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度被竊損失五百萬 汪明荃:不再買貴重首飾

阿姐汪明荃位於西貢的大宅,於周一(廿二日)遭賊匪潛入屋爆竊,損失三百萬元財物,阿姐揚言今次已是二十年內第三度發生失竊事件,最令她傷心的是,失去的全部都是具紀念性的物品,阿姐接受訪問時表示:「最慘每樣物品都有紀念價值,結婚戒指是無價,還有第一次賺到錢買的心形戒指……我都不敢再買了。」

西貢家居 竊案現場

二十年內第三次被爆竊,但至今一樣財物也未曾找回來,汪明荃怎能不心灰,她說﹕「當我知道發生了這件事,真的有點猶豫是否應該報案,過去未曾破到案,但家英就說要報,其實連同今次我已經冇咗五百多萬元,唉,我不是富豪,我的一分一毫都是努力辛苦賺回來的,有些鑽飾都是要做騷,戴出來見人,企企理理啫,依家無晒錢,以後仲買(鑽飾)?無得買。」

雖說破財擋災,但最令人傷心,是失去一些極具意義的東西。「當然啦!圓形心口針是媽媽送贈,是遺物,我只在一些重要日子才會戴上,與媽媽分享喜悅,還有看到一些物品都會令人回憶過往成绩,除了我post上微博的四件失物,還有不少是沒有照片,例如一對心形耳環,每隻大約兩卡,當年拍《創世紀》戴過,又有一隻心形戒指,是我當年出來賺錢,買的第一件鑽飾,好有紀念價值;還有就是一對結婚戒指,不過家英就說會買回給我。」有家英哥在旁氹番,阿姐心情稍為平伏,不過就有報道指二人分開住五年,阿姐為了澄清,更在微博曬恩愛,除附上一張向老公獻吻相片外,更道:「不好意思,雖然幾十歲老人家,但羅先生羅太仲係好好感情,好恩愛,住在同一屋簷下,互相照顧,互相依靠,那些不實報道太太太好笑啦!」 短短數十字盡在不言中。

明報周刊 第2333期:三度被竊損失五百萬 阿姐:不再買貴重首飾
阿姐位於西貢銀線灣的大宅,已住了廿多年,加上一屋愛犬,所以即使三度被爆竊,暫時也無意搬離,前年還進行大裝修。

沒打算搬屋因由

阿姐被爆竊的大宅,位於西貢銀線灣彩濤別墅,住了廿多年,雖然連中三元,惟阿姐暫未有打算搬走。「始終住了這麼多年,加上我一屋狗,如果搬去住一层樓,好難處理牠們,現時最希望警方會搞好些治安,因為西貢這邊,好似話七月就有四十宗偷竊案。」可有為家裏財物購買保險?「沒有,但其實我間屋已經裝了四部閉路電視,但卻被人『推向天』,所以看不到,相信入屋的人不止一個,因為可以那麼快速去攞走東西。」今次爆竊案發生,正值阿姐跟羅家英外出工作,同時兩名菲傭又剛剛外出放狗,而且賊人趁沒人在家的廿分鐘內,極速偷走放有鑽飾及大量港幣、人民幣及加幣等價值三百多萬元的財物,阿姐可有懷疑是熟人所為?她對家中工人可會是絕對信任?阿姐表示:「沒有懷疑,因為家中兩個工人分別做了廿年及十多年,而近大半年,屋苑內有幾間屋都有人裝修,好多人行出行入,加上裝修工程都有不少棚架,若然有心人裝無心人,很難說的,總之就無陰功。」但往後可有方法防避事件再發生?「這分鐘真的答不到你,這兩三天好忙,又要去補領護照,因為好快我又要去工作,所以證件是好急切去處理。」

痛失母親遺物

阿姐除了痛失別具紀念價值的結婚戒指以及母親的遺物外,多套經常佩戴出席大小場合的鑽飾亦被人所盗,價值不菲。

汪明荃失物首飾

首接內地劇擔正女一

阿姐下半年的工作排山倒海,十月跟秋官鄭少秋往加拿大登台,而八月初就要往天津、北京,參演由王晶監製的《縱橫天地》(暫名),今次阿姐孭重飛,演家族情仇,育有三子的揸fit人,晶哥向本刊透露這齣電視劇是環繞家族鬥爭故事,他說:「這齣是百分百國產電視劇,有幾個國內投資方,拍畢後會在國內播放,不算是無綫劇,我不方便詳細說合作方式,至於無綫會否同步播出,就要看是否能配合。」晶哥說,無綫演員除了有汪明荃外,還有蕭正楠和黃德斌,而祥仔黎耀祥會客串。

