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ice Man 讓情感不至被浪費

她今年拍了兩部電影,一是今年暫時最賣座的警匪片,另一部是甘國亮的戀愛狂想曲。說圓滿可能誇張,但,對於現在視拍戲為第一生命的她來說,應該心已足。畢竟,才完成了入行後的第九部,還未滿廿四歲呀!

文詠珊(Janice Man,JM)卻比同齡少女更要成熟。畢竟,人家十四歲還在為買BigBang演唱會飛而煩惱,她卻已當起「少女模特兒」,已開始見識半個娛圈的五光十色,還有捱更抵夜扭盡四肢粉飾妝容,把一套又一套時裝演好。

大半生也在演。JM說,當模特兒是,被相機鏡頭捕捉片面,不像電影,一眨眼一滴淚也在記錄情感。尤其是一齣《大追捕》,她分飾兩角,先後被生父虐待當上主角眼中獵物,還有獨奏鋼琴都優而為之。「剛剛演過的哭戲,也是掏出自己的不開心演出來的,不斷把自己困在不開心的狀態中。」雖然她說情緒波動非關編劇杜緻朗與導演周顯揚事……

鏡頭外的JM,是老闆口中「模Art」,而如果「模Art」的定義是模特兒加artist,現在她可能想當「模Act」,模特兒加actress,而actress才是她眼中的主場和追求,我見猶憐卻是,現在演戲變成治療,好讓她能把抑鬱對換成演技,嘗試在走一條其實在自我完成,也可能是自我毀滅的路。

藝術都與破壞有關。如果你相信世界還未末日,12月21日之後,你還有很漫長很漫長的「演戲」之路。記得take it easy。

文詠珊(Janice Man,JM)

文詠珊(Janice Man,JM)

—— 《大追捕》收近二千萬,也有口碑,成了強心針?

是很開心。人家看過電影,甚至會叫我「徐雪」(角色名字)或者說你做得很好,很鼓舞。雖然已落畫很久,但仍有很多人來電或是text我,說出意見,我也有成功感。之前演過的電影,不及這一部反應大,反應比預期更大,自己也surprised。人家說沒想像過我能演這樣depressed的角色,認識我的人也知道我比較active和正能量多一點,比較好動,戲中的我完全沒有這一面。

—— 有dramatic至一個地步,聽過有人說類似「《大追捕》以前不覺得你懂演戲呀」這樣的嗎?有。這一部之前,人家不以意Janice真的懂演,是這一部之後才知道我不只是一個model,而是一個actress。所以我很開心,現在多放了時間在電影上,在等好的劇本,好劇本真的很重要,因為打從有了要求,便不希望接拍沒那麼好的作品,不會是為了商業,而是為了拍攝自己真正喜歡的。每次收到劇本我也很期待,渴望遇到好的,或者一個好的合作班底,希望能從中學習。

—— 從王遠陽(張家輝 飾)的主線去看,《大追捕》拍出了一份表面變態,但其實扭曲的愛。你有被感動嗎?(按:以下含劇透)首先,未知結局之前,跟著整件事的發展,觀眾也以為家輝是一個變態的人,他看中了我這個女子,想做一些去傷害她,或是對她有企圖。但去到最後揭盅,反過來,原來一切也是出於父愛,是一個父親如何去保護他的女兒,不讓她被人傷害,其實他就是她的守護神。這個已經很touch很有愛呀!另外,我有兩個身分,徐雪和依雲,原來十幾年前的我曾跟年輕版的家輝拍拖,後來才有了我所飾演的女兒,我有兩個身分去演,這亦是電影吸引我的地方。

—— 你相信世上有這樣扭曲的愛?也不是新鮮事。香港較少電影拍出這個,但現實中沒有聽過嗎?一定有,你們也一定聽過吧。(指報章上的倫常慘劇?)是呀,愛的反面可以變成恨,愛是可以很over的,用了錯的方式去愛人。可能那個爸爸很愛他的女兒,卻錯用了方式,不讓她受傷害,不讓她與外界接觸,只把她困在家中地牢。不是說很常見,但這類案件大家一定聽說過的。究竟,怎樣才算是正常和健康的愛呢?我覺得需要空間。愛一個人,是要給他空間,不可以經常捏著他在手中,去想怎樣去保護他,始終要讓他成長,讓他擁有自己的世界,只是在背後默默的去照顧,我認為是這樣的一種愛。

內心世界比較複雜

—— 表面變態或者扭曲,但背後出於不尋常的愛。這樣的角色吸引你嗎?我也喜歡這類型──結局比較意想不到,劇情比較不尋常的。愛情故事,很多人也喜歡,開始遇上,step by step,但我是認為,電影好玩的地方,是可以天馬行空,你意想不到的也可以發生。我至今也是很喜歡很喜歡《黑天鵝》,也是有兩面,主角很複雜。(《大追捕》也有些許《黑天鵝》的味道呢。)導演事前也有叫我去看。雖然兩片不盡相同,故事情節沒有相關,但是能感受到有那部電影的感覺!

