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肌張家輝 幕後拍攝花絮

自我進擊的巨人 張家輝

在剛過去的金像獎頒獎禮上,黃秋生公開以「高大」來跟張家輝開玩笑。約170cm的身高,在華人社會來說是標準,但在影壇男一的爭拚下,就有點輸蝕。

是輸蝕,不是輸掉,可以力補。近20年的演藝浮沉,磨練出沉穩略帶輕浮的獨門演技,然後得獎。花20年浸淫,比一朝成名不足,比寂寂無名有餘,能捱出頭,打工仔心態,都是想往後的生活可以安逸舒服,輕輕鬆鬆action and cut便一日。

但這個是張家輝,是坐舒服位會如坐針氈的,明明當上影帝,沒有安於去等來自大導演或荷里活的片約,而是繼續自我進擊。先接拍中國電影《紅河》,拍攝環境與角色遭遇令他情緒極度低落,終患上抑鬱症。精神狀態觸及底線,玩不過但不收手,轉攻體能。拍《大追捕》自我要求在經已瘦削的身形上再減10磅,還未止,兩年內再接拍《激戰》,同樣是自薦增磅加操,操練出一副格鬥身形,單挑安志杰。

100年的安逸生活,令活在高牆下,日本漫畫《進擊的巨人》內的人民,疏於防範,巨人再度來襲時顯得不堪一擊。時刻自我警剔固然重要,但在張氏理論推斷下,提高警覺是應份但不會贏,要贏,就應該將自己也變成另一個巨人去迎戰!就如漫畫中的主角一樣。

爆肌張家輝

眼前的張家輝,感覺有點陌生,熟悉的面孔,卻配上一副職業拳手的身形,不是當年軟硬的key圖倆,亦非劉德華所用的荷里活特技化妝,完全是用時間和刻苦操練出來。時間,人人花得起;刻苦,人人說做得到,但苦得刻骨銘心的過程,並非用口說捱得過就捱得過。「人人聽見刻苦,便搶著認我得!其實不可能的,因為那種刻苦是要你堅持一段長時間,而且刻苦的程度會不斷遞增,成功與否有6、7成取決於食物管制,道理就在眼前,誰吃得苦便成功。」鍛鍊肌肉並非要禁食,相反是要你多吃,只是那些食物全是吃一口都嫌多的類別。「起初鹽、油、糖、澱粉質一定冇,白烚雞肉、魚,中段要日吃2、30隻雞蛋白以增加體內的蛋白質,差不多去到拍攝前,要淨食3日白飯,冇菜冇肉只有白飯,靠澱粉質使肌肉膨脹。去到最後階段要脫水,每次飲水都只是濕濕嘴角,務求讓身體收乾水分令線條更出。」

在操練期間,家輝每朝起身的指家動作就是照鏡,看看今日狀態如何,並經常監察自己。雖然意志上捱得住,但身體的老實回應,似乎在勸他早點歸去。「吃太多蛋白質,令小便有成吋厚的泡,沖水要沖幾趟才沖得走。脫水期間,整個人乾得可以全日不用上廁所,偶爾覺得是否有點過份,夾硬去,得幾滴,還要是咖啡色的,這刻你會覺得身體受損得好嚴重。而且身體還不時爆4、5粒瘡,突然間又會完全凋謝,是體內荷爾蒙受到考驗的象徵。是恐怖的,但勢成騎虎,只欠這一步便成功,無理由不堅持下去。」幸好《大追捕》給予他經驗,逼得自己太緊會影響情緒,所以當發覺自己有點受不了,當晚便會去打邊爐,清水湯底,大吃一輪以調整心情。還是悶悶不樂,再叫助手買排朱古力吃,當是獎勵自己。「有時不用嚴謹到這地步,偶然偷吃少少,心情會舒服一點,大不了多做幾下掌上壓補數。」

說家輝自討苦吃,他會認,但吃苦絕非個人嗜好,每次決定均經過深思熟慮,與片酬無關,與獎項更算不出一條方程式。他追求的只是跟角色設計合理的身形。要當滿懷仇恨的重犯時,就要有一副抑壓多年,蓄勢待發的鋼條身形,至於當MMA選手,斷不會是一副鄧兆尊造型吧!「你給我一份工作,我都要為自己做份proposal。要我做拳手,我立即想到作為觀眾,就要追求即時快感,要第一眼望見我,就被我的身形說服到我是一個拳手,因為在MMA格鬥內,哪一位選手是肥騰騰或者瘦猛猛?沒有嘛!」

《JET》130期

爆肌張家輝

爆肌張家輝

爆肌張家輝

text _ Patrick Hui
interview _ 金成、Patrick Hui
photo _ pluckPAZU assisted by Fat
makeup _ Mae Von / personal trainer _ 郭迪佳

第二頁:拍攝花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