不說不知,阿姐透露今次是她首度拍內地劇賺「人仔」,由於劇中演員到幕後都未曾合作過,所以她也十分期待。「今次跟不同內地演員合作,即使蕭正楠都未拍過,幾新鮮啊,而且角色好有發揮,所以就接。(曾有傳聞指此劇原本由葉德嫻演出?)傳聞好多,最重要現時由那個演。」

杭州學揮六呎半水袖

阿姐跟無綫每年一部劇,不過今年仍未接拍,她說:「是的,明年二、三月會接,下半年已經接拍了《縱橫天地》,所以今年上半年趁空檔做了好多事情,好似返內地拜祭祖父母、又跟家英去京都玩,之前跟契女李沛妍還去了杭州九天學習之旅,此程好難得,好大收穫。」

茅威濤跟丈夫郭小男除安排豐富日程給阿姐去學習外,晚上更帶她品嘗杭州特色菜式,難怪阿姐汪明荃都大讚充實。
茅威濤跟丈夫郭小男除安排豐富日程給阿姐去學習外,晚上更帶她品嘗杭州特色菜式,難怪阿姐都大讚充實。

談起杭州之行,阿姐暫且放下了被爆竊之悲痛,雀躍地說:「今次跟契女做伴,主要進修曲藝,上海越劇中茅威濤非常出名,她的老公郭小男亦是很有名的導演,他們有自己劇團,名叫杭州小百花劇團,今次他們一早安排了好豐富的學習日程給我們,有機會去學揮六呎半長的水袖,香港都未試過,真的不容易去控制,我都練了好幾日,才成功試過,但要能收放自如,要經過長時期練習才可以;而洪瑛老師亦教授我演上海越劇《黛玉葬花》一節,無論身段、水袖、步法跟眼神、台位,甚至手拿花籃花鋤的姿勢,每句歌詞的感情處理都特別講究,我小時候,受媽媽影響,好喜歡王文娟、徐玉蘭的《紅樓夢》,是所謂的『王派』,而洪老師師承王文娟老師,因此好難得今次能夠那麼近接觸到王派,對以後演出都很有幫助。在九天行程中,好充實,除了排練外,又去了劇團看演出,茅威濤又帶我去食杭州菜。」阿姐此行更拍了不少靚靚上海越劇妝的照片,她說:「我想拍一輯造型相,藍玲老師用了一晚時間,為我化了《牡丹亭驚夢》之《幽媾》及《遊園驚夢》內杜麗娘的造型,上海越劇造型跟粤劇不同,富電影感之餘,真的很靚,個頭飾都輕好多。」

三度被竊損失五百萬 汪明荃:不再買貴重首飾

阿姐固然失去好多紀念價值飾物,原來家英哥亦遺失了一個榮譽「勳章」。「勳章有兩個,一個是當日去領獎的那個,另一個就是有一張證明紙可以拿去做個真金的,我就是不見了這張證明紙,要去報失才能補領吧;還有些舊銀紙,而我的婚戒跟阿姐的一齊放,所以一對不見了,我們會去再揀過一對,但不用那麼心急。」問到可有安慰阿姐?「當然要做,她心情都平伏,so far都OK。」至於家英哥之前消瘦不少,令人擔心其健康狀況,阿姐稱他是因為要應付《戰宛城》中的動作戲及要為此劇做埋編劇寫劇本,又因未習慣以iPad去儲存稿件,把稿件遺失了,搞到要費神寫多一趟,致使消瘦了。家英哥表示:「這是其中一些原因,主要還是因為《戰宛城》要兼顧編劇同演出,文康署又好重視,的確會有壓力,好彩出來反應不錯。」

阿姐為了澄清跟羅家英沒有分開居住,特別上載這張親吻臉珠照到微博,力證恩愛。
阿姐為了澄清跟羅家英沒有分開居住,特別上載這張親吻臉珠照到微博,力證恩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