—— 人是有兩面的。你的魔性一面……那個黑天鵝的你是怎樣的?我沒有遠至「魔性」那一面,但在工作上,我有我很堅持也很stubborn的地方。我定的target和要求比較高。一旦我自覺做得不好,我會不開心。我在team中也表達意見,雖然不是獨行獨斷要人家完全聽我的,但一定有要說的,例如拍照如何表達。我要求自己在工作中要有感覺,要懂得handle,我有這方面的執著!也因為,若果自己也不知道在做甚麼,自己也沒有意見和idea,是很迷失的。不過,我知道不可以over,over了便變成不再是teamwork。

—— 還自覺有甚麼缺點?很容易depressed。(因為《大追捕》?)也不關係拍了哪一部電影……是慢慢地成長了,近年變化較大。比較起一、兩年前,內心世界複雜了,想的也多了,人比較emotional一點。(抑鬱是一、兩晚的事?)沒有幾時開始幾時終結的,可以depress很久,自己也控制不到。(最壞情況是怎樣?經常哭?)哭,對身邊的人來說,好像已不是甚麼一回事了。我是一個很感性的人,經常哭,聽歌也哭,看戲也哭,一個人的時候也哭。我一個人住已經三年,一個人的時候,多了情緒宣洩。始終,人成長了,接觸的事多了,有時候覺得得累,也有真的不懂得handle的時候。長大了,是會想,有時候說出來,別人也未必能夠幫得到你,但自己一個在家,哭一哭,已是減壓。對我來說,哭是宣洩情緒很好的方法。

—— So far仍能handle情緒?也不至於看不開(指自殘)。很快便能沒事,也很快便能再有事。現在是這樣,比較emotional一點。真的沒有一個原因,是所有加在一起造成的。無論是工作、對很多事情的看法,還有風氣,風氣也是。有時候是真會不開心的,以前工作風氣不是這樣,不會像現在很多時候也頗壞。有時候真的在工作中有失落感。我也有想,是否自己太執著或者想得太多,但我也問過同行朋友,大家share的時候也有同感,不只是我一人。

讓情感不至被浪費

—— 不開心的時候,找朋友聊天嗎?現在比較少找朋友聊天。以前的我經常找朋友聊天,是一定要說出來才舒服的。但現在的我不是了!不一定跟別人說,反而選擇收藏起來。是想到「說出來又怎樣呢」?很多時候,不是故意要收起自己,但很多東西很複雜,跟朋友聊天未必可以解決問題。有時候我選擇不說出來。

—— 心理學是認為,至少「說出來」也是一種治療。我也知道。但有時候,經常重提著,反而更不開心,也令朋友擔心。因為朋友會做一些事去安慰你,你便更加的不開心。我寧願不是這樣,我不想這樣。有些事,我覺得可以說的時候,我會說,但有一些人家幫助不了,我不會說。

—— 是感到,有朋友在身邊也更加寂寞,好像Janice Man的世界,只有自己一個明白?Janice Man的世界,只有Janice Man能明白……我沒有探討這個。我也會跟媽媽說的。(也怕她擔心?)我會選擇,不會將所有說出。始終家人很重要,我也真的不想他們擔心,不過我也會make sure他們知道我的近況,但不是所有東西也攤出來說。

—— 不開心將會過去?現在的情緒只是過渡期?是過渡期吧!總有一天會過去的。人生那麼長,始終你不知道明天發生甚麼,人生可能很短暫,也可能很幸福很悠長,沒有人知道。對我來說,我是甚麼也願意嘗試,要去豐富人生經歷。我經常這樣想,去令自己positive一點──我是一個演員來的,甚麼也要嘗試,如何豐富情緒,就是透過經歷。

—— 演戲也是一種治療吧?是真的,是真的幫得到的!像是「這個角色,為甚麼這樣似曾相識的呢?」、「這件事,是否發生過在自己身上呢?」看見那些影帝,你不知道他們背後有多少經歷,可能有些人天生便懂得演戲,像秋生哥,但其實也是透過人生經歷去演,透過一次又一次的經歷感受回來,去豐富情感。所以每次不開心我也會想,我要好好記著現在的痛,有機會再把情感搬出來,讓大家看得到,讓情感不至被浪費。

文詠珊(Janice Man,JM)

文詠珊(Janice Man,JM)

(《JET》第12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