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姐的壓場作用

觀眾對資訊及娛樂節目的受落程度,是漸可貼近劇集,當中又以敢於出位更不怕得罪同行的《荃加福祿壽》,成為近期走勢最凌厲的反斗製作。三位笑星阮兆祥、李思捷、王祖藍加埋原本唔多講得笑的汪明荃,湊成這個組合,是一如所料的旺收。

也因為勢頭好,添食是理所當然,登上紅館舉行大匯演也是志在必行。一眾網民還熱心獻計,要作去蕪存菁就先去掉汪明荃,繼而狠批阿姐跟這三星的合拍程度,還有她的歌藝種種,更有形容此乃卡士的錯配。

如果沒有估計錯誤,這批熱心人士不乏年輕一族,若是包括了成年人,阿姐是否在這節目當中沒有存在價值?

也容筆者說句公道話,因為有了這個跟福祿壽截然不同的汪明荃,才顯出反差大對比強的預期效果,這道化學作用恰如鄭裕玲跟阿占與當奴合作主持《逐格鬥》無異,任由小鬼玩得再狂放,有阿姨輩的拍檔,你們怎去搞事?有啥好事做得出?先行舌戰再加把肉緊加入打氣行列,熱烈的氣氛就是這樣帶出來!

新舊輩的火花,正是在這有抵觸的對衡環境下燃起來,若是只要兩位口齒靈巧的電台主持已足夠,何不就聽電台好了!

試想如果淨以福祿壽三星擔大旗,或者再加多些演員嘉賓及觀眾,甚至獎品加碼,其實也不愁收視減,問題是:會否跟睇慣睇熟的《獎門人》有雷同?最起碼有兩人已是前輯《獎門人》的好助手,要借用阿姐的「荃」字旗幟,也非用枉的,以《荃加福祿壽》為名號,可就是從不同輩分的藝員試作共融。說到底,阿姐的底薪並不便宜,也就了解得到周一到周五的《女王辦公室》,何以還是要阿姐來當值上班。

反而我是有這揣測,無線盡用將屆合法退休年齡(senior citizen)的阿姐,是否將會是她逐步退隱,所以有盡演的先兆?

如果答案果真若此,也並非要觀眾多加包涵,但阿姐在現階段依然有她的聲價與排場,她在內地、香港及海外市場都有觀眾,也得信並非是她主動爭取多出鏡,無線始終是奉行家長制的電視台,有阿姐壓場,的確有作用。再說她在《荃加福祿壽》的訪問環節是比最初活潑生動,整體上她是融得入,有汪明荃的欲放還收,才凸顯福祿壽的全面奔放,達到瘋狂的扮嘢搞笑效果。

真要有心提意見作改善的話,阿姐順應民情,只作酌量跳唱也好,養聲調氣至上,反正周一做到周六已忙個不停,保持狀態至為重要。到她這般境界,開心與健康比什麼都來得重要,彈讚由人,她仍有耐力進行持久戰。周 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