蚊蚊樣子腫到不得了;訪問她一開始,就好奇談及,蚊蚊坦白說:「你這樣問,我亦老實說,拍攝剛剛開始不久,我受了傷,裂了三條肋骨,由於食了消炎止痛藥,整個人都腫了。」

郭晉安錯手傷人 萬綺雯裂三條肋骨
蚊蚊現在會多吃營養豐富的食物,希望增磅增肌肉,可以保護幼小的骨骼,不會太容易再受傷。

追看《老表》多時,未有發現有動作場面,亦不發現高難度動作,何以可以傷得這樣重?「其實我們想談情戲更好看,得意一點,大家已經度好了每逢拍拖、求婚、結婚戲,總之拍接吻戲分,安仔就會抱起我,攬住邊吻邊浪漫地轉圈,記得當日在尖東海旁,拍攝一場我見到安仔剪短頭髮後深情一吻,怎知攬住轉時,聽到『嘞』一聲,跟住已經覺得好痛,安仔問我有無事?我話無事,舊患而已,之後再拍及轉幾個位拍攝時,疼痛依然,忍到回家後仍然覺得肋骨位好痛,跟老公(陳十三)說可能弄傷了,明早要去照X光,老公熟悉我的性格,開緊工有時間都寧願睡多兩小時,看得醫生一定有事;其實那個晚上,睡落牀已覺得抖不到氣,成晚都『典吓典吓』;但去了骨醫醫務所照X光後,醫生說肋骨無斷到,看不到有裂痕,於是就繼續開工。」蚊蚊說。

郭晉安錯手傷人 萬綺雯裂三條肋骨

感覺如上次受傷一樣

但蚊蚊情況未有好轉,還一日痛過一日。「胸口對下的肋骨位置開始腫,範圍還愈來愈大……去到第十日左右,要坐車坐船去南丫島拍攝談情戲,安仔又抱起我,他都問:『阿蚊得唔得?』試戲時覺得OK,但到正式拍攝時,我跳一跳起等他抱起我時,不得了,那一刻,半邊身感覺到涼浸浸,即時標晒汗、痛到暈、標眼淚水、出不到聲;我心知大件事,因為感覺跟我〇五年拍攝《我和殭屍有個約會》吊威也弄斷肋骨時一樣;其實之前我一直廣找朋友幫我,找一個骨科專科的女醫生,因為痛的位置較敏感,但當時痛得太厲害,男醫生都照殺,安仔即時幫我打電話去book了相熟的骨醫,陪我由南丫島出去診所,做了電腦掃描,報告出來醫生說:『萬小姐,我估計裂兩條肋骨,結果裂了三條。』醫生開了消炎止痛藥給我,寫了兩星期假紙,要我臥牀休息兩周,因為肋骨跟肺部、心臟位置好近,如果裂了再整親斷了的話,怕會插到個肺,但正在趕開工,根本無可能停兩星期,我跟安仔好似同醫生講數咁,結果我休息兩日,好彩主要跟安仔做對手戲,他會就住情況,監製聲哥(黃偉聲)亦很好,改rundown,將文戲先跳拍,罵人戲、激烈戲全部都排到最後才拍。」

郭晉安錯手傷人 萬綺雯裂三條肋骨
在尖東海旁拍攝溫馨一吻的戲,安仔抱着蚊蚊邊吻邊轉圈,一個簡單動作,令蚊蚊裂了三條肋骨;不過敬業的蚊蚊在劇集拍攝期間,完全沒透露傷勢,只吃藥消炎,奈何副作用令她臉腫,所以蚊蚊在某幾集中,臉龐忽然「肥」了。

郭晉安錯手傷人 萬綺雯裂三條肋骨
忍痛拍攝的蚊蚊,直至在南丫島拍這場外景,當跳起讓安仔抱抱時,痛到標汗及暈,才急到醫務所作電腦掃描。

郭晉安直認內疚

跟蚊蚊份屬老友的安仔,錯手傷人,他內疚到不得了,安仔回想事發經過也一額汗。「當然內疚,因為真的是我一手造成,當時弄傷她我都不知情,因為我們拍攝時,她沒有出聲,只說有點透不到氣,我不以為意,因為她茹素關係,有時也會頭暈,所以我只覺得是慣常『齋病』,到第二次拍攝時,她都死忍沒出聲,直到第三次在南丫島,又要拍攝我抱起她好溫馨,當時見她痛到出不到聲,她才肯說,我即時打電話給一個數一數二骨科醫生幫手救命,說了蚊蚊情況,他聽到是萬綺雯,還開心到推掉booking,當天就替她診症,我即時幫她登記,陪她由南丫島出去醫院,後來知道裂了三條肋骨,真的嚇一驚,因為如果有什麼事點樣還返個老婆俾人,但蚊蚊真的好厲害,擔心影響整個劇組,休息了兩三日,她食住止痛藥就開工。」

