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言X可畏 梁烈唯

梁烈唯近年的演出引人注目,風趣鬼馬的表現為他帶來不少支持者,更令他順利摘下今年的「飛躍進步男藝人」。人氣節節上升,粉絲增加,但不喜歡他的人亦會相對增加,對於這些「Haters」的負面評論,唯唯直言自己從不介意,亦不會放於心上:「他們要作負面的評論我又控制不了,反正聽後我又不會痛。」看來「上位」之後,要準備更強硬的心態去對付負面評論,而唯唯就一早準備好了。

撰文:Crystal 攝影:Sing
場地:大宅門@香港帝盛酒店

獎項失而復得

唯唯去年的產量驚人,播出的劇集一套接一套,每套劇集中的角色性格各有不同,不少都能令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得獎可謂實至名歸。整年工作不斷,唯唯雖然對自己充滿信心,而且對成績都感滿意,但是到頒獎禮的時候,他仍然是懷着戰戰兢兢的心情去參加。

頒獎禮時,頒獎嘉賓竟跟他開了一個玩笑,令他一度以為獎項要從手中溜走,「當時以為不是自己,都有點失望,而且臉上的表情全都被拍下。」雖然觀眾都能於電視上看到唯唯失落的一刻,更有人會誤解為他太在意得失,他卻直言不介意。「其實都係真性情,因為我好投入去做每一件事,即使對待頒獎禮都非常認真。」付出一定的努力,當然會期望有一定的收穫,當時的失落在所難免。現在失而復得,相信他的喜悅更大。

得到飛躍獎項後,不少人都會對他寄予更高的期望,甚至為他定立下一個目標「最佳男配角」,但他並不會多想:「我從來都唔係為獎項拍劇,反而是為自己的興趣。」對於他人所給的期望,他直言不足夠對他構成壓力,「其他人的壓力都唔係好壓到我啫!哈哈!」

過分代入角色

在去年扮演的一眾角色中,唯唯最喜歡《大太監》中飾演的同治皇帝,由14歲的少年演到19歲,對於他來說,這也是一個挑戰:「我要細心了解他的動靜、心態,因為同治不單單是一個青少年,他還是一個來自古代的皇帝。」除了要了解角色的性格特質,唯唯還要與同治一起成長,一嘗成為古代人的滋味。唯唯又指,每次拍劇都好像以不同的身份再活一次,箇中的樂趣無窮。
認真代入角色,當然有助了解角色的性格,飾演的時候更為輕而易舉,但若心態未能適當調整,對演員的精神影響更大。好像為了飾演《缺宅男女》的躁狂關二哥,唯唯嘗試代入角色的心態,卻差點患上抑鬱症,「當時找了不少抑鬱症的書來看,發現書中提及的大部分病症,我都脗合,當時真的以為自己患病了。」幸得劇中的演員朋友一直給予他鼓勵和支持,才能成功抽離角色,做回真實的梁烈唯。

另一個山雞

談到即將上映的電影《古惑仔:江湖新秩序》,唯唯將在戲中飾演山雞,有前車可鑑,大家難免會拿唯唯與陳小春所飾演的山雞作比較。唯唯承認於電影開拍初期,都曾經為此而煩惱,希望做到與小春不同。「後來發現,我根本冇可能同小春相同,我們是兩個不同的人,所演繹的將會是兩個不同的山雞。」唯唯更為此與小春討論,希望發展一個與別不同的角色,而唯唯所做的,就是一個獨一無二、梁烈唯版本的山雞。

早前電影推出宣傳片,豈料甫推出便受到網友攻擊,甚至有人說他們摧毀經典,唯唯對他們的言論卻不以為言:「電影都未播出,網友就斷言我們所做的不會好看,所以他們的言論會有多中肯?」其實剛推出鄭伊健版本的時候,大家都曾不斷指摘,認為伊健未能符合漫畫的角色,但現在大家都稱他們所拍的為經典 ,唯唯認為,是現在的社會風氣令大家都愛於網上攻擊: 「都未完成一件事,就斷言我們做得唔好,實在是為攻擊而攻擊。」其實電影仍未上映,為何大家不能給新的「古惑仔」一個機會呢?

再踏電影圈

雖然唯唯在電視圈闖出名堂,但其實在十多年他是從拍電影加入娛樂圈的,首套電影《監獄風雲之少年犯》更已擔任第一男主角,之後才把重心移到電視,拍攝了不少為人熟悉的電視劇,雖然近年都不乏電影作品,但多以配角為主。今次的《古惑仔:江湖新秩序》,唯唯再次成為電影主角,亦可算是他重回電影圈之作,他坦承自己想繼續向這方向發展,拍攝更多的電影,但亦強調絕不會離開電視圈,「公司在我最需要的時候幫助我,亦提供不少的機會,所以我絕不會離開。」雖然說得有點像得獎感言,但唯唯直言這全是真心說話。感謝公司全因飲水思源,「雖然可能有人會話我擦鞋,但我真的不介意,難道感恩圖報也不對?」反正怎樣做,也會有人不喜歡,唯唯忠於做自己,反而活得更高興。

人言X可畏 梁烈唯

人言X可畏 梁烈唯

人言X可畏 梁烈唯

人言X可畏 梁烈唯

人言X可畏 梁烈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