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德斌順應天命

黃德斌在《金枝慾孽貳》飾演篤信命理的「佟吉海」,經常妄想能靠計算逃過一切厄運,但現實生活中德斌卻剛好相反,一切從不強求。早前德斌跟隨無綫攝製隊到撒哈拉沙漠拍攝節目《極地狂奔》,探訪當地遊牧民族之餘,更參與「撒哈拉超級馬拉松」,令他體會到在極地生活,一切只能順應天命,人生也不過這麼一回事。

撰文:杜淑霞 攝影:黃德斌

德斌最初接到公司通知參與今次拍攝時,他已憂慮是否能應付,當時他問了句,「我平時冇乜跑步,掂唔掂㗎?」公司一句無問題,他亦隨口答應了。出發前兩星期,公司安排他接受訓練,他開始意識到是另一回事,「嗰陣時先知要兼顧咁多嘢,唔係想像中咁容易。」

德斌最後一日馬拉松賽事,要在夜間進行,只靠大會的激光引路。
德斌最後一日馬拉松賽事,要在夜間進行,只靠大會的激光引路。

埋門想縮沙

結果出發前一星期,德斌在比賽官網看到以往參賽者的片段,即令他有縮沙念頭,「人哋好多係跑開馬拉松,都跑到休克,對腳又爛晒,我又唔係後生,只係練習過吓,就話去跑得唔得㗎?但係臨時臨急,公司都搵唔到人去頂啦!咁無計啦!唯有頂硬上囉!」於是德斌專登買了部心跳探測器去沙灘練跑,出發前監測着自己身體狀況,估計能夠應付才放心。

到達當地德斌便要即時準備進行7天100公里的馬拉松賽事,適應沙漠天氣成為最困難一關,「我哋休息都喺沙漠度,每人每日用水只有兩公升,預咗無得沖涼,嘢食都係以乾糧為主,但最難捱係天氣,正午時會有三、四十度,但夜晚可能凍到得番幾度,喺睡袋瞓都會凍醒,真係好難想像生活喺當地遊牧民族係點生活,我哋只係過7日都咁辛苦難捱。」

更珍惜食水

在沙漠生活困難,但德斌探訪當地遊牧民族,驚覺他們卻未有覺苦,「佢哋好樂天知命,無話環境咁惡劣就怨天尤人,反而生活得好積極。好似當地日照咁猛烈,佢哋就利用太陽能嚟發電生活,但佢哋無需要都唔會開燈,好識得節省能源;又好似5年都無落過雨,佢哋就搵方法去留起啲水,我哋畀啲樽裝水佢哋,佢哋都會好感激,仲會將啲樽留起,用番嚟裝水。」

水在沙漠比黃金更珍貴,德斌看着遊牧民族對水的珍惜,大為感觸,「佢哋當地人真係順應天命咁生活,既然天然資源唔夠,佢哋就用其他方法去適應囉!講真自己都未學識順應天命咁生活,我哋香港人資源咁充足,反而仲有更多不滿,仲成日浪費資源,好似擦牙唔知點解已經攞住杯水,都仲要開住條水喉,我返到嚟後,都會注意多咗環保。」

德斌每次要孭着20磅的行裝來跑馬拉松,絕對是體能的挑戰。
德斌每次要孭着20磅的行裝來跑馬拉松,絕對是體能的挑戰。
德斌在沙漠親身體驗遊牧民族的生活方式。
德斌在沙漠親身體驗遊牧民族的生活方式。
德斌想不到遊牧民族為了生計,在沒水的情況下也能養牲畜。
德斌想不到遊牧民族為了生計,在沒水的情況下也能養牲畜。

德斌攝影作品

向來愛好攝影的德斌,今次就透過影像跟大家分享在撒哈拉沙漠的所見所聞。

黃德斌攝影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