郭晉安錯手傷人 萬綺雯裂三條肋骨
錯手傷人的安仔深感內疚,不過蚊蚊跟安仔老友,而且今次只是意外,所以蚊蚊反而安慰他。

揼牀板嚇壞老公

不過,向來對很多藥都敏感的蚊蚊,吃了數天消炎止痛藥,卻出現副作用的反應。「食了三日藥,整張臉腫得好緊要,手又顫,最重要是不記得對白,做不到戲,心情好難受,於是我去跟醫生研究,暫停藥,盡量小心不再觸及患處;不過之後更慘情,就是患上大感冒,你試想想裂了肋骨,每透一下氣已經好辛苦,還要打噴嚏和咳嗽,那種痛不是你可以想像,晚上睡覺直情痛到猛揼個牀頭板,老公真的給我嚇親,他以為我發噩夢,捉着我雙手叫我醒啊醒啊,我便說:『老公!我是醒,都睡不到。』(今次是觸及九年前的舊患嗎?)其實不是,〇五年是右邊斷一條肋骨,今次左邊裂三條,但我知道安仔已經好內疚,所以就說給他聽是舊患。」

陳十三眼見老婆受苦,他定必痛入心,可有怪責安仔?「完全沒有,他知道安仔是一個很好的拍檔,平日好照顧我,他覺得意外沒有人想,還教我安慰紓緩安仔內疚,叫我跟他說『不是你勁,是我無用。』可能安仔真是勁人,內功深厚,抱一抱都裂三條。」

不透露傷勢有原因

蚊蚊談到當日受傷苦況,輕鬆自如,還懂得自譏「玻璃人」,她笑說:「現在都沒有事啦,媽咪、老公、家人及好友都好熟知我的性格,遇事後解決了才當笑話說出來。(當日不說,原因是什麼?)一,我不想安仔內疚;二,當時我有家人身體不適,不想說出來嚇親他們,令人擔心;三,當時自己這麼痛楚,但還有大半集數都未拍,都不知捱不捱到完成整個劇,不想影響劇組。所以老公事後都讚我叻,可以這樣堅持捱過去,他服了我吧!」媽媽知道後定必嚇壞?「受傷後幾個星期,我打電話告知媽媽,她好淡定說:『你次次沒事了才當笑話說出來,沒事就好,你事事小心些。』」經過今次意外,蚊蚊也聽從醫生建議,增肥十磅以增強肌肉,保護骨骼。「醫生說我人高,但骨骼比一般人幼三分一,較易受傷,所以我放假盡量都食些有營養食物增磅。」

蚊蚊自過檔無綫後,監製都看準其觀眾緣,不斷找她開劇,出產量媲美「親生女」,有指在現時花旦荒未解決情況下,無綫早前已密密找人傾續約事宜,蚊蚊是其中一個。「還有一點時間,加上現時忙着拍《東坡家事》,傾約又或者拍其他劇集遲一點才說,未去想這方面。」

工作未有新發展,跟老公就準備待拍畢《東》劇後,去看北極光,是否盡力「造人」?蚊蚊大發嬌嗔說:「我一直想看北極光,順其自然吧,但老公都計劃我們影婚紗照,因為當年沒有正式拍過。」結婚十四年,蚊蚊跟陳十三恩愛程度更勝當年,會否有愛情結晶品不是最重要吧。

萬綺雯跟老公陳十三打算稍後欣賞北極光,而陳十三亦計劃補拍婚紗照,靚景加靚人,一定十分養眼。
蚊蚊跟老公陳十三打算稍後欣賞北極光,而陳十三亦計劃補拍婚紗照,靚景加靚人,一定十分養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