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德斌 簡慕華 我本善良

孟子曰,人之所以與野獸有所區別,在於人性本善。無綫熱播劇集《心戰》,探討的都是人性,主角陳豪心魔難服,分裂出五種人格:邪惡、色慾、陰險、暴力和良知。

監製戚其義破格大玩懸疑,將人性形象化,黃德斌和簡慕華飾演其中兩個人格。劇中「良知」被黃德斌所殺,簡慕華性感上陣引誘陳豪,使他屈服於慾望之下;訪問那天,卻是良知大比數勝出,兩人異口同聲:「無論一個人多壞,必定有好的一面。」

慾望

黃:色慾是慾望的一種,在我看來,慾望不分好與壞,是人的天性,包括小時候要求媽媽給你一粒糖。當你有慾望想得到一樣東西,跟隨而來的可能是陰險、奸惡等歪念,我很慶幸生於一個比較嚴格的家庭,爸爸是警察,令我對所謂的黑白分得很清楚,所以出來工作後,從沒想過要不擇手段地爭取甚麼。我始終相信人性本善,白紙一張生出來,看你怎樣寫下去。

簡:從負面去看是慾望,好的可以叫目標,有個目標去得到或達到某件事,只不過在於做的人是善還是惡。如果是善,你會循正途去達到目標,相反就甚麼事都變得邪惡,我對慾望的追求看得比較輕鬆,我信命運,覺得如果上天要給你,不需要怎樣去爭取,都會是你的,但有時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不會強求,總之先做好自己。

暴力

黃:小時候真的是被爸爸打大的,不過這個年代打已經不合時宜,稍微大聲一點,小朋友已經懂得說要告你。長大了,遇到一些很虛偽的人時,的確有想打人的衝動,我會將精力轉化到運動方面,加上我自小長得高大,很怕一拳打死人,這樣就要一生坐牢,豈不是很不值得,所以我從來都不打架。

簡:很生氣時,我試過在家中丟東西。女孩子可能好一點,可以用哭來發洩或者找朋友傾訴,很快就沒事。當我想打人時,會幻想已經打了對方,效果不錯;如果還是不開心,我就會去睡覺,因為我住在郊外,通常一睡醒,接觸到大自然,給我的感覺都是這個世界很美好。

陰險

黃:我覺得陰險是對着壞人才會出現,你恨一個人,就會想要陰險,但通常只限於想像。做了這麼多年人,一定試過被人害,但我深信,如果你有料,沒有人可以搶走你的機會。我的原則是盡量不讓自己處於陰險的環境,我不是那種人,不可以在這種圈子生活,人家是魔鬼我不是,我會選擇離開。

簡:人的內心其實經常都是天使與魔鬼在鬥爭,陰險整天會出現在思想中,但永遠不會做出來。我最大的陰暗面應該是某個人對我不好時,我明知道他的方向行不通都不會提醒他吧!但不會真的想方法害對方,我不想活得那麼複雜,做人開心一點不是更好嗎?

邪惡

黃:邪惡包含了人類所有的劣根性,不過我信一個人不管多壞,都有好的一面。一個殺人狂,可能對他的狗、他的家人很好,人與野獸的分別是人有良知,野獸是靠本能,所以總有一天會良心發現。

簡:人吸收甚麼就會變成甚麼,我從來不覺得人一生出來便是壞的,成長背景很影響一個人長大後成為怎樣的人,某程度上影響人的善與惡,當歪念駕馭了人的良知,便會產生邪惡。

黃德斌 簡慕華 我本善良


本文鏈接:黃德斌 簡慕華 我本善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