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地狂奔》黃德斌跑沙漠體驗原始生活

跑完撒哈拉沙漠舉行的馬拉松賽事後,黃德斌回想今次以「非正式選手」身份參賽,只能完成一百公里賽程,是有點遺憾,因未能夠跑足二百四十公里全程;在七日六夜的賽程中,德斌體驗了在沙漠生活的原始,明白何謂刻苦。

其實他在出發前,曾想過「縮沙」打退堂鼓。

無綫《極地狂奔》派遣黃德斌、梁烈唯體驗「冰火」之旅,分別參與撒哈拉沙漠和北極舉行的馬拉松比賽,究竟烈日當空辛苦?還是冰天雪地艱難呢?兩位當事人將會在六月三日播出的節目跟大家分享。

不懂用防沙套封鞋面

今次旅程令兩人得到不少啟發,走訪北極的梁烈唯表示見識到人的渺小,而身在攝氏近四十度撒哈拉沙漠的黃德斌就體驗到人的生活基本,「整個旅程都在沙漠度過,連夜間都只能在沙漠搭帳篷睡,每日都要孭着這七日比賽的所需物品來跑,大會只在檢查站提供有限食水同食物,為節省用水,每日都只是用水抹頭同抹身,洗澡?冇可能,每日過着原始生活,沒有通訊設備及科技,這旅程讓我真正明白何謂刻苦,亦令我明白到何謂人的基本,無論多有錢都好,沒有水、沒有食物,又如何生存?就算是有錢,在沙漠這個環境下,亦沒有人願意賣水給你。」

除了沙漠溫差大且天氣乾燥,令黃德斌雙手都「爆拆」外,其實雙腳亦不好受,首日參賽因不懂用防沙套封鞋面,沙子走進鞋內,令他的腳趾又痛又瘀及起水泡,「賽路崎嶇不平,有時踏上沙丘會踏一步退三步,有部分路段太危險,大會不准我跑,所以我只跑了一百公里,遺憾未能完成整個賽程。」

參賽前可有一刻想過放棄?「由公司通知參賽,到出發一刻,大約有一個月時間,期間接受訓練,知道今次跑馬拉松是不簡單,到上網找有關資料時,才知道會跑到對腳甩皮、起水泡,要揸枴杖,這時我有想過『縮沙』,但臨時才向公司說不去,哪裏找人頂替我?唯有硬着頭皮參加,打算跑到幾多得幾多。」完成賽事,最舒服是可以盡情洗澡,至於將來會否再挑戰這段賽事,他說試過跑沙漠,反而想挑戰北極的馬拉松。

明報周刊 第2320期:跑沙漠體驗原始生活 黃德斌臨陣想退縮